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悬疑小说 > 林白宋珍儿小说免费最新章节

林白宋珍儿小说免费最新章节

时间:2019-08-13 10:39:07来源:轻叶小说网

林白宋珍儿小说免费最新章节在哪看?轻叶小说网带来小说仵作经by赵半仙全文阅读,作者“赵半仙”。该书主要讲述了:我家是三十二代青帽杵作,留下一门密不外传的手艺,开殃榜,通往阴阳路上的放行书......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林白宋珍儿小说》在线阅读<<<<

林白宋珍儿小说免费最新章节

“哎,卧槽。”

我那叫一个大惊失色,忙不迭往后退了一步,却没有想到这后面还有黑纱帐,整个身体往后倾带动着这黑纱帐随之一倾,整架倒了下来。

不过那尸体却还是僵僵的半坐在那,双手直勾勾的举着,五官口嘴都往下滴答着墨绿色的尸液。

我这才想明白过来,刚刚我们都以为是这尸体诈尸了,其实不然,这尸体肚子里面有大量的腐.败气体,前面没掀开被子的时候一直都被挤压着,不得释放。

这一把被子打开,身子估计不小心被我晃动了一下,这肚子里面的气体那自然而然的炸开了,所以这尸体才一下子弹了出来。

我这么一通解释,无念这才恢复了神色,把他那一串佛珠给收了起来,看了我一眼道:

“阿弥陀佛,赶紧看好,开殃榜走人。”

现在这尸体半坐起来,并且顶上的黑纱倒了,顿时之间光线明朗了不少,我这才看得清楚,原来在这姑娘脖子的位子上有一条不粗不细的红色勒痕。

不过很奇怪的是在这勒痕旁边并没有产生什么尸斑,但是有很严重的淤血痕迹,看上去不像是死后人为造成的,估计八.九不离十,这姑娘是上吊自杀的。

眼前这种情况,那我也是实在不想在这地方多呆了,既然这死因凿凿,我也不敢做太多犹豫,二话没多说退出了床边,从公文袋里拿出了笔墨纸砚,开始写殃榜。

这殃榜就是一张黄表纸,折成三折,在上面写下死者生八字死八字,姓名字号,出生于何州何郡,地址家乡,死因何详。

在最后一折纸上要专门换笔,用朱砂笔写上东岳泰山天齐仁齐大帝,承天鉴国司民升福明灵王,监察司民城隍威灵公,三司通判,黄泉路通,百无禁忌。

随后要在这三处名姓上盖上各自大印,这一份殃榜才算是有效,等到了黄泉路上,这一张纸也就成了鬼魂的通行证。

我按照无念给我的资料写在了这殃榜上面,原来这女的叫做宋珍儿,名字倒是写的可爱,这谁家的孩子不是自己父母的珍宝。

“宋珍儿,年二十一,死于绳索悬梁,命中投环之劫,脖上有伤,长 一尺盈余,粗细两毫,验明正身,三司目校,早下黄泉,一路畅通。”

我举起殃榜,按照规矩把殃榜上面的死因对着尸体念了一遍,这也算是给死者一个交代,只要这死人不吭声,也就表示这死者也表示同意。

其实这也就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的事,这尸体都死了还能说出话来不成,我一直都不相信,草草的把这一句话给念完,从公文包里取出三枚大印就准备盖在纸上。

可是这盖到第三枚印章的时候,突然之间竟然隐隐约约的传出了一声呜呜的声音,听了我不由一愣,但是也没多想,正准备继续盖印,却发觉一股子凄厉的哭声,竟然越发的清晰。

那声音就在我耳膜里面游荡着,我心里面一阵犯嘀咕,问无念道:

“你听见什么声音没有,像是有人在哭的。”

无念皱了皱眉头,道:“别乱讲话,我怎么没有听见,该干嘛干嘛。”

我耸了耸肩,谁让人家是老板呢,伸手把最后一个印章盖完,递到了无念的手上。

这一切做完之后,我这才算是深呼了一口气,比无念都快了一步,走出了屋子。

没想到那中年夫妇两口竟然就在门口站着,看到我出来了,伸手就给我递上了一个大红包。

“您辛苦,见红发财。”

我听的一乐,这红包里厚厚的一摞,看样子是要比之前说的2000块钱的尾款还要多出不少,那赶紧美滋滋的收到了口袋里。

这两口子没有在这门口多呆的意思,带着我们两个人下了楼,我这洗过手之后,才想起来问道:

“忙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先生您怎么称呼,这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实在是失礼。”

这对夫妇听到我说的话,微微一笑道:

“我姓柳,柳劲松,这是我太太袁洁。”

我听罢只是点了点头,确觉得有些怪怪的,但是说不上来,柳劲松冲我笑了一下道:

“这小女归天,请先生您帮了这么大的忙,不过这家里面太乱,实属招待不周,还请您多多见谅。”

他这么一说,算是把我给点醒了,我一做白事的,拿钱办事,做完之后还在人家家里逗留,那也不算是规矩,赶紧微微一笑道:

“可不敢这样,这拿钱办事理所应当。”我拱了拱手,那意思就是告辞,这夫妻两个倒也没有挽留我的意思,无念用眼神示意了我一眼,让我滚蛋。

这钞票到手才是最正经的,我没多说别的,跨起装家伙的公文包扭身打开大门,就走了出去。

说来也是奇怪,这门竟然就跟自动门一样,我前脚才走出去,后脚咣的一声,这门竟然自己合了起来。

外面太阳正当空悬着,但是我身上突然感觉冷了一下,甚至不由自主的跟着打了一个摆子。

“他娘的,下回再也不来这鬼地方了。”我脑袋里面一想起刚刚所看见的尸体还有凭空出现了哭泣声到现在为止还心有余悸,总觉得怪恐怖的,不过想想一趟赚了大几千块钱,心里还是美滋滋的,索性豪气一把叫了辆网约车,打的回市区。

要说还得是富人区好叫车,而且竟然还打了辆雷克萨斯ls,我上车都差点惊了,问司机这车少说怎么也得五六十万吧。

这司机瞟了我一下,一眼就看穿我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道:“这车18年350豪华版,开票价90万,我这也是闲着没事开着玩,没想到一出家门就有人叫车,咱们两个也算缘分。”

我看了一眼面前这哥们,一身名牌,而且年纪特别年轻,突然想起来这前一段时间网上有说有些富二代开豪车去当网约车,专门就是为了勾搭漂亮妹子,难不成这哥们就是这个主。

没等我说话,这司机哥们儿乐呵了一声,又道:“看这样子应该是来这办事的吧,这地方都是刚盖的别墅区,装修吗。”

我摇了摇脑袋,这份职业不知道该怎么跟人家解释,只能勉强的笑了一声回答道:“办白事的。”

“哦。”这人听到我这话,有点没法接话茬,只是勉强的应了一声,但是我可以分明的感觉到这哥们脸色有些变了。

难不成这看不起我这份职业,我不由有些尴尬,两个人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等到我下车的时候,这哥们突然拉了我一把道:

“兄弟,回去照照镜子,你的脸有点黑。”

“神经。”我总感觉他这句话说的怪怪气的,没多大去理会,扭头就进了店。

我这家店不大,上下两层二十来平,上面住人,下面生意,一面靠墙的位置上面全挂着八卦镜轩辕镜,桃木剑平安符一类的宗教用品。

或许是被司机刚刚的那句话来了个心理暗示,下意识的我竟然靠到了一面八卦镜上,照了一下自己的脸。

一照不要紧,我哎呀了一声,那一张脸还真有点黑,倒不是,平常说的那种跟刷了锅底灰一样的黑,而是属于皮底范青,特别是印堂上面一整块黑漆漆的像是攒了一朵乌云。

这感觉如果名奇妙的竟然有点像是我今天上午从宋珍儿身上看到的尸斑一样。

“塞林木……”见到这个景我暗自叫了一声晦气,之前有听老人说过印堂发黑,那属于大凶之兆,只有两种人会有,要不然就是冲撞邪崇,气运较衰,也就是倒霉走背字,恐怕会有一场大劫难。

这其次的那就是将死之人,身上三魂七魄都走了一半了,印堂无光保准玩玩儿。

我这二十啷当血气方刚总不可能是这两类人其中之一吧,可是想到这印堂,又想起来前头听到的那股子哭声,总觉得心里毛毛的。

好在我这店里面有准备出售的十几尊佛像,都是正经在庙里面开过光的,有道是临时抱佛脚,也是图一个心理安慰,我想都没想跪在橱窗面前,给这里面的佛爷结结实实磕了个响头。

并且我还讲究三拜九叩的大礼,口中很是讲究的说道:

“各位佛爷在上,这弟子我虽然说平时也不怎么搭理你们,但是也在实实在在的给几位爷找个好主家,现在弟子我好像是被什么不干净东西给撞上了,这几位爷的佛脚可得给我抱抱。”

说完话,我又是很虔诚的磕了几个头,可是我还没等抬头,突然之间就听见头上的橱窗里好像是什么东西裂开了,发出了十几声脆响。

就在抬头的一刹那,砰的一声一个东西结结实实的落在了我的头上,我一摸竟然是一颗木头雕成的佛头。

当时我就愣了一下,那佛头斩断处痕迹鲜明,像是刚刚掉的,抬头一看橱窗上摆着的那十几个佛爷的塑像,不管是木头的还是陶瓷的都在脖颈处出现了一条统一清晰的裂缝。

轻轻一碰这些佛头全都从身上落了下来,来了个人头落地。

我一见这个景,浑身上下跟通了电似的,说不出来这是什么感觉。但是脑海当中立刻传出了一句话。

“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塞林木,草鸡迈的。”这回我是真被吓到了,忍不住冲着这几尊没有脑袋的佛身子大骂了一声,为了眼不见心不烦,用塑料袋把这几尊塑像装好,全扔了在店门口。

弄完这些,天已经擦擦黑了,这殡葬用品店一般天亮即开,太阳落山就关店,我见这天也黑的差不多了,索性关门上板。

就在这门要合还没合的时候,隐约之间我似乎就听见有人在我耳边问了一句:

“我可以进门吗?”

那声音很低沉,但是字迹清晰听得出来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啊?”

这句话有些突如其来,我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啊了一声,可是当我的声音刚出口,那女孩子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一股风透过还没有完全合上的门缝刮了进来,吹得我浑身上下凉飕飕的。

我浑身上下起了一丈的鸡皮疙瘩,寒意顿生,不知道是不是人的天性就这样,一害怕我就赶紧包被窝里去了。

不过包进被窝里之后这种感觉倒是顿时减退了不少,出于恐惧和紧张的压力,躺在床上之后放松精神,渐渐的我竟然沉睡了下去。

我这人睡觉从来不做梦,但是这一宿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闭上眼睛,竟然发现自己就坐在这宋珍儿的尸体身边。

更为紧要的是,这宋珍儿的尸体竟然坐得起来,就像是昨天挺尸一样,那双角膜乳化只剩下眼白的眼睛白茫茫的盯着我。

“林白,我肚子里有东西,帮我拿出来好不好。”

“大姐,别闹好吗,这殃榜都给你开了,安心上路不好吗。”

在梦境里我就觉得裤裆一热,有股暖流差点出来了 ,谁知道那宋珍儿压根就不听我这一套,那双流出绿水,甚至已经僵化长出蛆的手扣在了我的脖子上。

“要是不帮我拿出来的话,我可带着你一块走了。”

这一句话说完,声音戛然而止,我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这个才发现被子已经湿了一块,不过好在不是裤裆的位置,是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记得了吗,咱们两个之间说的话。”

正在我以为是虚惊一场的时候,还有同一看,斜对角放的衣冠镜上竟然凭空露出了半个人头,披头散发,整个五官流出一股子血水,滴答滴答的声音在半夜听的格外清楚,攥着镜子的底部流到了地板上。

我浑身上下发毛,顾不得多想举起床头柜旁边的手机朝着这镜子砸了过去。

砰的一声,镜子碎成了雪花,声音也没了,但是打开灯一看,那从镜子流下来的血却是丝丝分明,在地板上形成了一滩血泊。

我的眼睛告诉我这一切不是在开玩笑,宋珍儿真成鬼魂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冷静下来之后,仔细的想起昨天看见了那只尸体,脖子上面的确有勒痕,虽然伤痕不大,但是能从我目测判断的死因,这的确是非常重的一条。

可是宋珍儿却告诉我她肚子里面有东西,难道这死因在她腹腔当中,可是这些那不是我能够判断的,毕竟我一个开殃榜的,没有解开人家衣服的进行尸检的资格。

唯独有一点,这按照平常来说,这找我开殃榜的死者家属都会给我一份权威的法医检测报告,让我照着里面填,这家人为什么没有,难道这宋珍儿的死压根就没报过案。

还有这宋珍儿的父母姓柳,姓袁,为什么唯独她姓宋,难不成这人压根就不是他们家闺女。

仵作经

仵作经

作者:赵半仙类型:悬疑小说状态:连载中

我家是三十二代青帽杵作,留下一门密不外传的手艺,开殃榜,通往阴阳路上的放行书,城隍开口,百无禁忌,死人起身,一见发财。   死去的女孩为何腹内藏金,身着红衣,半夜僵起的尸体为什么能口吐人言,三枚大印,一张黄纸,生身不能断,死后有真相。   一桩桩藏在尸体之下的亡灵真相,将由一张张殃榜从我的手上解开。   富贵在天,生死不由命,看到见的是皮囊,看不见的是灵魂,归往何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