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最是情深不寿

最是情深不寿

时间:2019-06-12 17:22:22来源:轻叶小说网

最是情深不寿甄子倩韩明尧by金莺张继诶免费阅读由小编给各位带来,最是情深不寿是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主要角色有甄子倩韩明尧,在最近,最是情深不寿小说正式更新了,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最是情深不寿》在线阅读<<<<

最是情深不寿小说

冰凉的刀刃触到脖颈处的皮肤,我心里不是不害怕,但是我忍着不安和恐惧看着男人说:“那是你的东西吗,东西没有,要命我倒是有一条,只怕杀了我,你也活不了!”

胡丽华的人已经在屋里翻找拆迁补偿合同,不过他们别妄想找到!

男人愤怒了,这时胡丽华走过来,她白了我一眼,又安抚男人:“老公你别冲动,咱们的目的是要东西。”

胡丽华看了一眼坐在地上的彤彤,她眼里没有一丝温柔和关怀,然后抬头对我说:“甄子倩,你今天要是不交出合同书,我就把彤彤带走,反正她是我女儿。然后以彤彤的名义告你虐待儿童并且霸占我女儿财产,到时候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我一时哑口无言。

正阳去世了,彤彤的抚养权理应归胡丽华,但是她自私自利到极致,从来没有尽过一个做母亲的责任。

我从小就是孤儿,吃惯了苦,可我不忍心彤彤再吃苦,哪怕她不是我亲生的。

胡丽华真要带走彤彤的话,我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她的彤彤的亲妈。

说着,男人已经去拽坐在地上的彤彤,彤彤吓得哭声都变了。

我推开挡在我面前的胡丽华,向前两步抱住了彤彤,男人奋力撕扯着,我不是他的对手。

婆婆在一旁哀嚎,“你们这群挨千刀的,别抢我孙女,别抢孩子……”

我怕伤到孩子,没再与男人撕扯,彤彤落在他手里,像只受惊吓的小鸡仔。

看到彤彤这样,我发了疯似得捡起地上男人扔下的砍刀,架在胡丽华的脖子上,威胁到:“你放下孩子,咱们一切好商量,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我拿刀的手颤抖着。

男人轻蔑地一下,不屑地扫了一眼胡丽华:“这娘们是死是活,跟老子有毛关系,不过如果你不交出拆迁合同,孩子是死是活得看老子心情……”

胡丽华的眼里闪过惊恐和不可思议……

真是可悲,她为之背叛一切的男人竟然不顾她的死活。

男人拎着彤彤往外走,我只能放开胡丽华,去追人。

结果被男人一把推倒在地,彤彤在他怀里撕心裂肺地哭泣,眼看着就要喘不过起来。

我真的好恨呐!

正在这时,门口有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说:“放下孩子!”

沉稳威严,不容反抗。

饶是凶恶如那男人,也不得不乖乖放下彤彤,一时间,院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西装革履的男子身上。

胡丽华情人移开他壮硕的身躯,我才看清来人……

居然是他!

我的初恋男友韩明尧!

他也是这片城中村的主要开发商。

韩明尧是城中村的开发商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从那时起我一边期盼遇见他,又一遍害怕遇见他,没想到他居然发现了我的存在。

我们曾经真心相爱过,大学毕业前夕,他母亲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韩家家大业大,继承人的婚姻必须门当户对,绝不接受一个孤儿做儿媳,如果我不离开,就让我所有朋友因此遭殃。

我别无选择,只能忍痛分手,骗韩明尧我从来没有爱过他,并且爱上了别人。

我拉黑他的一切联系方式,却不由自主来到他所在的城市,因缘际会之下嫁给正阳。

此时,我趴在地上,经过早上跟胡丽华的打斗和刚才的反抗,披头散发浑身是伤的我,看起来像个流浪的女疯子。

我看到韩明尧之后,立刻低下了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宁愿死,我不愿在深爱的人面前如此狼狈。

韩明尧气场强大,他一发声,现在鸦雀无声,刚才闹哄哄的人立即噤若寒蝉。

他走到我身边,我的余光只能看到他光亮的皮鞋。

他应该特别恨我,恨我抛弃了他,恨我如此绝情……

我以为,他会报复,会无视我,没想到他却伸出手要扶我起来。

时隔两年,再次触摸到熟悉的温暖,我的心猛然一紧,既酸涩又甜蜜。

韩明尧已经褪去了男孩的气息,一身高档西装加身的他,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我低头看自己的脚尖,回避着他的目光,耳边只有彤彤的哭声。

韩明尧突然倾身,附在我耳边问:“小女孩是你的女儿?”

我毫不犹豫地点头。

彤彤虽然不是我生的,可我跟她朝夕相处一年多,早就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

韩明尧的脸色暗下来,他轻蔑地笑了:“甄子倩,你居然背着我,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

这……根本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别让胡丽华他们把彤彤带走。

我内心的焦急显示在脸上,一览无余。

韩明尧走近我,几乎贴着我的身子,咬着我的耳朵说:“陪我睡一次,我答应救你女儿!”

这么无耻的话,他居然能笑着说出来,还是我认识的那个韩明尧吗?

更离谱的是我,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韩明尧嘴角扯出一抹笑,他命令胡丽华的情人把孩子放下。

那男人不敢放肆,乖乖地把彤彤放下,我立刻冲过去把孩子抱在怀里。

韩明尧环视众人,冲着男人说:“我韩明尧的地盘轮的上你撒野?不想要命的话就继续跟这儿杵着,想要命的话赶紧滚蛋!”

男人一听到“韩明尧”三个字,吓得脸色都变了,连连道歉求饶,带着他的一帮混混兄弟灰溜溜地走了。

胡丽华站在院子中央,不知所措地站着,韩明尧看着她,冷冷地说:“你也一样,不许再踏入这个家门,假如她们三人有任何闪失,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十分钟后,来闹事的人都散去了。

韩明尧让他带来的人清场,看热闹的邻居也各回各家了。

我把孩子交给婆婆,走到韩明尧面前,跟他说了声谢谢。

韩明尧突然抓住我的手,“我答应你的事办到了,你答应我的呢?”

我的脸刷一下子红透了。

他不依不饶:“你是想在这座小院里跟我把事办了,还是跟我去酒店?”

他的呼吸喷在我脸上,痒痒的,热热的。

刚刚情急之下我答应他的无理要求,可现在想来,未免太荒唐。

“怎么,想反悔?”韩明尧把我拉进怀里。

婆婆抱着彤彤在一旁看着,我使劲挣开韩明尧的怀抱,他死死拽着我的手不放:“甄子倩,我要你,立刻就要,酒店还是这里,地方你选一个!”

我看看身后的婆婆,对她说:“妈,你先带彤彤回屋,我出去办点事。”

韩明尧身后跟着地产开发的负责人,婆婆认识那负责人,她以为我跟韩明尧走,是去商量拆迁赔偿问题,本来开发商答应一人一套房,现在正阳去世了,赔偿的条款肯定要变。

婆婆关切地看着我,我被韩明尧拉着手,硬塞上了他那辆白色宾利车。

透过后视镜,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狼狈,头发乱得跟鸡窝一样,脸上被胡丽华抓了一道血淋漓的口子,白色的羽绒服被划破了……

我曾幻想过无数次和韩明尧重逢的场面,没想到现实却如此狼狈,但总好过这辈子都见不到他。

韩明尧沉着一张冷峻的脸,专心开车,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五星级酒店停下。

酒店门童跑来帮忙停车,韩明尧把钥匙扔给对方,拽着我进了酒店。

他出示了这家酒店的金卡后,硬拽着我走进了VIP专属电梯,我低着头,脸大气也不敢喘。

不知道接下来我将面对怎样的场景。

电梯在九楼停下,韩明尧拉着我,他刷卡,房门打开,是一间豪华的总统套房。

“甄子倩,就在这里兑现你的承诺,立刻去洗澡,我一秒钟都不想多等!”

韩明尧一用力,把我推向浴室,我的脑袋撞在浴室门上,头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

我打开浴室暖灯,端着着镜子里的自己,三年了,韩明尧变了,我也变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浴室里水汽氤氲,温热的水顺着身体缓缓滑过。

热水触到脸上的伤口,疼痛而刺激,这种感觉好像韩明尧曾经给我的爱情滋味。

冲洗完毕,我裹着浴巾出了浴室,脸色绯红,低着头不敢看坐在床边的韩明尧。

他把深棕色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房间里宛如黑夜,只亮着一台暖黄色的床头灯。

韩明尧毒辣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移,良久后,他戏谑地笑着说:“以前在一起时我没碰你,没有在你最鲜嫩的时候品尝你,一直是我的遗憾,今天我也来尝尝丧偶少妇的滋味。”

三年不见,韩明尧变成了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

他走进浴室,匆匆地冲了澡,走出来后,他顺手关了床头灯。

房间彻底陷入黑暗,我过了很久才适应。

韩明尧一把抱起我,狠狠地仍在床上。

浴巾散落,现在的我赤裸着身体躺在韩明尧面前,如果不是所有的灯都关了,我真的无法面对这样的场面。

我的脸已经红得像是滴血一般。

韩明尧滚烫的身体覆盖上来,在肌肤相触的那一瞬间,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都生过孩子的女人了,还装什么纯洁!”韩明尧在我嘴上狠狠咬了一口,我吃痛。

他紧紧抱住,顺着嘴唇一路往下吻,含住了胸前的红樱桃,惩罚似得咬了一口。

未经人事的我浑身泛起一阵战栗,本能地抱住了韩明尧。

“甄子倩原来你在床上这么主动啊,真没想到你这么欠干!”

韩明尧侮辱性的暴力语言让我心生寒意,我人在他身下,可我的心已经被他放进油锅里煎熬。

突如其来的贯穿,下身传来的疼痛让我忍不住颤抖。

我的自尊心逼着自己不发出任何声音,因为疼痛,想找依靠,所以我只有紧紧抱住韩明尧。

“哦~”韩明尧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他食髓知味,更加卖力地在我身上运动,一次又一次将我狠狠贯穿。

我疼出一身冷汗,咬紧牙关抱紧了韩明尧。

“甄子倩,舒服吗,我技术比起你老公怎么样,舒服你也别憋着,叫出来啊!”韩明尧在我身上换着花样折腾,我像是任人摆布的布娃娃,没有反抗的力气。

房间里充斥着暧昧的喘息声。

韩明尧突然停下动作,他咬着我的耳垂呢喃着:“突然想看看你在我身下的模样有多放荡!”

说完,他伸手去开灯。

“不要!求求你韩明尧,别开灯,别开灯……”我用尽了所有力气,带着哭声恳求着韩明尧。

不开灯,因为我无法面对现在的他还有自己。

“好!我听你的,等你被我疼爱够了再开灯,我要看你后悔的样子!”

韩明尧比之前更加卖力,下身的疼痛更加难忍,疼得我牙齿咬在一起打冷战。

韩明尧的声音在我上方响起,带着不可思议和些许惊喜:“都说女人生了孩子下面会变松,没想到你是个例外,下面依然紧的要死。”

他越是侮辱我,我越是沉默。

就当这场肌肤之亲是一顿酷刑,受够了自然就了结了。

我闭上眼睛,承受着韩明尧的撞击。

后来随着韩明尧一声低吼,他抱紧了我,身上的肌肉一瞬间绷紧。我也坚持不住了,好想睡啊。

再次醒来,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挂着点滴。

韩明尧守在我身边。

他见我睁眼立刻握着我的手,深邃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温柔,好久好久都没见到这样温暖的韩明尧了。

韩明尧的五官轮廓分明,细长的内双眼、高挺的鼻梁和薄薄的嘴唇,配上一头乌黑利索的短发,整个人干净又力量,这大概是我在十八岁那年,对他一见钟情的原因。

韩明尧眼里的温柔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责怪:“甄子倩你诚心的对不对,故意不告诉我你还是处女,故意让我折磨你,好让我感到愧疚让后原谅你,对不对?”

这时查房医生走进来,她看了看点滴,并嘱咐我和韩明尧:“小两口第一次在一起难免激动,不过你处女膜猛然撕裂,回家以后,一定要禁房事一个月!”

最是情深不寿

最是情深不寿

作者:金莺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B市城中村,寒冬的早晨,窗外天刚蒙蒙亮,安静的街道上传来一阵嘈杂声。 正阳的葬礼刚结束,我几天没合眼,最盼望的是睡个安稳觉。 外面的争吵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我的耳膜。 婆婆急匆匆地跑到我房里,掀开被子冲我哭嚷:“子倩,别睡了,胡丽华撞咱家门呢!” 胡丽华,正阳的前妻? 我一个翻身坐起来,匆匆套上衣服,轻轻地关好门,生怕吵醒了睡梦中的彤彤,跟着婆婆往院子里走。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