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最是情深不寿by金莺在线阅读

最是情深不寿by金莺在线阅读

时间:2019-06-12 17:24:46来源:轻叶小说网

轻叶小说为大家带来最是情深不寿甄子倩韩明尧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的精彩内容,这是一部剧情非常虐心的都市虐爱题材的言情小说,男女主角甄子倩和韩明尧在作者“金莺”的笔下,为我们演绎了什么是虐到极致的爱恋故事,喜欢这本小说的可以来了解下!

>>>>《最是情深不寿》在线阅读<<<<

最是情深不寿by金莺在线阅读

我垂头丧气地坐在沙发上,不安地整理着垂落下来的头发和乱糟糟的衣服。

韩明尧的话让我的脸更红了,从来没有一个男人在我面前这般直白地说出这等暧昧的言语。

韩明尧是第一个,他在气什么?我从来没有跟别的男人做过什么过分的举动。

但是那一刻我的脑袋很晕,脑抽筋地顶了一句:“你说的都对,不过正阳哥的技术比你好多了!”

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我这不是明摆着激怒韩明尧给自己找罪受吗?

但是韩明尧非但没有不生气,反而笑了,表情里掩藏不住得意和嘲讽:“你长本事了,甄子倩,敢骗我!他技术好,那为什么在我碰你之前你还是处女身?”

这下轮到我哑口无言了,一时间我也想不出什么有说服力的借口。

我抬头,怯生生地朝韩明尧看去,没有看到我想象中的怒容,反而看到了一张春风得意的笑脸。

真的很帅,是我记忆中的韩明尧。

韩明尧迎上我的目光,霸道自豪地说:“甄子倩,不管怎么说,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当然也是最后一个,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

我……

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韩明尧踹开茶几,在我身边坐下,白色的纯皮沙发把他整个人衬托得更加帅气明朗。

我不由自主地浑身哆嗦,悄悄地往另一边移动了一点。

韩明尧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他眼里有星辰,但已经不是我少年时看到的那般明朗。

我被他盯得毛骨悚然,韩明尧一开口,说的话惹人恨,他居然问我:“当过别人情人吗?”

我咬着唇,因为愤怒,咬牙切齿,整张脸皱的像一个刚出炉的小笼包:“你胡说什么,韩明尧你别欺人太甚!”

韩明尧眼睛亮亮的,透着精明:“凡事都有第一次,没当过就没当过,我只是问一下而已,毕竟你甄子倩的人品有待考证。”

当初我一声不响决绝地跟韩明尧分手,分手的原因是我移情别恋,也许这是他说这番话的原因吧。

我什么也没说,等着韩明尧下一步动作。

韩明尧挑了挑眉,眼睛盯着我的脸,好像盯着一块肉:“子倩,你我是旧相识,我给你个面子,就不签什么协议了,但你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否则……”

他没有把后面的狠话说出来,垂眼看我,直接说出了三个条件:“第一,随叫随到;第二,眼里只能有我一个男人;第三,我的要求一概不许拒绝!”

这简直是霸王条款!

“韩明尧,你别欺人太甚!”我颤抖着嘴唇,无力地指责道。

韩明尧搂住我的腰,笑道:“甄子倩,别忘了是你自己爬上我的床,我可没逼你!”

事到如今,我就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除了答应韩明尧提出的无理条款,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不过我庆幸与我有这样见不得光关系的男人是韩明尧。

我使劲儿,却挣不脱他的怀抱,只好如蚊子哼哼一般地说了句:“我答应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只要你能保护好彤彤。”

韩明尧放开了我,他面色阴晴不定。

“没想到你这么无情无义的人,会为了一个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女孩,如此牺牲自己,甄子倩你这么有爱心,当初为什么不可怜可怜我,一走了之,你知道我现在有多恨你么?”韩明尧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异常激动,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眶再度泛红。

我心存愧疚,对,是愧疚,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韩明尧找不到我时候的样子,他那么爱我,当时一定发了疯一样的找我吧。

我没说话,沉默地地下头,一缕发丝又垂落下来,正好遮住我惊惶无措的脸。

韩明尧突然靠近,狠狠地咬住我的耳垂,剧烈的冷痛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却忍着不叫出声。

几秒钟之后,韩明尧松开了嘴,他用带着玩味的语调说:“我恨你,恨不得把你生吞活剥了,甄子倩,落到我的手里,成为我的女人,是你逃不开的宿命,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命运!”

韩明尧字字句句像是咒语,沉重地落在我心头。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没有放下我,但是曾经炽热的爱已经变成了浓烈的恨,我预感,这份恨意会伴着熊熊欲火将我燃烧。

“韩明尧,你知道吗,只要能在你身边,哪怕让我做那扑火的飞蛾,我都心甘情愿。”我望着韩明尧,默默地说出这句话。

这样的心里话,只能在内心深处辗转,却永远不可能说出口。

我没有忘记,韩明尧母亲对我的劝导和侮辱。

她说,她儿子生来闪耀,但绝不是为了照耀我这种垃圾而生!

她还说,她儿子需要一个门当户对的伴侣,而不是徒有几分姿色的乞丐!

这是横隔在我和韩明尧之间最大的障碍,无法跨越的鸿沟,也是我逃避的理由。

只是这一切不应该让韩明尧来承受,我和韩明尧谈恋爱时,他说过,以后我要是嫁给他,他妈妈那么爱他,一定会把我当做亲生女儿来疼爱。所以我希望他这辈子什么都不知道,把我当做负心人就好。

陷入沉思的我眼神里流露出无尽的悲伤,并没有注意到韩明尧脸色的变化。

韩明尧十分不快地说:“怎么,想你死去的丈夫了?我刚刚说过什么,你可别忘了!”

我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我知道。”

但是韩明尧你从来不知道,自始至终,我眼里只有你一个男人啊!

韩明尧冷冷地甩脸:“知道就好,甄子倩,我也不会亏待你,除了帮你摆平麻烦,我给你一张信用卡,额度无上限,你想刷多少就刷多少!”

说着,韩明尧不知从哪掏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递到我手里。

我只问了一句:“这钱都是你自己挣来的?”

韩明尧脸上有掩饰不住的骄傲:“那当然。我一天挣的钱比你一辈子挣得都要多,怎么,你后悔离开我了?”

我苦笑地附和:“很高兴你有这么大的成就,有钱人不是那么好当的,你别太累了。”

韩明尧大概没想到我会这么说吧,他一时无措。

我环顾酒店四周,想要打破尴尬:“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我发现,说出这句话之后,我也很尴尬,我和韩明尧这算什么?

韩明尧挥挥手,别着脸没看我:“你走吧,快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韩明尧可能哭了。

我的心猛然一疼,如果这世界上还有谁能牵动我全部身心,那这个人一定是韩明尧。

至于他为什么哭,我猜不出来,但肯定不是为了我,他那么恨我。

我简单整理了一下,穿上风衣出了门,我手里攥着的,是韩明尧塞给我的银行卡。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花韩明尧的钱。

我小心翼翼地把银行卡放进风衣的口袋里,出了酒店大门,拦了一辆出租车。

如果我当时回头看一眼酒店窗口,我就能看到韩明尧站在窗边,看着我,泪流满面。

可是我没有。

回到家中,婆婆在打扫卫生,彤彤正在睡觉。

婆婆见我回来,急忙拉住我的手:“倩倩,你去哪儿了?”

我连忙说:“妈,我出去找了一个朋友,他能帮我们摆平胡丽华的纠缠。”

婆婆满脸愁容,唉声叹气:“咱们是平头百姓,斗不过那帮恶霸的,倩倩为难你了……”

说完,婆婆泪眼婆娑地望着客厅门口,正阳的骨灰盒。

枣红色的骨灰盒已经被胡丽华摔烂了。

我接过婆婆手中的扫帚,放在墙边,安慰到:“妈,别难过了,明天我和你一起去修缮正阳的墓地。”

婆婆小声地哭起来:“我这个苦命的儿啊,死了还不得安生,是妈不好,让我的儿受这样的罪,九泉之下不得安生……”

相处多时,我立即明白了婆婆的话,她咽不下这口气,有苦于自己力量弱小,没有办法帮正阳哥出这口气。

我脑袋一热,承诺婆婆:“妈,你放心,很快我会让胡丽华一家人到正阳的墓前磕头赔罪。”

我也咽不下这口气,在古代,挫骨扬灰是酷刑,也是对一个人最大的侮辱,我是真没想到胡丽华能够混蛋无赖到这种地步。

可悲的是正阳哥还那么爱她。

婆婆听了我坚定的言词,劝慰到:“倩倩,你可别冲动,这个家没有你可过不下去,咱别去跟那些流.氓一般见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们迟早会遭报应!”

婆婆是个善良的中老年妇女,她信奉最朴素的生活哲理,只是恐怕还没等到恶人遭报应,婆婆就会郁郁而终。

这件事,始终是她扎在她心头的刺,一天不报仇,婆婆就会一直伤心。

我攥紧拳头发誓,一定要让胡丽华一家人和她的情夫,跪在正阳哥墓前道歉。

婆婆说得对,我什么本事也没有,也拼不过那帮无赖,我能依靠的只有韩明尧。

希望韩明尧能够帮我。

晚饭时,婆婆炖了莲藕排骨,飘香四溢,彤彤最喜欢吃了。

小家伙自己坐在餐凳上,有滋有味地啃着,我和婆婆安静地吃着各自碗里的食物。

婆婆突然问我:“倩倩,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还有正阳住院花的钱怎么还?子倩你放心,只要拆迁款一下来,妈立刻把钱给你。”

婆婆这是怕我一走了之。

我笑着说:“妈,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正阳哥欠下的医药费我的工资可以还,分期慢慢还。事情忙完了,我得去上班,您在家照顾彤彤,我下班后给你们做饭,再过两年,彤彤就能上幼儿园,您也就轻松了。”

婆婆被我这一番话说得掉了眼泪,她还嘴硬说是让蒸汽熏到了。

我和正阳妈妈没有寻常人家的婆媳矛盾,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不爱正阳。

不爱正阳,反倒能够和婆婆相处,即使她有时候偏向正阳,我也不在乎正阳哥的态度,自然少了许多事。

我从小是孤儿,所以到了正阳哥家之后,我打心眼里把正阳哥的妈妈当做我的亲妈对待。

所以我们名义上是婆媳,实际上的关系更似母女。

真正的婆媳关系是肯定不是这样,比如我,只要一想到韩明尧妈妈的嘴脸,我就能体会到,“恶婆婆”的可怕。

有时候还是没有爱的好,没有爱,也就无所谓恨。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婆婆带着彤彤一起去墓园。

一打开门,吓我一大跳,家门口站着两个西装革履带着墨镜的保安。

两个人块头特别大,一看就不好惹,分别站着我家门口的两边,本来就不大的巷子显得更窄了。

一见到我,两个保镖恭敬地点了点头说:“甄子倩小姐,我们是韩总派来保护你们的,从今天起我们兄弟俩会在这里守着,直到拆迁成功为止。”

另一个保镖补充道:“晚上会换一批人值夜班。”

我瞠目结舌,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婆婆小声问我:“倩倩,谁是韩总?”

彤彤在我怀里安静地趴着,我对婆婆说:“韩总就是拆迁咱们这个城中村的地产商,是大老板。”

婆婆恍然大悟,脸上露出轻松的喜色:“这下胡家再不敢乱来了。”

我也没想到韩明尧会想的这样周全,本来我要去上班,很不放心婆婆和彤彤。

上午修整好正阳哥的墓地,婆婆坐在墓前哭了很久。

我抱着彤彤,看着墓碑照片上正阳哥年轻灿烂的笑脸发誓:“总有一天,我会带胡丽华来你墓前道歉,我会让羞辱过你的人向你忏悔。”

当天下午,我就回公司上班了。

韩明尧派过去的两个保镖可管用了,他们不仅可以保护婆婆和彤彤,而且还能帮忙干家务。

婆婆洗了水果给他们吃,让他们帮你干点活,自己专心带彤彤,这样的操作算是很聪明了,我想韩明尧一定给保镖开了很多钱,他们对婆婆的话唯命是从。

从正阳哥摔倒住院到葬礼结束再到我回公司上班,转眼间,二十多天过去了。

下午,我出现了办公座位上时,同事们都吓了一条,大家纷纷安慰我。

正阳哥是我同事,他在公司的人员特别好,所以老板给了我最大的照顾。

最是情深不寿

最是情深不寿

作者:金莺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B市城中村,寒冬的早晨,窗外天刚蒙蒙亮,安静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嘈杂声。 正阳的葬礼刚结束,我几天没合眼,最盼望的是睡个安稳觉。 外面的争吵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我的耳膜。 婆婆急匆匆地跑到我房里,掀开被子冲我哭嚷:“子倩,别睡了,胡丽华撞咱家门呢!” 胡丽华,正阳的前妻? 我一个翻身坐起来,匆匆套上衣服,轻轻地关好门,生怕吵醒了睡梦中的彤彤,跟着婆婆往院子里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