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叶宜柠裴源小说

叶宜柠裴源小说

时间:2019-12-03 09:28:16来源:轻叶小说网

《总裁大人请负责》叶宜柠裴源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由轻叶小说为大家带来,这是作者“洛小可”原创的一部都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的是男女主角叶宜柠、裴源之间非常曲折的爱情故事,喜欢的可以来了解下!

推荐指数:10分

在线阅读地址

叶宜柠裴源小说

“今天收网,这两天势必拿下叶家。”

掩着的门缝传出冷厉的声音。

门口‘啪嗒’一声破碎。

叶宜柠手里的盘子和粥,都失手砸到了地上,四分五裂,溅了一地。

“谁?”

屋内一声沉冷的怒喝,门打开。

“之前收购和打压叶家的,都是你做的?”叶宜柠声音都在颤。

“不,不可能。”说完,她往后倒退几步,脸色苍白,一直摇头,“爸爸一直很器重你,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

她的脸煞白,眼底蕴着挣扎和不可置信。

八个月的身怀,她的行动也是很不便,往后倒退的时候差点摔倒。

若不是被及时的拉住,整个人都会顺着楼梯沿滚下去。

“松开我!”

叶宜柠反应很激烈,挺着臃肿的肚子,狠狠地推开他,眼睛也变得通红。

“之前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你是不是要搞垮叶家?”

她的情绪激动,声音也是尖锐,身体弓着放佛随时都会进攻。

尖锐的质问,一声高过一声。

可是面前站着的男人,却依然沉冷的看着她。

“送太太回房间。”

他冷声道,不容置疑。

佣人得令,迅速的扶着她的胳膊,小心翼翼的绕过隆起的腹部,准备把她带回房间。

可是她反抗的更厉害,脖子梗起青筋,眼里似乎也泛着红血丝。

“我就问你最后一句,之前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叶宜柠固执的站在原地,跟他对峙,饶是气势上半点不输,可是身上却颤的厉害。

对面的裴源,微不可见的皱眉,薄唇抿着,没说话。

心里一点点的沉下去,她眼里最后的期冀如数湮灭。

早就猜测到的事实,可在听到的时候,心脏却依然像被撕裂一样的疼,几乎喘息不来。

胸腔口像是憋着一股的气,叶宜柠的腹部狠狠地抽痛了几分,下意识的弯腰抓紧了衣服,依然死死的盯着他。

没有任何回应,他的五官依然淡漠沉沉,似是默认。

所有给自己筑建的期待,所有的美梦,似乎都在一瞬破灭。

“如果你是因为这段婚姻不满的话,那离婚,放过叶家。”

腹部的抽痛一阵接过一阵,疼的她说话几乎都说不全,只能深呼吸了几下压住。

本来惨白的脸上,更无血色。

“叫医生。”

裴源大步向前,在她晕倒之前把她接住,冷喝。

……

等醒来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暗了。

“太太,您终于醒了。”

一直候在门口来回走动的佣人,激动的说道。

转身就要出去通知裴源。

“别告诉他。”

叶宜柠撑着身体坐起来,声音干涩的制止。

脑子嗡嗡的有些空,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干了,只有心脏处依然如刀割一样的疼。

“太太,医生说您身体很虚弱,不能乱走动。”佣人快步向前,挡在床前,不让她下来。

“手机呢?”

叶宜柠没在意这一点,只是急迫的想要给爸爸打电话,问问现在叶家到底怎么样了。

可是没看到手机在哪里。

却看到桌子和墙壁间隔里有张照片,弯腰捡起来,眸色顿时紧缩,攥在手心里。

佣人顿了顿,才低声说道:“先生有吩咐,有辐射的都不能让您碰,等着养好胎再说,其他的不用操心。”

听完这些话,本来坐在床边上怔松的人,突然笑了笑。

这哪里是怕有辐射,分明断绝了她跟外界的关系。

囚禁?

“我要回家”

叶宜柠挣扎起身,执意出去。

佣人伸手想要阻拦,却怕伤着她肚子,为难的虚扶着。

“太太,先生说让您好好休养,情绪太激动的话,对胎儿不好。”

可是这样的话,她根本听不进去。

“要不给我电话,要不现在让我回家!”叶宜柠咬着牙齿,撑着臃肿的身体起来。

她哪里有什么心情修养,满心思都是之前听到的话。

他在收购叶家的股份,他这是要一步步的逼死叶家!

“让开。”叶宜柠支撑着起身,手托着肚子才舒缓些,赤足直接往门口走。

“去哪里?”

裴源皱眉,弯腰把她抱起来,重新的放在床上。

站在床侧,垂眼,有些居高临下的压迫。

“你身体不适合乱走动,要是出意外的话,谁也保不了你。”

每个字都冷沉沉的,有些不虞。

熟悉的味道裹挟而来,带着淡淡的烟草味,曾经最熟悉不过的味道,最熟悉不过的眉眼,却看着格外的陌生。

鼻子有些酸,可她扬起下颌,“我想知道,叶家现在怎么样了,你是真的要吞并叶家?”

手死死的抓着床单,紧张害怕。

怕听到叶家已经破产的事情,怕她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法挽回局面,怕……

裴源略微敛眸,情绪冷沉邃深,看不出来任何的破绽。

依然嗓音凉薄,“如果你肚子里的孩子出问题,那我就不能保证叶家的安危了。”

他的指腹有些粗粝,轻轻的划过隆起的腹部。

手挪开,眼里也没多少的波动。

他手划过的时候,叶宜柠一直绷着身体,忍不住喃喃,“是因为林敏,你才对付叶家吗。”

“可那也不是我爸爸的错,是我非要嫁给你的。”

他本来轻抚的手,骤然顿住,眼底也像是酝着腥风暴怒,嗓音骤沉,“你没资格提这个名字。”

仅剩不多的温情也被彻底的碾灭,整个屋内气氛诡异的冷沉逼迫。

他直起身,眼里只剩下一片冷意,“你再胡闹,那就让叶家给你做陪葬。”

说完,丝毫没留恋的转身,背影冷漠疏离。

“我跟你说过,当初是她开车撞向我,才会意外死亡的,跟叶家根本没关系!”

裴源的脚步顿住,不过几秒,重新抬脚离开。

果然如此。

叶宜柠自嘲的笑了笑,紧攥的手心摊开,里面是一张被捏的不成形的旧照片。

上边的女人扎着马尾,清纯不谙的笑着,身边靠着的男人眼里满是怜惜,甚至比后边的阳光还要刺眼。

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林敏,当初出车祸死了,一尸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