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

时间:2020-09-17 11:33:16来源:轻叶小说网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由轻叶为大家带来,这本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分别是顾明音薛九卿,作者“阳谷”描绘的爱情故事,喜欢的可以来了解下!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毒后归来侯爷您的马甲掉了小说

数九寒天,雪花漫天卷地的飘落下来,去往渊北的道路也被笼罩在白茫茫的纱幕之中。

顾明音撩开车帘,看车外银装素裹、入目皆白,伸手接了几片雪花,刺骨的凉风趁机钻入车内,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从临川启程后,不过一月,就碰上了这样的大雪,看来要耽搁些时日了。

“找个地方歇歇吧,待雪住了再走。”

穿着厚重棉袄的车夫回过头,劝道:“小姐,这雪一时半会儿不会停,咱们的车轮上系着铁索,不碍事的,不如趁着天色尚早,多行几里。”

车外,几个骑马的随从不断勒着马,小心翼翼跟着,唯恐马儿脚下打滑,摔了下去,她摇摇头:“不用了,雪大了,再多等几日就是了,不急。”

马背上的几人脸上带着感激的笑,俯下身子恭敬地回道:“谢谢小姐体谅。”

“没事,一路奔波劳碌,多仰仗诸位了。好在此处距离渊京不远,就算耽搁些日子也无妨。”顾明音慢条斯理的解释着,又同他们客套了几句,远远便见不远处丛林环抱之中有一庙宇跃然眼前。

车夫将车在山脚停下,忙撑起油纸伞递了过来,边道:“小姐,这方圆几里都是深林,没有人家,只有这间寺庙,不如咱们就在此歇息一日吧。”

顾明音踩着杌子从车上下来,抬头看了看高高的石阶,此处距离官道很近,但却少有人停留,只怕这寺庙中也是人烟稀少。这样也正好落得清闲,况且她前世礼佛多年,得了机缘重活一世,也该到寺中还愿。便接过油纸伞,踩着石阶,慢慢向山上爬去。

寂静的白日,埋葬在白茫茫的雪中,越发清幽,只听见脚踩在雪上的吱吱声。

走了一炷香时间,终于到了山顶,来到庙门前。

这寺庙并不小,但年久失修,大殿檐角的朱漆已经脱落,露出斑驳的青灰,就连杏黄色的墙壁也有不少破损,但还好胜在整洁,耳边响起的诵经声,也为这座寺庙增加了几分禅意。

车夫刚要敲门,却被顾明音拦下,祈求留宿自然要她亲自来才有诚意。她走近几步,站在朱红色的木门外,抬手敲了敲。

“叩叩叩……”

门开了一道细缝,一个小沙弥从门内露出个脑袋,满脸好奇:“你们是?”

顾明音双手合十,行了个礼,脸上挂着善意地笑:“阿弥陀佛,小师傅,打扰佛门清净,实属抱歉,我们几人路上遇到大雪,想在此避避雪,不知可否应允?”

这寺里很少有人来,每次来的都是些避难的商客,对佛祖没有一点儿敬意,吃饱喝足连声谢谢都没有,更别提香油钱了,他并不想招待这些人,但想着方丈常教导要以慈悲为怀,再加上眼前这女子姿容清秀脱俗,又满脸和善,跟菩萨一样好看,不像是坏人,他犹豫再三,还是打开了大门,合十行了礼:“阿弥陀佛,几位施主里面请。”

顾明音道了声谢才撑伞而入。

寺中,种着几株苍松古木,落了不少雪,却别有一番韵致。

正堂,一尊巨大的佛像坐落在正中央,几个和尚穿着单薄的袈裟正盘腿打坐,丝毫没有被门外的声响惊扰。一声声木鱼伴着清新的梵音,让人心中不觉肃然。

顾明音命几人在殿外等候,抬脚走入,恭敬地跪在殿前蒲团上叩了个头,闭目诵了一段往生经,而后又重重地叩首,心怀感激地在心底默念几句。

身后的小沙弥见她虔诚的模样,庆幸让他们进来了,看她诵经如此熟练,一看就是一心信佛之人,佛法无边,芸芸众生之中遇到同道,也算缘分。

眼见她从殿中出来,便笑着应了过去,领着绕过前院,穿过佛堂,到了留宿的厢房。

四合的院子,错落着几排房子,环境极为清幽。

小沙弥将几位随从安排了住处后,才领着她来到最后一个院子:“施主,前面一排里还有其他的留宿的客人,您最好还是在这院中行动就好,不要惹了麻烦。”

顾明音知道他顾虑自己女子身份,担心影响她的声誉,便感激地笑了笑:“谨遵小师傅的教诲。”

刚刚住下,就有僧人送来了斋饭和热水,招待的极为周到。

她用了斋饭后,洗了个热水澡,便躺在榻上,闭目养神。

恍惚间,听见有嘈杂的脚步声传来,她猛然惊醒,理好衣衫,起身前去查看。

外面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但雪仍在下着。

她谨慎地走近,竖着耳朵细细听去,声音是从前面院子中传来的。她灵巧地跳上院中高大的松木,攀着繁茂地枝丫,小心翼翼飞到了前面的院子。

院中,几人坐在屋廊下拿着酒杯喝着酒,口中随意地聊着天,

一人满脸横肉,带着惋惜之色:“你们说,咱们把这丫头卖到哪里?听说还是渊京妓坊的卖价最高。”

旁边一人猛地拍了下他的脑袋:“不要命了,看这丫头,可是渊京大户人家的女子,你还敢卖到那儿,若是被人发现,小心你的脑袋。”

那人忙回道:“我就是说说罢了,咱们好不容易出了城,哪能再进去。”

另有一人面色沉沉,猛地喝了口酒:“要我说,咱们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卖到南边,听说南边有不少南越人,卖到别国,看他们还能不能找到。”

几人连连附和:“我看行,看那丫头长相不凡,说不定还能卖个好价钱,”

佛门重地,竟然有人借着留宿的名义做起这种丧尽天良的营生,顾明音藏在树上,低头看着下面几人,只觉可恨,听他们的意思,应该是在渊京抓了个大户人家的小姐,

脑中忽然想起一人来,前世,她当皇后那会儿,跟着晋平王府墨家走的很近,墨家的夫人年纪不大,却整日精神恍惚,后来她找人打听过,说是墨家嫡小姐跟着府中众人去庙中上香时,被人劫走,一直下落不明,顾着府里其他公子、小姐的名声,不好明着找,只能暗中探查,多年来,却一直无果。

难不成,这么巧让她碰上,想想时间倒也切合,她敛眸,想了想,管她是不是呢,先救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