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繁华尽落终随安

繁华尽落终随安

时间:2020-02-28 11:52:28来源:轻叶小说网

轻叶小说网给大家带来的是《繁华尽落终随安》小说,作者“欧蕾不加糖”最新推出的言情小说,讲述了缠绵悱恻的爱情故事,主人公是卫落和明淮安。卫落的未婚夫出轨姐姐,两人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作为妹妹,她必须要出席婚礼,在回城的途中,她遇到了被绑架的明家少爷明淮安,她救了他的命,还把他带回家中,经过深思熟虑后,卫落决定与明淮安契约结婚,她本想利用他报复渣男,却不料,先动心的人是她……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繁华尽落终随安》小说

一条无人的山间高速公路上,飞速的驶过一辆越野车。

卫落掌着方向盘,皱着眉看着前方,神色间有些飘忽,食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方向盘。

正在她想得有些入神,差些把车开到护栏边儿去的时候,寂静的车厢里突然响起熟悉的铃声,她急忙回过神,一打方向盘,停下车接起了电话。

“喂?”卫落知道对面的人是谁,猜到了一些对方要说的话,开口的语气算不上很好。

“喂,落落啊,你现在在哪里啊?”卫落的妈妈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卫落皱了皱眉,“当然是在回家参加姐姐婚礼的路上啊。”她将参加婚礼这几个字,咬得极重。

这场婚礼的女主角,本该是她,可突如其来的分手,让她受不了心伤,离开了京城,在外边儿自驾流浪,偶尔拍拍风景地貌,做了个地质摄影师。

她性子烈,之前没少因为这件事闯祸,她正想着,她母亲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落落啊,你要不再去其他地方玩玩吧,回家不急这一时。”

卫落冷笑一声,眼神看向车窗外,“姐姐结婚可是全城皆知的大喜事,作为妹妹的我怎么能不到场送个祝福呢?”

说完她不等对面的回应,直接挂断电话,愤怒的摔开了手机。

她怎么会不清楚她妈妈打这个电话的意思,不就是害怕她回去闹事么?

她气得拍了一下方向盘,靠上椅背深呼吸,眼角忽然瞥到窗外的景色,楞了一下,抓起相机就下了车。

这片比较偏僻,山体绵延,无人为破坏的山林风光十分秀丽,加上现在夕阳正好,肯定能拍出不错的片子。

卫落流浪期间做了地质摄影师,现在看到这么好的风景,自然忍不住要去拍一拍。

她挂着相机爬上山顶,找了个比较好的角度,接连拍了好几张满意的,正打算收起镜头先筛选一下的时候,镜头里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那人便倒下,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这山郊野里的竟然有其他人?!

看那样子好像受了伤体力不支,卫落也顾不得太多,急忙收起相机朝着那个地方赶去。

而另一边,因为体力不支滚下山坡的明淮安正昏昏沉沉的靠在一棵树下,身上的衬衣皱皱巴巴,被树枝刮破,沾了血迹。

他一下飞机就被人绑架到了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关在地下室都快一个月了,被下了软骨药又没吃饭的他早已虚弱得皮包骨,他趁着绑匪没注意的时候,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因为四肢无力滚下了山坡,现在意识已经有些模糊。

怕是过不了多久,又会被抓回去吧。

他无力的掀了掀眼皮,正打算听天由命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脚步声,他以为是绑匪,不甘心的挣扎着想起来,一回头却看到了一个身高腿长的短发女人。

卫落看着明淮安虚弱的模样,倒也没多想是不是坏人,以前做医生时落下的职业病使得她不得不上前,她注意到对方十分警惕,轻声说道:“我不是坏人,你撞进了我的镜头,我才过来看看。”说着,她扬了扬脖子上的相机。

明淮安看着他,脱力的靠上了树干,卫落见此,便上前去替他把了把脉,又简单检查了下他的外伤。

“你身上没什么严重的外伤,不过十分虚弱,修养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了。你是怎么到这里的?失踪?绑架?”卫落见她没什么大碍,便打算问问这个人的情况,没什么事就叫个救护车或者报警,让人把他带回去。

明淮安看着眼前的女人,视线有些模糊,却也判断出了这个人没什么恶意,可一直被喂食软骨散,加上进食进水不足,他的嗓子早就坏了,他只能张了张嘴,指着自己的喉咙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能开口。

言行举止却丝毫不见慌乱和怯懦。

卫落看懂了,挑了挑眉,也没多问什么,想打个

的时候,才发现手机被她丢在车里,他看了看眼前这个瘦弱的男人,觉着扶着他下山也不会太难,正打算弯下腰扶起这人的时候,天上一道惊雷,暴雨就这么毫无预兆的砸了下来。

她不再耽搁,拉过明淮安的手臂,扶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下了山,她打开后座车门,将人塞了进去,才钻进驾驶座,找到了手机。

这个样子也不能等在这种地方,身上被雨淋得湿透,也没吃的,只能先去找个旅店,给病号吃点东西,再做打算。

卫落想了想,放下手机,驱车前进,打算先找个休息避雨的地方。

明淮安蜷缩着坐在后座,身上湿哒哒的已经将车子弄得脏污,他抬眸瞥了一眼前面开车的女人,眸子幽深。

卫落瞥了一眼后视镜,以为这人是冷,淡淡道:“你后面有条毛毯,冷的话就裹一下。”

说完,眼角滑过,不经意扫过他略微显露的胸膛。

身材一般,有点瘦。

明淮安点点头,侧身扯过后面的毛毯,裹住了自己。

车子平缓的驶着,约莫半小时之后,前面出现了一点亮光,好像是灯牌,卫落舒展了眉头,驶近了发现正好是个小旅馆,便在门口停下了车子,看了眼不见小的雨势,想着反正都淋湿了,直接拉开车门下了车,走到后座,拉开门把明淮安扶了出来,也不说话。

明淮安体力不支半靠在卫落身上,幽深的眸子瞥了一眼她扬起的脸,眸中突然闪过一丝亮光,似欣喜又似惊讶,本来还撑着一点的身子竟缓缓朝着她越靠越近。

卫落却没有注意,扶着明淮安进了旅店走到前台便放开他让他靠着柜台,自己也歇一歇,“老板娘,还有空房么?”

正在看电视的老板娘扫了一眼两人,眸子一亮,笑道:“有有有,刚好还有两间空房。”

“那就开这两间。”卫落取出身份证递给老板娘。

“我看你们俩是小两口吧?别不是私奔出来的吧?”老板娘一边开房一边打趣,“哎呀,你不用担心,我这儿时不时就会遇到你们这样的小情侣,住好休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