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危情小说阅读

危情小说阅读

时间:2020-02-26 13:43:47来源:轻叶小说网

危情江千晚顾彦辰在哪看?轻叶小说网带来危情江千晚顾彦辰by江晚晚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江晚晚”。该书主要讲述了:未婚夫出轨我妹妹不说,还为了利益把我送上陌生男人的床。 后来,我才知道我睡了江城最厉害的高富帅......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危情小说阅读

前些天,我收到一辆保时捷。

一百八十万的顶配,不是男友买的,是我情夫送的。

说实话,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大手笔,毕竟我们只是有过一夜的露水情缘。

可当车子摆到公司门口的时候,着实是让我惊艳了一把。

保时捷中心弄来的阵仗亮瞎了整个公司同事的眼,连带着和我有关的风言风语也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我在公司风评不好,就是从我跟他那一夜后开始的,所有人看到我就等于看到水性杨花的标签,薛志豪把我爬上陌生男人床这件事宣扬的无人不知不人不晓。

可没人知道的是,我爬上顾彦辰的床全拜薛志豪这渣男一手所赐。

每想到那次的事,我都浑身颤抖。

我未婚夫叫薛志豪,相亲认识的。

说实话,我不太相信爱情,大概是他的出现弥补了从小到大缺失的父爱和温暖。

以至于,认识没多久,我们就订了婚。

本来应该在年初完成的婚事,因婚房装修的缘故拖了半年。

上个月新房刚竣工,晚上我打算跟他庆祝一下,遇上他说公司周年庆,于是我就被他带去了会场。

大多男人都一个德行,家里老婆再漂亮,外面没尝过的总归是好的。

那句话怎么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以前有人说过我的眼太魅,容易招来烂桃花。

我属于一瓶倒的那种,这样的喝法没挨到庆典结束我就晕的不行了。

我依稀清楚记得徐子豪当时一脸关心,说怕我难受,楼上有专门准备的房间,扶我去休息。

当时的我已经迷糊了,根本没有察觉进房间后,他喂我喝了一杯水后对我说了一句叫我好好享受的深意。

夜半之后,酒的后劲一下子奔涌上来,莫名的燥热几乎灼伤我所有理智,突如其来打开房门的声音把我像条猫一样从床上惊起来。

那是薛志豪带我去的房间,会进来的人我以为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我醉眼迷离,跌跌撞撞扑入他怀里,脸和嘴就不自觉地朝他胸膛上亲吻过去,我很热,很难受,靠在他的胸口难受的乱蹭。

他的指间很凉,略过我身体的每一寸触摸都像是解药能将我救赎。

我是个守旧的人,和薛志豪订婚之前都只限于牵手亲吻。

那一晚,我也分不清是酒精太浓,还是夜色太美,沉沦在跟他的火热交替中交出了第一次。

他在那方面特强势,夹杂的每一个动作间又出奇温柔,好几次痛的我叫出声他都会放慢几分,那一晚的梦都是甜的。

然而这个甜只持续到我醒来第一眼。

当我看清眼前男人深邃又凌然的面容时,整根弦都绷了。

薛志豪挺瘦的,眉眼清润,是很有南方男子的那种标志味道,尤其是他穿白色衬衣的样子,总觉得有那么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可眼前那个男人,眉宇高挑,五官深邃,就连闭着眼睡觉的时候都掩不住一股子侵略气,两个人的气质一个天一个地!

我怎么都不敢相信,昨晚我是跟这个男人发生的关系。

我连质问那个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床上的勇气都没有,翻身下床哆嗦的穿上衣服,用尽了这辈子最快的速度冲出了酒店,头都不敢回。

直到跑出酒店,出的太急,肩膀撞上门框后清晰的痛钻过每一根神经,让我更认清,这一切不是我在做梦。

临近婚期,我居然出轨了!

借着酒劲,我想交出自己的第一次,可我居然交错了人。

悔恨和羞耻不断交替充斥着我的心。

我慌乱不安的坐车回了家,站在婚房门前。

大门上囍字的红,像根根针扎人我的眼,仿佛就连这个字都在提醒着我是多么不忠不洁的女人。

我哆哆嗦嗦从包里掏出钥匙开了门,迫不及待想冲进浴室想把身上所有残留的关于那男人的痕迹冲掉。

可还没来得及冲进浴室,首先看到的却是主卧半开着门里散落了一地的女人衣服。

内衣、丝袜、高跟......

紧跟着房间里传来的是一道让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声。

“志豪,我已经为你流了一个孩子了,现在好不容易再怀上,要继续耽搁下去,我爸那边就瞒不住了。”

“快了,再耐心等等,我昨晚给她下了药放在了黄董的休息间,只要黄董满意了,顾氏集团这个项目铁定是我。就江千晚的性格,发现自己做了对不起我的事肯定我要什么都会答应,到时候给她一辆百万补偿那块地皮,然后马上就和江家摊牌娶你。”

他们的对话像一颗惊雷在我耳边炸开,把我回来时一路上所有的不安和愧疚炸的瞬间崩崩塌,一丝不剩。

我怎么都想不到当初这个满腹真心卯足了劲追我的男人,居然是为了我妈留下来给我陪嫁的一块地皮演的戏,还为了合作把我当做筹码送上别人的床。

愤怒和恨意像潮水一般席卷向我。

我气到颤抖,恨不得进去跟这对狗男女同归于尽,但这个想法也只维持片刻,很快被理智压下去了。

当时我决定和他结婚只是以为至少婚后我们会相敬如宾,起码不会像我爸那样朝三暮四。

可我没想到看着老实的男人,往往居然更肮脏。

这种渣男还不值得我把自己搭进去。

我深吸一口气,果断掏出手机,报警,录视频发微信群。

一系列操作之后没多久警车就来了。

两个警察下车问我怎么回事,我掐了一把自己大腿,眼泪一下上来,我转头指着里面说摇头说一回来就看到我未婚夫招嫖。

那两警察三观特正,感觉对这种渣男行为挺痛恨的,听完我说的半点面子没给里面的人留,踹门而入把里面还在兴头上的两人直接给带上手铐抓上了警车。

直到警车的鸣笛声消失,我才转身进了婚房。

里面的杂乱现场还没收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让人作呕的味道。

这就是我心心念念觉得老实可靠的未婚夫,和同父异母的好妹妹。

亏我婚房装修的时候,还听了她的意见,拆了好几面墙做了全景落地窗。

现在想来,她哪是给我提意见让我参考,摆明了拿我当傻子,早把这当成了她自己的婚房,按照她的喜好在提意见。

还有薛志豪这个渣男!

还想骗完我的嫁妆再踹了我跟我妹妹好,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薛志豪想的真美。

我抽了张纸巾,捂着鼻子进了书房。

在电脑上找到他策划了很久的地皮和同书,做了几处修改,打印出来后拿上策划合同书,我去医院抽了管血,然后打车去了顾氏。

顾氏集团是顾家的产业。

顾家在我们这里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江城第一豪门,而且他们家的关系网早已根深蒂固在京里,在京城都算是数一数二的。

只不过传言前些年顾家内斗厉害,老爷子怕牵连最小的孙子,所以把他“发配”回江城,以至于顾彦辰几乎成了江城最年轻的总裁大佬。

我就是奔着这个人去的。

薛志豪说把我安排上那个什么黄董的床,这事指不定那个黄董也参与在里面了。

我盲目去找他肯定落不着好,要找我就直接找他们公司最有权威的,事情闹得越大,他们才越会给我一个满意的处理方式收场。

到顾氏集团的时候,前台一连接了好几个客人,接待的几个女的根本顾都顾不上我。

我直接混在人群里跟他们公司里的人进了电梯。

有钱人都享受那种站在金字塔尖上被人仰望的感觉,所以所有公司的总裁办基本也都是顶楼。

等到电梯里其他人下去,我直接按了最高一层。

电梯高升,眼看着显示屏上的数字跳到最高一层,我心跳也快了几分。

电梯门缓缓打开。

走廊尽头就是一个诺大的办公室,我深呼吸一口气,刚走出去,一个助理模样的人拦住我。

“不好意思,小姐,这一层是总裁办公室,未经预约不能进去,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

我知道这种大公司预约肯定都是有档案电话姓名的,就算我撒谎也会被揭穿,索性大方摇头承认。

那个助理顿时变脸,“不好意思,没有预约的话是不能见我们总裁的。”

“或许,你可以进去问一下他,就说我怀孕了,如果他说不见,你再赶我走也不迟。”

我本想着转移她的注意力,一会趁她去问的功夫闯进去。

谁知道这个女的,听到我的话,短短两秒像是脑补了我和顾彦辰之间所有的事情一样,想也不想,直接把我给拒绝了。

“我们总裁很忙,要是我天天为了你这种无关紧要的人进去问这种话,我们还有时间工作吗?”

“关键是据我所知顾彦辰洁身自好,应该不至于天天有像我这样的人过来找他吧?”

“就是因为我们顾总洁身自好,所以才更不会跟你这种女孩子纠缠不清,麻烦你赶紧离开,不然我叫保安了。”

这个助理说着还盯了我脖子上的吻痕盯了好几眼估摸着是把我当成顾彦辰见不得光的情人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半点好脸色没给我,说完立马就去按内线电话,要把我赶下去。

我扫了一眼不远处那紧闭的两扇门,顾氏集团确实没那么好进,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我想进来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想到这点,我一咬牙,趁着她转身打电话叫保安的空档,直接用跑的冲了过去。

那个助理追上来想要拉我的时候,已经晚了,我先她一步,砰的一声,直接撞开了门。

空气顿时陷入安静,里面有好几个穿西装的人拿着文件夹,像是在开会,被我这么一打断,门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我身上,活像是看到了怪物。

我在那群人里,一眼就看到了早上我在床上看到的人。

早上看到的他,光裸着上身,充满了野性,此刻看到穿着板正,西装打领的他,我在心里忍不住惊叹。

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精致的男人,那张脸简直像上帝为了他特意找了模板照着雕刻的一样,我看过电视里那么多明星,都没他这么让人惊艳。

尤其是他穿西装的样子,优雅绅士的像上个世纪欧洲的贵族,一股子矜贵气掩都掩不住。

他似乎没认出我,眼神在我脸上停留没超过两秒,便拧眉看向我身后,“怎么回事?”

“顾总,她,她说她......”

我被身边那个助理对他的称呼说的一愣,转眼再看去,看到其他都是站在外面,只有他一个人是坐着的,还是坐在里面唯一的老板椅上的时候,我浑身一震,心跳都猛地少了半个节拍。

昨晚,睡的我人......是顾彦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