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天价宠妻:总裁太难缠最新章节

天价宠妻:总裁太难缠最新章节

时间:2019-06-12 16:06:35来源:轻叶小说网

《天价宠妻:总裁太难缠》小说的最新章节由轻叶小说网为大家带来,本书的作者是“江汪汪”,小说的主角是白盛夏、左铭深,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作者将伏笔与其中的一些小细节描写的非常完美,总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爱阅读的朋友千万别错过这篇小说哦!

>>>>《天价宠妻:总裁太难缠》在线阅读<<<<

天价宠妻:总裁太难缠小说

身影贯穿过马路的时候,刚好路边一辆白色的商务车疾驰而过。

伴随着一阵轮胎与地面摩擦出的刺耳声音,女人倒在路口。

从车上下来的人一脸诧异的打量她,逃难般狼狈的身影,血与泥土弄得满身都是,脸上布满血迹泪痕,但依稀能分辨出一张清丽的脸。

他的神色越来越怪异,不确定出声道,“白盛夏?”

白盛夏无力的抬头看了一眼,逆着光线只能看出男人高挑的轮廓,那声音有几分耳熟,只是短时间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随后,她两眼一黑,彻底陷入了昏迷。

再度醒来,白盛夏睁开双眼望着四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干净简洁的卧室一览无遗,而她此刻正躺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床上。

“醒了?”

温和的声音从一旁传来,仿佛生怕惊吓到她一样。

白盛夏愣了一会儿,猛的惊醒过来,警惕十足的顺着声音的源头望去——

一个穿着羊毛衫的男人站在落地窗边,线条柔和的五官,干净素雅的气质,发梢染上几缕窗外照进来的阳光,不由自主的让人放松了下来。

“你……你是?”她看他觉得有些眼熟,只是不太确定。

男人眸中温和的光芒瞬间暗淡了许多,“不记得我了?黎凡,我们大学时候认识的。”

她恍然大悟,“原来是你,我就说怎么有点眼熟……”

黎凡是她大学时的学长,校园里的风云人物,小迷妹不计其数……不过后来听说是去了国外留学,在外事业有成,所以就没再怎么听过他的消息。

“不记得也正常,毕竟,不管别人再优秀,你眼里也一直只看得到一个左铭深。”他似是自嘲的笑了笑。

左铭深……

这三个字瞬间将她拉回了现实,如同利刃直戳心口,所有不好的回忆纷纷涌现在脑海里。

见她一脸神伤的表情,黎凡想起昨天跟她相遇的一幕,隐隐猜到了什么,转移话题道,“我也是刚刚才回国不久,正巧遇上你,这就是有缘吧,要不要一起吃个早餐?”

“不用了,我还有事……谢谢你带我回来,下次再找机会请你吃饭。”她费力的撑起身体想要起身,脚刚踩上地板,便是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满是伤口和血泡的双脚,本就不好的心情更是差到了极致。

她在左家待了那么多年,如今真要离开了,偌大的世界,忽然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无助感,好像没有地方再容得下自己一样。

黎凡赶紧过去扶住了她,“你要去哪,我送你好了,脚上的伤帮你上过药了,不过也得休息几天才会好起来……”

白盛夏对他再三感谢,犹豫了许久,终于还是答应让他送自己离开。不然光靠她自己这双腿,大概一辈子都走不到左家了。

昨夜逃出来的举动,是她太过冲动了,当时心灰意冷,只想着再也不要见到那个家的任何一个人。

可既然要离婚,有些东西她必须带走。

“送到这里就可以了,学长,谢……”

“谢就不必了,这句话你从早上醒来都跟我说了无数次了。”他微微笑了笑,拿出自己的名片交到她手中,“以后有事可以随时打电话找我。”

“好……”她收下名片,打开车门迈了出去。

走了两步,脚底某个血泡被磨破,钻心的头痛使得她身体失去平衡向前倒去——

白盛夏闭上双眼,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疼痛,而是倒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她睁开双眼抬头看去,黎凡唇边挂着无奈的笑,“算了,还是送你到门口吧。”

两人正准备前行,一个尖细刺耳的声音突然响起。

“败坏门风的臭丫头!昨天一晚上没回来,原来是给我们左家带绿帽子去了?还敢在家门口跟奸夫卿卿我我,要不要点脸了?”

严翁玲双手叉腰,对白盛夏怒目而视,凶狠刻薄的表情跟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撕了她一样。

黎凡眉头紧紧皱起,“你是盛夏的婆婆?她一个女人家一晚上没回来,你们不担心她寻找她,反而还要污蔑她的清白?我跟盛夏清清楚楚,请你不要血口喷人!”

“我们家的事,你一个外人插什么嘴?白盛夏,是我小瞧了你呀,找的小白脸这么护着你,你养小白脸的钱肯定都是从我们家偷出去的吧?我们左家是作了什么孽,娶了你这么个丧门星回来,连自己孩子都养不活,肚子又不争气,现在还敢在外面鬼混,这浪荡的性子也是从你那个强歼犯爸爸身上继承来的吧!”

“你……”黎凡冲动的想要替白盛夏打抱不平,却被她给拦了下来。

她平静的看着这个曾经是自己婆婆的女人,“我已经签了离婚协议,是自由身了,我做什么都跟左家再无关系,我今天来,是来拿走依依和云云的骨灰。”

当初两个孩子离世之后,她舍不得从此以后天人永隔,便将两个小家伙的骨灰分别留下了一点,装在小小的玻璃瓶里,放在她每天睁开眼睛都能看得到地方。

她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在乎了,但她的孩子,她必须带走!

“哦,你说的你放桌上那俩小瓶子吧?我昨天以为你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顺便把你的东西都收拾了把房间腾出来,那俩瓶子跟你的东西我都顺手扔垃圾桶了,你自个慢慢找吧!”严翁玲示意了一下路边装满的几个垃圾袋。

扔进垃圾桶?

白盛夏的情绪一瞬间崩溃了,抓住对方肩膀大骂,“他们也是你的孙子孙女,你还是不是人!你们一家人都是恶魔!”

“嫌我们没人性当初就不要死赖着嫁进来啊!”严翁玲毫不客气直接给了白盛夏一巴掌。

结实的一巴掌打在脸上,火辣辣的疼,她本就虚弱的身体直接倒在了地上,绝望与愤恨的心情交织,撕扯着她的灵魂都快要裂开。

她本不想让黎凡面前让自己变得这么狼狈,可是如今,她什么都顾不上了。

白盛夏支撑起自己的身体,一点一点朝着路边的垃圾堆挪去,打开所有的袋子,发了疯般在一堆肮脏腐臭的垃圾里面寻找自己心灵最后一片净地,颤抖的手沾满了令人恶心的东西,可她浑然不觉,疯狂的眼神中充斥着极深的执念。

一旁的黎凡终于看不下去,走过去想带着她离开。可看着她近乎崩溃的神情,他却鬼使神差的蹲下去,帮着她一起在垃圾袋里翻找起来。

左铭深与白云秋一同从房子里走出来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看到白盛夏身旁的那个男人时,他的眉头紧紧的拧在了一起。那个男的他认识,叫黎凡,在白盛夏上大学的时候,黎凡总是想着法子对她好,甚至还给她写过许多情书,送过许多礼物……

不过那些情书跟礼物都被他路过白家的时候,顺手从邮箱里拿出来塞进了垃圾桶。

他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每一次看到白盛夏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时,他就会格外莫名的愤怒!

如同现在一样。

“白盛夏,在办理手续之前你还是我的人,在家门口翻垃圾这种事,你不觉得丢人么?”

听到他的声音,白盛夏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后看向不远处的左铭深,立即冲上去抓住他的领口,“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把你的脏手从我身上拿开!”

他厌恶的伸手推了她一把,白盛夏站立不稳,被身后的黎凡扶住。

“左铭深!盛夏可是你名正言顺的妻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当初听到你们结婚的消息,我还以为盛夏终于找到了她的幸福,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在左家的所见所闻,让脾气一向温柔的黎凡也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见白盛夏被他搂在怀里,还义正言辞的帮她说着话,左铭深双眼微微眯起,迸射出危险的暗芒,“我们家的事,跟你一个外人有什么关系?你算什么东西?”

“我没听错的话,她已经跟你签了离婚协议,如果你真是这样差劲的男人,我会带她走。”

“黎凡……”白盛夏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黎凡决然的表情终于点燃了左铭深胸腔的怒火,他恶狠狠的瞪了白盛夏一眼,随后从怀中拿出那份本来今天要交由法院办理的离婚协议书,当着众目睽睽,直接撕得粉碎!

漫天飞舞的碎纸屑,依稀还能看见白盛夏被迫按下的血手印。

“铭深,你这是……”一旁白云秋终于忍不住道。

左铭深没有回答她,而是径直上前将白盛夏从黎凡的怀里拽到自己身边,挑衅似的傲视着黎凡,“我们夫妻俩吵架是我们自己的事,不劳你一个外人费心了,你光天化日勾引有夫之妇,我会保留追究你责任的权利,我们法庭上见!”

白盛夏一脸震惊,没有想到自己只是让黎凡送自己回个家,就把他也无故的拖进这场纠葛中来,愧疚之余更多的是对左铭深不讲道理的气愤,“左铭深你发什么疯?我们的事情你不要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

“怎么?欺负你的小白脸你生气了?”左铭深冷笑一声,不由分说拉着她向屋里走去,“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心思!我就说,死皮赖脸贴上来的你怎么会突然高傲得要离婚了?原来是那个小白脸回来了,你迫不及待投入他的怀抱了么?白盛夏我告诉你,我不要的东西,别人也休想捡走!你把所有人的一生搅得一塌糊涂,现在想一走了之?做梦!”

白盛夏被他带上二楼卧室,狠狠地扔在床上,单薄的身影深深地陷入被单中,来不及起身,男人高大的身影俯身压下。

“白盛夏,想不到你骨子里就是个下作的女人!是我没有喂饱你,你才这么ji渴难耐的去找别的男人投怀送抱?好,今天就好好满足你,看你还能背着我去外面勾搭小白脸!”他阴沉锐利的眼神仿佛能将人穿透,扯下领带将她的双手死死的绑在床头。

“左铭深你这个王八蛋!你不是人!你这个没人性的家伙……”

冗长的走廊,白云秋纤柔的身影被阳光拉长听着房间内传出的阵阵激烈靡乱的声音,落寞的背影逐渐染上一抹刺骨的阴寒。

……

浴室的水声持续了半个小时之后戛然停止。

白盛夏裹着浴巾的身影从门内迈出来,热腾腾的水雾使她白皙肌肤上的伤痕看起来不太真实。

每一次左铭深对她用强的,过后只会留下她一个人遍体鳞伤,而他一如既往的事后就离开了,期间会消失个十天半月,连个人影都见不着。

白盛夏略显麻木的眼神望着空荡荡的屋子,视线中,一对精致的玻璃瓶安静的躺在她与男人欢爱过后的床上,晶莹剔透折射着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依稀可见瓶内干净的白色粉末。

那是——

她的瞳孔猛的收紧,死灰般的心再次泛起涟漪,顾不上自己满身伤痕,扑过去将那两个装着她所有希望的瓶子紧紧的攒在手里,骨节握得微微泛白,仿佛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会再次遗失了一样。

这,大概也是左铭深对她最后一点仁慈。

至少他把她的孩子还给了她……

压抑许久的泪水终于再也忍不住,如同决堤的洪水般倾泻而出,大颗大颗滴落在玻璃瓶上。

她总是用尽全力伪装自己,看似对生活不抱任何期待,甚至不怕死的与左铭深针锋相对,但她其实没有看上去那么坚强,所有的心碎与绝望她只会在无人的时候,独自躲在黑暗中消化,即便哭也不会让任何人看见。

不知过去了多久,白盛夏哭得累了,蜷缩在床的角落里,将玻璃瓶放在贴近心脏的位置,才能微微感到一丝心安。

门外有脚步声靠近,她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神经再度紧绷起来,警惕十足的盯着门口。

“盛夏,是我,我可以进来吗?”门外传来女人柔软的声音。

白盛夏微微一愣,白云秋?她在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犹豫片刻,白盛夏随意整理了一下床铺,套上一件睡衣,这才走过去把门打开。

“姐……姐姐……”她有些别扭的看着门口的白云秋,印象中对方已经“去世”五年之久,突然之间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总是有些不习惯。

天价宠妻:总裁太难缠

天价宠妻:总裁太难缠

作者:江汪汪类型:言情小说状态:完结

“我爱的人,恨我入骨。”一个是罪犯的女儿,出生肮脏卑微,被所有人厌恶,姐姐抢走她的一切,亲生母亲让她去死。一个是豪门太子,高高在上,完美无瑕,第一次让她认识到,原来这世上还有美好与温暖。身份的悬殊没能阻止她想要靠近的步伐,像是深入骨髓的瘾,像是追逐阳光的葵花,或许在第一眼相遇时,就早已注定她这一生为他而生,为他而死。一场精心策划的阴谋让两个命运本该毫无交集的二人紧紧纠缠在一起,她本以为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