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穿越小说 > 慕千兮北霄寒小说

慕千兮北霄寒小说

时间:2019-12-30 15:22:07来源:轻叶小说网

【穿越】慕千兮北霄寒免费在线阅读在哪看?小说战王盛宠本妃有点冷全文阅读由轻叶小说为大家带来,慕千兮、北霄寒是小说《战王盛宠:本妃有点冷》中的男女主角,这是作者“凉音小荷”原创的一部古装穿越大作,感兴趣的可以来了解下!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战王盛宠本妃有点冷小说

慕千兮也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慕月玫这个庶长姐在慕安成心里的地位,难怪连掌管后院的张氏也不敢为难慕月玫,她之前还在奇怪,慕月玫一个庶长女,缘何在慕府这么高的地位。

现在想来,其实说白了就是慕安成宠的。

“父亲……这样会不会伤了我和大姐姐的情分?”慕月玫暂时还没有招惹她,她现在就要了慕月玫的丫鬟,不是明智之举。

慕安成摸摸慕千兮的头,一副慈爱的样子,把慕千兮快要恶心哭了,才摸着胡子慢慢道:“你大姐姐最是大度,不会怪罪你的。

” 提起慕月玫,慕安成眉眼都是笑意,语气十分温和,显然对慕月玫这个女儿是十分满意的。

“可女儿还是担心。

”慕千兮不安地道,“父亲,不如这样吧,女儿就要二姐姐的两个大丫鬟,其余的小丫鬟,就麻烦夫人帮忙重新挑选一下,反正女儿也习惯了人少,不需要那么多人伺候着。

” 慕安成对慕千兮的懂事很是受用,再加上他也觉得这件事根本没理由波及到大女儿身上,点头道:“那就这样。

” 慕安成对张氏道:“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给我好好安排,要是再做不好,我看你这管家的位置,也该让让了!” 张氏白了一张脸,恨不得撕了慕千兮,却又因为慕安成在,只得咽下这口闷亏,陪着笑道:“妾身一定好好给兮儿安排!” 慕安成已经很饿了,又不想在慕千兮这里继续用膳,听到张氏的保证,又数落了张氏两句,就甩袖离开了。

慕千兮送慕安成离开后,转过身就见张氏恨不得给她两耳光的样子,“我倒是小瞧你了。

” 慕千兮似笑非笑地望着张氏,慢悠悠地道:“哪能啊,是夫人心善,将我养得这么大了,总得好好回报夫人。

” 她整个人背着光,一身褪了色的浅色衣服穿在身上,也不掩其花容月貌,然而语气嘲讽,让张氏总感觉有点森寒。

张氏禁不住心口一跳,她突然发现,这个小贱人越长越漂亮了!难怪老爷现在这么看重她! 不过张氏转念一想,长得好看又怎么样?一副病怏怏的身子,说不准都活不到和齐家联姻的时候! “哼!” 张氏冷冷斜睨了一眼慕千兮,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转过身走了。

“小姐,这……”琴书担忧地道:“夫人不会暗地里报复你吧?” 慕千兮无奈笑道:“她什么时候没有暗地里报复我了?” 当初原主在慕府里三天两头被欺负,病发了全靠自己熬着,要不是原主命大,只怕早就提前见了阎王爷。

这其中,要说没有张氏的授意,鬼信。

琴书一想也是,转头道:“您快用膳吧,老爷也是,都没说……”琴书觉得这话不合适,看了桌子上的馒头咸菜一眼,吞吐了片刻,没有说完。

慕千兮却是明白的,慕安成确实不像个当爹的,要不然此刻,多少应该吩咐人给她的院子送点好的吃食过来。

但是人要知足,尤其今天膈应了张氏,慕千兮觉得也值了。

她拿起桌子上的馒头,夹杂着咸菜慢慢吃完,见琴书依旧为她不平的样子,安慰道:“没事,咱别饿着自己就行。

” 仔细想想,比起当初她执行任务时不得不啃草吃土来说,还有馒头吃,已经非常非常好了。

慕千兮吃饱了,就打算将屋子里收拾一下。

原主过得不如意,几度想过自杀,要不是有嫁入齐家跳出慕府这个火坑这一线希望,只怕早就撑不住死了。

这也导致原主并没有将过多的心神放在自己住的地方,整个屋子不仅仅破落,而且东西乱放,还显得乱糟糟的。

琴书倒是想收拾,但是没有原主的吩咐,也不敢乱动。

慕千兮是个享受精致生活的人,容忍不了自己生活在乱糟糟的环境里面,所以从周边的摆件开始重新摆放。

她让琴书去外面折了一捧花回来,又将布满灰尘的瓷瓶擦干净,将花往瓶里一放,整个屋子都亮堂起来了。

她又将原主的衣服拿出来重新叠了一遍,将死气沉沉的白色和灰色全部压在箱子底,对琴书道:“你去看看,夫人将丫鬟给送过来了没有?” “是,小姐。

”琴书立马应了一声,跑出去查看了。

等到琴书离开后,慕千兮才趴着钻入床下,翻出床底顶部上面藏着的东西。

慕千兮从记忆中得知,这些东西,是母亲留下的。

她的亲生母亲叫容仙,是世家大族容家的女儿,容家风头最盛的时候,比之现在的齐家还要风光,所以当初她母亲非要嫁给还是一个小官的慕安成,容家是不同意的。

只是容仙执意要嫁,疼爱容仙的容家家主只得扶持慕安成。

但是容家万万没有想到,元楚帝登基之后,容家遭受猜忌被贬斥,身居高位的慕安成却没有伸出丝毫援手不说,反而借着这股势头得了元楚帝的青睐。

而容仙,也因此郁郁而终,临死之前,将四样样东西悄悄交给了慕千兮。

慕千兮从床底找出来就是其中的三样,另外一样是一叠地契,早就被张氏以母亲帮忙打理的名义抢了过去。

原主怕自己连最后的两样也护不住,就对张氏说,当初容仙只给了她地契作为日后的嫁妆,将另外两样死死藏着,再也没有拿出来过。

慕千兮将包着东西的布料打开,一样是一块玉佩,另外两样,是两张泛黄的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