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你是悬崖上的爱

你是悬崖上的爱

时间:2020-01-14 16:56:45来源:轻叶小说网

你是悬崖上的爱江小鱼秦子期在哪看?轻叶小说网带来你是悬崖上的爱江小鱼秦子期by宣染小说章节在线阅读,作者“宣染”。该书主要讲述了:三年前,秦子期怨我“绑架”了他的婚姻,不择手段的逼我离婚,三年后,我恨他践踏了我的爱......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你是悬崖上的爱小说

“今晚,我回家吃饭。”

收到秦子期发来的信息,我欣喜欲狂。

他是我的丈夫,我们结婚三年两个月零七天,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导致婚后他对我极其的冷漠,但,这并不妨碍我爱他。

从校服到婚纱,我爱了他整整七年,而今天,是我的生日。我以为他不会记得的,没想到他会说回来,距离他上一次对我发脾气,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他一次也没回过家。

我想是我终于让他相信了我的爱,这是个好的开始。

我匆匆的去超市采购,亲手做了一大桌子的菜,全部都是他爱吃的,又将一束红艳艳的玫瑰摆放在了餐桌最中间,点燃蜡烛……至于一个小小的蛋糕,被我藏起来了。

万一他带了更好更大的蛋糕,岂不是会让他有些尴尬?

晚八点,门铃响了,我高兴的跳起来,甚至都来不及穿好拖鞋,就光着脚跑过去将门打开。

“子期,你回来了!你说你这个人,明明有钥匙,可是每次回家都要按门铃,也不嫌麻……”

最后一个“烦”字,堵在了我的喉管里。

——我看见秦子期身边,模样娇俏,妆容精致,且,很自然很亲密的搂着他的腰身的,女人!

她口红的颜色与我准备的玫瑰花一样的艳丽。

“子期,她是谁?”我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

“我的女人,”秦子期回答的理所应当:“最近黄金周,外面的酒店爆满,下午没有订到房,小柔跟我回家住。”

“秦子期,这就是你的解释?”我鼻尖一酸,差点落泪,被我死死的咬牙忍住:“你别忘了,我是你妻子,你把小、三、儿往家里带?”

秦子期的脸色一冷:“江小鱼,我本可以不和你解释的,我早就说过了,你这种没羞没臊的贱人,没有资格管我的事情,不想过了,就离婚!”

他说我没羞没臊,是因为三年前的毕业晚会,我们睡在了一起,成为轰动全校的“大新闻”,然后被两家的父母一起逼婚,他娶了我,觉得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

为了报复我“绑架”了他的婚姻,更让他在全校师生面前颜面无存,婚后三年,他没有碰过我,却在外面找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闹出数不清的绯闻,每一次都故意让我知道,好逼迫我离婚。

我不想离婚,我忍着委屈和苦涩,忍着痛苦和愤怒,等着盼着,希望他早日回头。

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连家里这最后的净土都要践踏!

“我不同意!秦子期,你在外面怎么闹我都可以假装没关系,但你不能这样对我,这是我的家,是我和你的家,你不能这样污染它!”

“你走,带着你的女人快走,随便去什么地方,实在订不到房间了,就在车里也好,在野地里也好……都随便你,只是别在家里,不要在我的家里。”

“算我求你,求你别在家里,不要……”

我一定哭了,因为我感觉到脸上凉凉的。

我的模样一定很卑微。

为了守住我最后的一点希望,我卑微到了尘埃里。

但我忘了,这就是秦子期的目的啊,我越是惊慌,越是害怕,越是哀求,他就越是高兴,越是得意,越是要将我撕碎!

“你不同意?呵~你也配说不同意!”

他的声音像刀子无情的刺过来:“我偏要带小柔住家里,不仅住,我还打算吃饱喝足后,就和小柔上、床,做一整晚的爱!”

“江小鱼,你应该已经给我们做好了饭菜吧?小柔,走,我们去吃饭!”

秦子期当着我的面,低下头,凑到这个叫“小柔”的女人耳边轻柔的说着话,然后越过我,往屋里走。

一步踏进去,看见我准备的菜和烛光晚餐,他的脚步顿了一下,讽刺出声:“江小鱼,为了勾、引我,你还真够费心思的,那么……就谢谢你给我和小柔准备的这一切了。”

他从来都知道我对他的心意,可他每次都毫不犹豫的践踏。

我的身体变得僵硬,僵硬的转过身,捏着切菜划破的手指,死死的盯着他们。

我看见秦子期牵着小柔的手,坐到了桌边,开始享受我辛辛苦苦准备的东西。

我看见秦子期给小柔夹菜,他从来没有给我夹过菜。

我看见秦子期对小柔笑的温柔,他也曾对我温柔过,但那是在婚前。

我看见秦子期细心的擦去了小柔嘴角的油渍,然后换来小柔娇羞的一笑,以及,一个印在他脸上的吻。

我听见他们说话,一句一句,将我的心,扎的鲜血淋漓:

小柔:“秦先生,你老婆一直盯着我们看呢?她好像很不高兴?”

秦子期:“我没有承认过她是我老婆,不用管她。”

小柔:“她可真能忍啊,你就真的一点都没有不舍得?”

秦子期:“没有!一个自私自利的贱、人,有什么舍不得的。”

小柔:“我看得出,她很在乎你呢,你对她这么狠,就不怕把她的心伤透了,她真的和你离婚?”

秦子期:“离婚?我巴不得她和我离婚,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让我觉得无比的恶心!”

小柔:“你啊,还真够薄情的,就不怕以后会后悔?”

秦子期:“如果能甩开这个贱、人,我永远都不会后悔!”

“别再说她了,我会吃不下饭,你如果不想吃了,就跟我上楼……”

我的身子开始颤抖,从心里生长出来的黑色的绝望像潮水一样的将我的理智淹没,我终于像个疯子一样的冲过去,用力的去拽小柔的胳膊:“起来!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不许你坐在这里,不许你吃我做的饭菜,这是我的家,这是我的,你给我滚出去,你滚!”

小柔或许是没有想到我会这么疯,声音有些尖锐的向秦子期求助:“秦先生,秦先生你快管管你老婆。”

秦子期抬起眼睛看我,脸上满是愤怒和嫌恶,他随手端起桌子上的一碗汤,朝着我的脸就泼了过来:“江小鱼,你疯够了没有?”

汤里我放了一点辣椒,因为秦子期无辣不欢,喝汤都喜欢沾点辣味,但带辣的汤溅到我的眼睛里,疼极了。

我的泪水本能的夺眶而出,我不知我有多狼狈,只想着一定要马上将小柔赶走,甚至,也可以将秦子期和小柔一起赶走,再让他们在我面前亲亲热热,我真的很崩溃,真的会……

秦子期猛地站起来,几个大步饶了桌子过来,抓住我的手,将我和小柔强行的分开,然后毫不留情的将我甩开:“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