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老婆,再逃跑试试何小漫全文阅读

老婆,再逃跑试试何小漫全文阅读

时间:2020-02-26 11:48:43来源:轻叶小说网

老婆再逃跑试试何小漫全文阅读在哪看?轻叶小说网带来小说女主何小漫傅宫铭免费阅读,作者“张季凉”。该书主要讲述了:三年前,她不得已惹上了那个恶魔,失去一切,被迫痛不欲生的离开......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老婆,再逃跑试试何小漫全文阅读

“哎呀!傅总啊!有失远迎!我是这里负责人王局。”后面不知哪位走了进来,上前就要握住傅宫铭的手,傅宫铭不悦挑眉,江潮拦住王局,王局一愣,尴尬地一笑,赶紧收回手。

“都解决了吗?”他忽视王局长,目光冷冷看向傅辛里。

傅辛里在傅宫铭面前没了刚才嚣张的气势,将手搭在何小漫肩上,“解决了,签个字就行了,小叔,我着急赶回去,你帮我把小漫送回去吧……哦对,小漫别忘了去我家吃饭。”

傅宫铭视线落在何小漫肩膀上的手,一双冷眸敛了敛,薄唇开启,“可以。”

不!每次当他开口说“可以”两个字,就是最可怕的警告!

警告后面都伴随着可怕的事情,傅宫铭是一个可怕的人!她不要被交到他手上!他会折磨死她!

傅辛里想要离开,却发现何小漫脸色苍白地紧紧拽着他的衣角,

“你……现在就回去吗?”像是抓住生命最后一棵稻草,何小漫不敢想象,如果将她留下来,那等于羊入虎口。

可是他将她的手掰开,安慰道,“乖乖和小叔回去。”

说完,傅辛里一边打电话一边离开,完全没有看到已经惊恐到脸煞白煞白的何小漫!

他离开了,她被傅宫铭压进了车里,而她旁边是散开的零零散散的衣服,那些衣服有的带钻,金光光闪闪,快要闪瞎她的眼,而更让她坐立不安的是,这是她偷东西的罪证!

车里陷入一阵可怕的静谧。

身边恐怖的男人双腿交叉,坐在她旁边,好看的手放在腿上,她好怕那双手下一秒就掐上她的脖子。

他忽地视线转过来,她一惊,整个人下意识缩到车门边,紧紧贴着门,眼眸充满抵抗和恐惧地看向他。

在她的记忆力,他留给她的是那夜的残忍!不顾她的哀求和挣扎,那双充满欲望的黑眸几乎快要将她吞掉,他是最可怕而残忍的人!

她怕他,更恨他!

黑眸静静审查她的目光,自从2年前她签下契约,她每每看自己,都是这样的眼神,倔强而恐惧。

想起刚才她面对傅辛里笑眯眯的样子,两个人熟悉热络对话,完全没有忌讳!

审查的黑眸冷下来。

她一惊。

他靠近,伸出长指捏起她的下巴,语气不冷不淡,却让她毛骨悚然。

“你偷我送你的东西,拿它做交易?谁给你的胆子!”

黑眸望进清澈的眼眸里,她身上的香气窜进他鼻息里,他心底一紧。

就是这个味道,清新淡淡,小调悠长,如那夜魅惑着他,竟让他心底某个死寂的地方复苏起来。

他的气息那么重,喷在肌肤上,让她一阵战栗,“我不是有意要卖的,我缺钱……我拿了奖学金就会还你。”

“缺钱?”剑眉蹙起,他冷笑,身体前倾,黑眸盯着她,气息喷在她脸上,吓的她瞪大眼眸,“你忘了你爸爸当初是怎么将你卖给我?要钱我给你。”

他伸出长指顺着她的脸渐渐滑下去,指尖下细腻的触感从直达心底。

长指触碰的地方令她作呕,她狠狠别过脸,他的手指僵在空中。

眸光一冷,他大力掰过她的脸,看到她如仇恨抵抗的眼神,“偷我的东西还敢如此猖狂,何小漫,两年不见你胆子大了?”

仿佛当初那般耻辱袭来,她胃里一阵恶心,2年前,她被迫签下合同,父亲将她灌醉亲自送给了傅宫铭,而这个男人,是她多年视为长辈的人!

他冷笑,眼底戾气阴重,他在她耳边低声说,“2年不见,这副身体是不是回到了当初的美好?”

何小漫不敢再回想那夜是多么恐怖!就在签下合同的当天,他就这么不带任何感情,几近残酷地将她摧毁,与之摧毁的是她对未来的希望。

她不知哪来的勇气抓住他继续下滑的手,“我不会再偷东西了,真的,不会了!你放过我吧!”

视线暧昧地落在她握着自己手上的手指,勾唇嘲弄,“当初你爸为了企业亲自将他的宝贝女儿送给我,要是他看到这般情景,一定会含笑九泉。”

“我不许你这样说我爸爸!”何小漫最不能提起的就是这件事!

更不允许他这样伤害她的家人!

到底一个人要多伤人,才能一箭扼住她的命脉,毫不留情面地来回践踏。

看到她因为激动而涨红了脸,那双眸子熠熠闪着光,那么倔强,一如当初!

他恶狠狠地快要捏碎她的下巴,“是你那崇尚的爸见钱眼开,给我的酒里放了东西,亲自将你到我床上,诱惑我签下3年合同,这都是你那死去的好爸爸做的事!”

“不!是你要挟他,是你!是你让我爸爸破产,是你害我妈妈躺在病床上,你到底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

原本就没有愈合的伤口被他狠狠撒把盐,这是她的噩梦!是她每次睡觉都会惊醒的噩梦!她恨过爸爸,可是如今爸爸死了,她费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从仇恨中慢慢淡忘!

他一把抓住她,逼近她,“我折磨你?要是没有我当初出手给你爸钱,你爸早就死了!是我救了你!”

“我不听!我不听!”

傅宫铭忽然甩开她,笑的恐怖,“何小漫,我要让你见识什么叫折磨!我给你2分钟时间,你先跑,如果被我抓回来,就给我乖乖地收回眼泪。如果你跑走了,你妈的医药费我给你出,并且我允许你去看望你妈妈。”

何小漫看着他的笑,从心底恐惧。

傅宫铭说,“我只给你5秒钟思考。”

说完,低头看着表,“如果你浪费了这5秒,别怪我没给你时间考虑。”

何小漫惊恐地看着他,下意识地打开车门,听到他的声音在脑子来回徘徊,听到1的时候,慌张跑下去。

只有2分钟!她要拼命跑!躲开傅宫铭!

她该往哪里跑?宽敞的大道,车水马龙,她左右张望,这样的大道,他只要开车就能找到她,她不能再大街上跑,忽然,她看到对面一堵不高的墙,拼命跑过去,完全没有看到上面“正在施工”的牌子。

然而近距离抬头看,墙比她想象的高,但是顾不得了,她必须尽快逃跑!

手臂被他捏的一抬起来就痛,她咬着牙,跳上墙,不了裤子却被一旁的钉子挂住,她眼看2分钟就到了,绝望恐惧几乎淹没她,无法呼吸。

她使劲蹬着脚,拼命上爬,突然背后长臂一个用力,她的世界浑然颠倒。

江潮扛着她,“别挣扎了,你不会逃出傅总的手掌。”

何小漫拼命挣扎,捶拳脚踢,“放开我!你放开我!”

江潮大步走向车边,打开车门,将何小漫放进车里,“傅总,何小姐带回来了。”

她简直是脑子疯了!居然敢跳上施工墙面,不怕被墙压死?看到她裤子上有划痕,里面有清晰的伤痕。

他一把抓住她的脚踝,“想死别死在我面前,回去找刘姐擦药!”

逃不掉!逃不掉了!

那一刻,何小漫绝望意识到,他回来了!她的好日子到头了!

车子缓缓开入豪宅,大门打开,佣人们站在一边迎接,傅宫铭打开门,率先下了车。

“傅先生好!”刘姐为首的佣人们弯腰迎接。

在傅宅所有人似乎都被调教有素,在这里,没有人敢大声讲话,没有人敢背后嚼舌,更没有人敢抬头正视傅宫铭。

江潮拉开车门,何小漫从里面下来,佣人们齐声喊道,“何小姐好!”

刘姐走上前,将她背包拿在手里,跟随傅先生和何小姐走进豪宅。

傅宫铭脱了鞋,便径直上楼换衣服,从法国飞回来,10小时路程,加上开了两天会议几乎没睡觉,有些疲惫。

走到楼梯,何小漫听到他冷冷声音,“上来给我放洗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