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恐怖小说 > 阴宅风水师

阴宅风水师

时间:2020-06-17 10:39:43来源:轻叶小说网

阴宅风水师汤成小说全本免费章节在哪看?小说主角汤成by一粒沙子完整版阅读由轻叶小说为大家带来,这是作者“一粒沙子”原创的一部都市灵异题材的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十八岁之前,我爷爷说我命犯煞星,住谁家害死谁,所以给我在院子里盖了间狗屋。这一住,就是十八年。没料想十八年后我意外鬼事缠身,并发现了爷爷身为“阴宅风水师”的家族秘辛……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阴宅风水师小说

我叫汤成,是个不折不扣的农村汉。实不相瞒,在昨天以前,我一直都住在我家院子里的狗窝里头。

爷爷说我命犯煞星,十八岁前不能住人屋,住哪家害死哪家人,所以给我在院子里盖了间狗屋。这一住,就是十八年。

别人听来可能是迷信,但是我信。

因为我出生的时候,老天爷就注定要耍我,一道雷把我们屋顶给劈出一个窟窿。

紧接着,我母亲就莫名毙命。

我母亲死了没多久,外面又传来噩耗,说我父亲出了车祸,尸体都给辗成了肉堆。

我爷爷当时好悬一口气没喘过来,对我这个扫把星又恨又恼,差点儿要把我摔死。但幸亏我是九代单传,还是没舍得摔死我。

爷爷把我父母的丧事办了,就开始抚养我。

事后他屋顶上那个窟窿就闹个没停,也真是怪,他老人家堂堂几十年的泥水匠手艺,偏就补不上这个窟窿。

用水泥抹上去,结硬了两天,又哗啦塌下来;用铁皮给钉得死死的,第二天铁皮给风给刮走了!

我爷说这就是命!

后来爷爷索性放着这个窟窿不管,逢初一十五都供奉个香炉,对着这个窟窿给念念叨叨,似是拜神。

他把这一切都归咎在我身上,让我十八岁前都不许进别人家的屋子,要不然就打断我的腿。

我好不容易,才算是熬过了十八年,一把泪一把鼻涕地重新做人。

说起爷爷,他可是个了不起的泥水匠,他不同于普通的泥水匠,他是个神人!

在帮人盖房子的时候,他知道怎么盖能让这家人以后财源广进,也知道怎么盖能让这家人家破人亡。

所以在十里八乡,没一个不尊敬我爷爷的!

爷爷出去干活从来都不带我,因为他说我晦气,给谁家盖房,谁家就会倒霉。但这一天,他居然破天荒地要带上我去接一宗生意!

这次请我爷爷的是姚家村的姚大叔,让爷爷帮他家砌个台阶。

千万不要小看这砌台阶,我们这儿的风俗就是谁家台阶砌的好,就代表了这家有钱,台阶就是门面。

“爷爷,我们需要带啥东西吗?”我准备关屋子大门,但瞧见爷爷手里两手空空,什么也没带,心里有些纳闷。

爷爷头也不回道:“咱们这次只是去瞧瞧能不能干,干不了就不接这趟活儿。”

不就是砌个台阶吗,还要去踩个点儿,真是浪费时间,我不解的想道。

锁好门,我急忙跟上爷爷了的脚步。

因为是隔壁村,我们也就走了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那个姚大叔正蹲在他家门口,时不时把头探出来看上一眼。看见我们到了,赶忙走了过来。

“汤师傅,你好你好。”姚大叔紧紧握住爷爷的手上下晃了几下。又从腰间拿出一包软中华,这烟在我们这儿可是非常少见的,看来是早有准备。

爷爷接过烟,毫不客气的塞进自己的口袋:“走咱们先去看看地方。”

姚大叔的家盖在一个小坡上,是个小二楼,能看出是新盖的,而且家具什么的还没往进搬。

屋子高出平地差不多四十多公分,上来下去还要跨一大截很不方便。所以姚大叔说他打算在正门处添个台阶。

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不过爷爷倒是一打进去眉头就没松下来过。

“你这个还有点儿棘手啊。”爷爷砸了咂嘴。

姚大叔一听,眉头也是皱了起来:“汤师傅,您的手艺我也是清楚的,就这,您开个价吧。”

爷爷道:“你这房子后边是片竹林,为阴,左边是个鱼塘,为阴,这是块集阴地。你把房子盖在这儿,确实是冬暖夏凉。但日积月累,不出两年你这房子的地基恐怕就得被虫子咬没了。”

姚大叔顿时吸了一口凉气,他自然懂得这地基没了的危险:“汤师傅你看这个该怎么办,房子已经盖了,不可能再拆了重盖啊。”

爷爷摆了摆手:“地基没了事小,最重要的将来……”

爷爷说一半突然不说了,反而是走到了姚大叔跟前,捂住了姚大叔的耳朵,不知道说了什么。

怎么还说起悄悄话了。

我也没有不识趣的上前偷听,就看见姚大叔的眼睛越瞪越大,好像听到了什么十分恐怖的事情。

虽然我真的很好奇爷爷说了什么,但以爷爷的性格,他不想告诉我的事情,除非他主动说,要不然我怎么问他都不会说的。

“汤师傅,求求您一定要救救我啊!”姚大叔突然跪了下去,就连我都没反应过来。

但是爷爷好像早有预料,他用两只手迅速撑住了姚大叔,大叔的两个膝盖始终没有挨到地:“快起来,我既然能说出来,那就肯定还有办法救,一会你去帮我准备些东西。”

爷爷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笔一张纸,在上面写写画画了半天,我离得远没看清,反正密密麻麻的,东西指定不少。

姚大叔接过纸,看了一眼,向爷爷点了点头,就急忙出门了。

“汤成,一会你可看好了,这是我给教的第一件事。”爷爷席地而坐。

我也学着爷爷坐下:“爷爷你刚给姚大叔说什么了?”

爷爷摆了摆手,没说话,显然是不想回答我的问题。

我猜到爷爷不会说,只好无聊的干坐着。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姚大叔又匆匆回来了,满头大汗,身上的衬衫上都有一大摊汗渍。看样子是跑了一路。

他怀里包了一个超大黑塑料袋,看不清里面的东西。

爷爷接过袋子,把里面的东西一个个掏了出来。

这都是什么啊,金纸银纸,香油,白蜡烛,苹果,桃子。

我虽然不懂前几样的用途,但是吃的东西我还是认识的。

我刚抓住一个苹果,爷爷的大手直接挥下:“小兔崽子!这是贡品!一会给土地公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