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最是情深不寿最新章节

最是情深不寿最新章节

时间:2019-06-12 17:26:52来源:轻叶小说网

最是情深不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由轻叶小说网给大家带来,《最是情深不寿》是网络作者“金莺”原创的一本情节非常经典的小说,主要主角是甄子倩韩明尧,喜欢《最是情深不寿》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最是情深不寿》在线阅读<<<<

最是情深不寿最新章节

不得不说,韩明尧眼光毒辣,他看上的衣服似乎是为我量身定做的,我穿上之后,售货员眼里露出了羡慕的目光。

她们惊喜地告诉韩明尧:“先生,你女朋友穿上这身衣服,真是太美了,比明星还要美。”

韩明尧看着镜子里的我,目光没有移开,但他却说:“不好意思,她不是我女朋友。”

售货员的脸立刻就变了,看我的眼神里多少有些鄙视。

小三,情.妇都是她们鄙视的对象。

我沉默着不说话,韩明尧让她们把衣服包起来。

“怎么说你两句,你就不高兴了?”

回酒店的路上我心情低落,一直呆呆地看着窗外,韩明尧跟售货员说的那句话,明显是想侮辱我。

他说的是事实,我是他的情人,可我接受不了他和别人一起嘲笑我。

“我不敢,你高兴就好。”在电梯里,我仍旧跟韩明尧置气。

进了房间,我坐在沙发上,独自待着,显然这不是一个合格情人该有的态度!

韩明尧让我把新买的衣服穿上,我旧衣服换下来。

我闷声照做,新衣服比旧衣服更舒服,穿在身上也更亮丽,可我还是喜欢旧衣服,那对我来说,不仅仅是一件衣服。

韩明尧把我的旧毛衣仍旧了垃圾桶。

我的委屈和怒气再也控制不住了:“韩明尧,你干什么呀,谁让你随便仍我的衣服?”

韩明尧居然把毛衣往垃圾桶里踩了踩:“这是我的旧物,我送给我女朋友的,甄子倩,你已经没这个资格在穿它。”

韩明尧这句话是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闻言,蹲在地上,放声大哭,几年来挤压.在心中的委屈一股脑的倾泻而出。

韩明尧你知不知道,我已经失去了你,我们之间再也没有可能了,我连一件旧毛衣都不配拥有吗?

我从来没有在韩明尧面前这么失态地痛苦过。

以前我们在一起,他总是想方设法逗我笑。

我蹲在地上,抱住自己,越哭越激动,全身发麻,头晕眼花。韩明尧不得已,蹲在来抱住我,轻轻地拍着我的背。

结果是,我俩滚到了床上。

曾经他在这家酒店,真心守护喝醉的我,舍不得碰我。

现在他动作熟练地进入我的身体,一遍又一遍折磨我。

韩明尧,如果我们不能在一起,我愿意把自己放逐一辈子,而你,一定要好好地待在天堂里,过你自己本该的生活,你的成就不应该因为我而止步不前。

我抱着韩明尧,亲着他,他回以我同样的热情。

我全力地给予,他全力地索取,这场淋漓尽致的欢爱持续了整整两个小时。

最后我累得瘫倒在床上,韩明尧抱我去洗澡。

第二天我还睡着,就被他弄醒,迷迷糊糊之中,我圈住韩明尧的脖子,同他一起沉.沦进无尽的深渊。

在酒店吃完早饭后,韩明尧告诉我,他这次来B市主要是为了参加一个慈善晚会,顺便在晚会上与一个行业大佬搭上话,邀他一起做地产开发。

我知道,韩明尧的项目遇到了资金瓶颈,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他这么费心地找资深的业界投资人呢?

晚上,他带我去了一个慈善晚宴,这是一个规模浩大的慈善晚宴,我们在电视上经常可以看到的那种。

场内,觥筹交错,我跟着韩明尧,一步也不敢离开。

韩明尧找到了他想要的人,一个60多岁,两鬓斑白的大叔,那人一看就是有前人,身穿高档的西服,手上带着百万级别的腕表,谈吐特别绅士。

韩明尧以小辈儿的姿态跟他问好,两人一起交流。

这位投资人姑且称为贾先生,韩明尧和他相谈甚欢,就在我以为韩明尧的资金问题会顺利解决的时候。

贾先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搞得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贾先生让韩明尧借一步说话,韩明尧让我待在原地不要动。

不一会儿,晚会上响起一声尖叫,不远处有人扭打起来。

我一看是韩明尧,他把贾先生打到在地,狠狠地踹他。

贾先生避之不及,韩明尧这是要把人往死里打。

我拨开人群,用尽全身力气,拽住韩明尧的胳膊,他才停下来。

因为愤怒,韩明尧额头上青筋暴起,刚才还风度翩翩的贾先生,现在满脸是血躺在地上。

有人把贾先生扶起来,韩明尧还想打他,他真的太冲动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这场马上要开始的慈善晚宴要在电视直播。

贾先生捂着被打肿的眼睛,指着韩明尧的鼻子大骂:“臭小子,你居然敢打我,我的钱就是烧了也不投给你!不就是一个女人,我借过来睡两天怎么了?”

韩明尧挣开我,冲出去,一脚把贾先生踹在地上,这一次,贾先生就是内脏无损,也得断两根肋骨。

韩明尧拉着我的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慈善晚宴,主办人还竭力挽留。

这时我才知道,以韩家的财力,韩明尧根本不用怕贾先生,贾先生根本不是韩家的对手。

贾先生投资的条件很简单,让我陪他睡几晚,韩明尧愤怒之下打了他,这是不是说明他心里还有我?

深夜在酒店柔软的大床上,韩明尧在我身上发泄着白天的愤怒。

他说了无数遍:“甄子倩你是我的,说也不能跟我共享你,你永永远远是我的。”

我闭上上眼睛,承受着韩明尧的狂风暴雨。

“韩明尧你知道吗?我的心早就给了你。”那一晚我也很疯狂,把所有说不出口的深情全部用肢体语言来表达。

回去的路上,韩明尧第一次跟我谈起了他的家庭。

虽然我几年前早已经从他妈妈嘴里了解了,但我仍旧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安静地听着韩明尧讲述。

韩明尧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他.妈妈独自一人支撑着韩家,并且把韩家做成了江北在最大的地产商,在全国各地都有项目。

这次韩家在当地开展地产项目,也就是正阳哥家的拆迁工程,浩大的过程占据了韩氏50%的流动资金。

韩明尧想投资发展系能源,需要一笔数额巨大的资金,他.妈妈顾淑芬不支持他开发什么新能源,并且把公司剩余的钱投到了另一个项目上。

顾淑芬对韩明尧说,如果他想干新能源,等手上的项目结束,所有利润都可以拿来给他做新能源。

而等韩家这两个大项目盈利,也得等上三五年,韩明尧等得起,日新月异的技术等不起,所以他才找那位投资界很有名的贾先生拉投资。

没想到贾先生是个老流氓,这下,因为我,韩明尧拉投资失败了。

可是我觉得他并不是很难过,反倒很平静。

韩明尧讲完所有的事情后,我问他:“难道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了吗,能不能再找找别的投资人?”

韩明尧摇摇头:“我亲表哥都不帮我,也指望不上别人。”

“亲表哥,是顾嘉辉学长吗?”我因为好奇,语调提高了八倍。

顾嘉辉是我和韩明尧感情的见证者,是在学校是给我帮助最大的学长。

韩明尧点点头。

我丧气地说:“慈善晚会上你太冲动了?”

韩明尧睥睨着我,一副别不知好歹的样子:“难道你想陪他睡觉?”

韩明尧的话让我语塞。

我沉默了几秒钟,转移了话题:“那你还能找到投资吗,还有别的办法吗?”

这次,换韩明尧沉默了,良久后,他看着我的眼睛说:“有办法,我接受家族联姻,娶薛敏。”

薛敏,薛家独生女,薛氏唯一继承人,财力只比韩明尧家弱那么一丢丢。

韩明尧这句话让人口干舌燥,心跳加快,他要娶别的女人,我亲耳听到他说要娶别的女人。

原来我会这么慌张,这么无措,这么在意……

我想哭,却流不出眼泪。

我极力控制着自己的真实情绪,压抑着内心波涛汹涌:“那,恭喜你了,听说她很漂亮。”

我脸上每一块肉都在因为伤心颤抖。

韩明尧轻笑,“是漂亮,不过别以为我会放过你,我就是娶了别的女人,我也得霸占着你。”

韩明尧的笑带着寒意和蔑视。

我问了他一个很想问的问题:“韩明尧,你爱她吗?”

我从没有问过,在我们分开的这几年里,他有没有过别的女人,不过看样子,应该没有吧。

韩明尧认真起来:“我只爱我的妻子。”

言下之意,谁嫁给他,他爱谁。

曾经,韩明尧无数次许诺过,要给我一个家,给我一个盛大的婚礼。

我真的忍不住了,渐渐红了眼眶:“韩明尧,我想嫁给你的女孩子一定会很幸福。”

这句话我自己听着都酸溜溜的。

韩明尧冷着一张脸:“那是自然,当情人永远体会不到当妻子的快乐。”

他的话像一把刀子,刀刀插在我心头。

我假装靠着座椅睡着了,眼泪自由自主地顺着眼角滑落,这样也好,我不必再猜韩明尧的表情,从此以后我也要学会不对没有可能的事情抱希望。

装睡最后我真的睡着了,还梦见了韩明尧,我醒来时,车子已经下了高速。

在梦里我一直哭,醒来时,衣服一边的肩膀是湿的,脖子里也有泪水,梦里哭现实也哭。

韩明尧把车开到公寓楼下,他说:“你先上楼,我晚点过来。”

晚上十点半,韩明尧回到公寓,我洗了澡,坐在沙发上看书,一晚上我的心都没静下来,我一直在想薛敏,甚至百度了她的详细资料,最后得出了她和韩明尧简直是天生一对,多么令人心塞的结果!

韩明尧见我窝在沙发里看书,他停在玄关处,认真看着灯光下的我。

我放下书,小心翼翼地迎上去。

今晚的韩明尧格外沉默,他紧紧地抱着我入睡,我的头靠在他的胸膛上,听到的是强有力的心跳声,在这寂静落雪的深夜,像极了失败骑士的呜咽声。

第二天天还没亮,我被韩明尧身体力行的挑.逗叫醒,虽然我在床上上是个新手,但我尽力迎合韩明尧,在心爱男人的身下,再蠢笨的女人也会散发光彩夺目的妩媚。

韩明尧似乎很享受,他前两咬在我肩头的牙齿印留下一片青紫色,现在摸上去还有点疼。今天做完之后,韩明尧破天荒地在我肩头吻了又吻。

韩明尧很早就起床了,洗漱完毕之后他去了小书房,虽然我被他折腾得很累,但我还是硬撑着起床,为韩明尧做早餐。

现在,我和韩明尧在一起的每一刻都将成为我生命中最美好时光。

以后,他和薛敏结婚了,我就是逃,也一定要退出韩明尧的生命。

从B市回来后的几天里,我和韩明尧倒是过了几天平凡的日子,我们像一对普通的小夫妻,白天韩明尧上班我在家操持家务,晚上他回来,我们一起入睡。

偶尔我会打电话给婆婆和彤彤,我骗他们我去出差了,得好久好久,不过我一定经常回来看她们。

终于,五天之后,周一的下午这天,打破了我竭力维持的平静。

韩明尧没去公司而是留在公寓,他让我给他挑一套休闲的西装和一双高档皮鞋,并且让我给他做男士基础护肤。

韩明尧本来就长得帅,这一打扮就更帅得不得了,像是从杂志里走出来的模特。

平时韩明尧出门上班或者办事,我从来不多问为什么。今天他说不在家吃晚饭,他出门之前,我多嘴了说了一句:“你今天格外帅,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我含笑站在门口,仰望地看着韩明尧,他似乎是我结婚多年的丈夫。

韩明尧冲我一笑,明朗魅惑,眉宇间是抹不开的深情:“我去见我的未婚妻,在家等我回来,甄子倩,你得到的是我的身体,我的心当然会交给一个值得托付的女人。”

我眼见韩明尧眼中的神采一点点消散,明朗换成阴霾,魅惑变得狠毒,他一字一顿告诉我:“甄子倩,这不正是你想看到的结局,满意吗?”

幸亏有门框支撑,不然我一定倒下。

最是情深不寿

最是情深不寿

作者:金莺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B市城中村,寒冬的早晨,窗外天刚蒙蒙亮,安静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嘈杂声。 正阳的葬礼刚结束,我几天没合眼,最盼望的是睡个安稳觉。 外面的争吵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我的耳膜。 婆婆急匆匆地跑到我房里,掀开被子冲我哭嚷:“子倩,别睡了,胡丽华撞咱家门呢!” 胡丽华,正阳的前妻? 我一个翻身坐起来,匆匆套上衣服,轻轻地关好门,生怕吵醒了睡梦中的彤彤,跟着婆婆往院子里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