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顾明音薛九卿小说

顾明音薛九卿小说

时间:2020-09-17 11:36:00来源:轻叶小说网

顾明音薛九卿小说<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全文免费阅读由轻叶给大家带来,《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是网络作者“阳谷”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角色有顾明音薛九卿,喜欢的朋友快来看!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顾明音薛九卿小说

梨都位于北渊西南边邑,是南冥通往北渊的必经之路,在不久前的战败中被攻占,而与梨都接壤的临川则成了南冥妄图攻占的下一个目标。

经过连续四个月激烈战火的侵袭,原本安静祥和的临川小城,此时却燃着滚滚浓烟,弥漫了整座城池。

不远处,随风招展的“冥“字大旗,已然变为破布烂衫,似乎顷刻间便会掉落。

城墙上下遍地伏尸,血流成河。浓浓的血腥味与腐烂的尸臭味相互掺杂,充斥在空气中,让人作呕。

征西将军顾林身着一袭血迹斑斑的铠甲,站于高高的城墙之上,望着远处滚滚浓烟,以及战士们大胜而归的欢颜,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他抬手拍了拍身旁怔愣的副将顾明怀,苍劲有力地说道:“城将覆灭,何以安身?阿怀,以身报国,坚守城池,这就是我们顾家的使命。”

“是,父亲。”顾家长子顾明怀如今已是独当一面的少年将军,为国尽忠的道理他自然懂得。

他将身旁倾倒的“顾”字大旗重新扶正,脸上也带着难得一见的笑意,抬眼看向城下的一人,忍不住叹道:“以前只知道昭王谦逊和善,待人赤诚,近日,倒是真领教了他的才能,率兵打仗也毫不逊色。这场仗若不是他及时救援,我们只怕真要以身殉国了。”

身旁,顾明音负手而立,一袭戎装,还带着血渍,目光却漫着晦暗不清的神色。

她束着发,穿着男装,身上还带血。长在顾家,她自幼便喜欢兵法谋略,好在父亲开明,教她骑射剑术,征战之时,还带在身边,加以教养,虽然辛苦,却比在府里的妹妹们要自在的多。

多年以来,她跟随父兄一起四处征战,整日跟些将领们一起,已经许久不曾回府了,想起府里的几个妹妹,不由一阵头疼。

她凝眸看着不远处正盘点尸首的北渊将士,人群中,昭王一身白色华服,俊朗非凡,举手投足间满身贵气,显得格格不入,眸光渐渐深沉,心中却越发确信,她真的回来了。

回到了三十年前,第一次遇到昭王时的那场临川之战。也就是从这时开始,原本踌躇不愿站队的父亲,坚定地选择了昭王。

从昭王妃到废后再到北渊太后,这一个个身份,是她前世的枷锁,她怎能再次重蹈覆辙?

仰头看向身边的父兄,她压低声音,淡然说道:“我累了,想要回渊京。”

顾林和顾明怀俱是一惊,纷纷回头看她,往年她跟着出征过几次,战况比这惨烈的多的多,她从未怕过,这次竟然打起了退堂鼓。

顾明怀抬手拦住她的肩膀,揶揄道:“怎么?我们家阿音终于知道怕了?”

顾林虽说一直不反对她习武,但到底是个女孩子,刀光剑影确实不适合,想着现在胜局已定,顾林也放宽了心,脸上带着慈祥的善意:“既然想回去,就先回去吧。正巧昭王回京,让他护你一程。”

顾明音猛得抬头,没想到父亲此时就对昭王有了信任,心中警铃大作,还是决定将心中想法告诫一二:“父亲,我之前去了趟桐庐,见了薛九卿。”

“你见他做什么?”顾林不解,北渊第一家族薛家,是缨簪世家、望门高族,却出了薛九卿这个异类,明明是嫡长子,却没有半分规矩,为人狂放不羁、目无下尘,又喜欢流连烟花之地,薛家侯爷拿着棍子在街上追着打也管教不了,索性向陛下上了折子,让他驻守桐庐,在军营中磨练磨练。但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听说在桐庐磨练的四年里,整日带人踏马巡街,不务正业,十足的纨绔。

顾明音心里惴惴不安,见父亲笑容渐渐消失,知道在父亲心里,薛九卿的风评并不好,便忙开口回道:“我去请他派兵了。”

顾林瞪大眼睛,怒目而视:“胡闹!薛九卿虽掌管了桐庐的兵力,但不过是个草包,哪里会打仗,就算他敢来,私自调动兵权,也要让陛下恩准,岂能说帮就帮?”

一旁顾明怀也出言帮衬: “是啊,妹妹,你怎么不和我们商量商量,这薛九卿向来顽劣,若是伤着你怎么办?”

“我没事。”顾明音摇了摇头,眼看父兄就要开始批判薛九卿了,连忙劝道:“他没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堪。虽未带兵过来,但此次昭王前来,也是他派人八百里加急上了奏折,并请薛侯爷进言,陛下才想着抽调城防营的人马来救援。”

“此事你是如何得知?薛九卿告诉你的?”顾林冷哼一声,“他仗着自己一副好皮囊,向来擅长哄骗心思单纯的小姑娘,你莫要被他诳了。昭王可是说了,看到边关急报,便立刻上奏前来,可是半点儿没提薛家的事情。”

顾明音腰背挺直,目光灼灼,郑重说道:“父亲,先祖七岁不能语,十岁不识文,世人都说他痴傻,他却开创北渊王朝,您怎可依据传言评判一人?”

她说着,向前几步,扶着高高的城墙,目光落到人群中昭王,神色晦暗不明:“都说昭王宽厚和善,可父亲您看,他站在满身鲜血的将士中间,脸上堆着笑,却负手而立,白色衣摆,一尘不染,哪有半点儿赤诚?兄长说他领兵有方,可这一月以来,他杀得敌人还没有我多。”

“不参与党政,才是顾家的立身之本。”她说着,嘴角哂然一笑,带着嘲讽和讥笑:“父亲,昭王此人不可靠。”

顾林面色微沉,不觉也认真思索起她说的话来,半晌,才狐疑地盯着她:“阿音,你是不是有什么心思?”这个女儿自小被宠大,一向张扬肆意,心思单纯,没有半点儿心眼,哪像现在这般深沉。

顾明音转过身,笑靥明媚,神情坚定而从容:“父亲,我想嫁给薛九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