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悬疑小说 > 山河禁地

山河禁地

时间:2019-05-15 15:23:36来源:轻叶小说网

山河禁地小说男主角向阳by佚名章节在线阅读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山河禁地是近期非常火热的言情小说。主要角色有向阳,在最近,山河禁地小说正式更新了,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山河禁地》在线阅读<<<<

山河禁地小说

农历三月十六,谷雨;黄历上这样记载:诸事不宜,忌出行,开市!

这一天是黔城市三六九传统赶集日,也是我第一次“行骗”出事之日。

像往常赶集一样,一大早我就载着我的家伙事,开着我的破面包车,来到了黔城老街摆摊子。

踩好了点之后,我便把我的东西摆了出来。一口透明的四方盒,差不多有笔记本电脑大小,正方形的盒身是透明的玻璃,盒盖是拱形的木质工艺,上面雕龙刻凤,正中间镶嵌着一把奇怪的八卦铜锁!

组装的四方盒虽说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但里面装的是两根金条以及一叠厚厚的现金,刚一摆出来,立马就吸引了不少来赶集的游客。

我看围观的人群差不多了,便扯开嗓子吆喝了起来,“各位父老乡亲,走过路过,机会千万不要错过!谁要是能打开这八卦铜锁,里面的金条和现金都归他!童叟无欺,两百块一次。两百块买不了车,买不了房,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我这一吆喝,周围顿时热闹了起来。我扫了一眼,已经有一部分人眼红了,一副蠢蠢欲动的贪婪样。

果然,没过几分钟,就有一个看起来很消瘦的中年人站了出来,“哟呵,现在还真有不怕死的年轻人!好,就让我老街开锁王来给你上一课!”

这叫开锁王的人话音一落,掏出两百块钱拍在了桌子上,大袖一撸,附身就开始鼓捣盒盖上的八卦铜锁。

这八卦铜锁和普通的锁不同,没有锁孔,只是我按照五行八卦来制作的一把机关锁,形状和风水先生用的八卦罗盘相差无二。铜锁表面则是由九块平整的圆形铜环拼接而成,可以转动。而这九块圆形铜环,又是由各种形状不一的铜片构成,和那种拼图玩具的构造差不多!

虽然看起来像简单的拼图游戏,但里面却是大有乾坤。这是我吃饭的家伙事,我带着它几乎走遍了黔城市的大街小巷,至今还没有人能打开。

我不慌不忙的点上了一根烟,也不着急,更不担心这开锁王能破解这八卦铜锁的机关。只要再来几个这样的客人,我这个月的房租可就有着落了。

这开锁王鼓捣了十几分钟左右的样子,八卦铜锁还是没有任何打开的迹象。再一看这开锁王,脸上和手上全是汗,又挣扎了几分钟,最终放弃了,“他娘的,这玩意儿明明看起来很简单,可就是打不开。算了,老子认输!”

“承让承让,欢迎下次再来!”我笑着收下了两百块钱,再次朝周围的人群吆道:“还有没有人愿意上来试试的?”

吆喝了几声后,又有几个人来挑战,最后也都是失败而归!都觉着我这八卦铜锁看起来简单,可就是没办法打开。

我看兜里已经有一千多块了,就准备撤摊了。可还没来得及撤摊子,这时忽然来了两个人,一个是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人,看样子应该有五十多岁了,穿着灰色的中山装,个头不高,笑起来很慈祥。

而站在他身边的人,却是一个大美女!年纪应该在二十岁左右,最少一米七以上,皮肤白皙,瓜子脸大长腿,扎着马尾,上身是白色短袖搭配黑色皮衣,下身穿的是蓝色的紧身牛仔裤,把那凹凸玲珑的身材完全包裹了出来。

只不过,这美女的眼神很高冷,给人一种不敢接近的冰冷感。

“小伙子,我能试试吗?”我还在打量眼前的高冷美女,中山装大叔便先开口了,“不过,我想和你赌一赌,要是我打不开这八卦铜锁,我给你两万块钱。但要是我打开了,你得跟我走。如何?”

中山装大叔话刚一说完,和他一道来的美女就从包里取出了两叠人民币放到了桌上,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表情很是不屑。

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不过,我喜欢!

我笑了笑,作了一个请的手势,“大叔,我接受你的赌约,请!”

看到我答应下来之后,现场的气氛彻底被点燃了,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都想看看到底谁输谁赢?

我对我的八卦铜锁自然有信心,因为这不是普通的锁,而是古代传下来的机关锁。不仅如此,还融合了五行八卦的原理。

这门手艺早已失传,想打开,绝非易事。

但奇怪的是,中山装大叔并没有去研究八卦铜锁,而是仰头看着天空。他一仰头看,围观的群众也跟着抬头看。可什么也没有,连只鸟也没看到,只看到此时阳光慢慢的笼罩了下来。

就在众人蒙圈之时,中山装大叔已经用盆子取了一盆清水,放在了四方盒一米左右的位置。待那盆里的水面平静下来之后,又见他拿出了两枚小铜镜,找准了位置好,一折一射,刚好把八卦铜锁的倒影投射在了水面上。

接着,他身后的美女便走到了水盆边上,伸出食指和中指,逆时针在水里转动了起来。在转动了几下之后,神奇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八卦铜锁两侧的龙凤雕像倒影,竟然像是活了一样。特别是在阳光和水纹的互相辉映之下,那龙凤雕像的倒影也跟着转动了起来。晃眼一看,就好像是两只神兽在水面上互相追逐打闹。

看到这一幕后,那美女又立马开始反方向转动水盆。先是逆时针,现在是顺时针,一正一反下,那龙凤竟然出现了重合之势。

“我去,这两人是表演魔术的吧?是不是我眼花了?出现了幻觉。”这时,围观的群众开口了。

“幻觉个毛,这些人都是骗子。小骗子遇上了老骗子,呵呵,这小骗子输了。”开锁王笑道。

…………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而我此时却已经坐不住了,内心又惊又慌,完全没想到眼前这中山装大叔竟然能破我的八卦铜锁。

这八卦铜锁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拼图,以为把八卦图拼完整就能打开机关,这也是我故意用来误导他们的。

但真正的核心机关,是八卦中隐藏的龙凤戏珠格局。只要忽略八卦拼图的误导,找到隐藏的龙凤戏珠构造,转动铜锁上的拼图,使其重合,就能找到龙凤重合处的珠子,也正是打开八卦铜锁的机关。

这中山装大叔,是个高手!

而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大叔可能是官方的人。到时候,我肯定少不了一通麻烦。

情况不对,赶紧撤退!

意识到这一点后,我才开始慢慢往身后的人群中挤!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全都被这一幕给吸引了,几乎被围的水泄不通,但这也给我创造了溜走的机会。

刚挤出人群,我转身就朝身后的巷子跑。这是我之前踩好的点,就是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也是给自己留后路。

我的面包车就停在后面的巷子里,上了车,我就直接驱车往家开。我的八卦铜锁被破解了,我也不敢留下来,因为四方盒里的金条和钱,全都是假的!

而且,按照赌约,我要是输了就得跟那中山装大叔走。行走江湖,耍奸耍滑不耍赖,先跑再说。

我住的地方离老街很远,是反方向的郊区,就是怕事情败露被人查了老窝。兔子不吃窝边草,一直以来,我都会选择很远的地方做事,而且一个地方只去一次,绝不重复。

之前一直没有遇到高人,没想到今日出门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看来,这次得回去躲一段时间,然后再去其他的城市了!

心里有了打算后,我就一个劲儿往家赶。回家的路上,我又去了一趟黔城孤儿院,正好在孤儿院门口遇到了老院长。老院长是女的,听说是个修女,膝下无儿无女,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孤儿院的孩子。

“向阳,你来了?”

“嗯!”我点了点头,把刚才赚的钱递到了她手上,只留下了一百块钱做生活费,“院长,您拿去给孩子们买点吃的!等我赚到多的钱,我再给他们买衣服玩具。”

“你这孩子,每次来都这样。快进去,孩子们想见见你!”

“院长,改天吧,今天我还有事,改天再来看您!”婉拒了院长的好意,又交代了几句后,我就匆匆的离开了孤儿院。

差不多四十来分钟的样子,我才回到了我租房子的筒子楼。这里差不多都是危房,平日里住的也是来这个地方打工的农民。这儿环境不好,但房租便宜。

我停好了面包车,买了泡面和水,准备回屋先睡一觉。可我刚一打开门,整个人当场就愣在了原地,手中的泡面更是哐的一声滚到了地上!

因为我的屋里,此时正坐着那个破解我八卦铜锁的中山装大叔。他的手里,还端着一杯刚泡好的翠芽,抿了一口后,冲我笑道:“来的还不算太迟,刚好十五分钟!”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中山装大叔竟然能找到我住的地方!而最让我诧异的是,他是怎么进来的?

我是个细心的人,每次出门时都会在门锁上别一根牙签。只要有人动过锁,我也会第一时间发现。可刚才我开门的时候,发现门锁没有被撬开过的痕迹,那牙签也还在!

我还在惊愕中,中山装大叔又开口道:“向阳,据我所知,你平时没有工作,经常连房租也付不起。这屋里更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恐怕连小偷也不会光顾。可你还是如此小心谨慎,难道是这屋里藏着什么秘密吗?”

中山装大叔说话时,手里还拿出了一根牙签,边剔牙边笑嘻嘻的看着我,这完全是在试探我。那双看起来很慈祥的眼睛,却是看的我不敢和他对视,好像他能够看穿我心里的秘密一样。

而更让我震惊的是,他居然知道我的名字。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我暗暗告诉自己不要慌,嘿嘿一笑,道:“大叔,不好意思,我进错屋了,我这就走!”

话一说完,我埋头转身就要跑。可刚一转身,我的脑袋就撞在了一团柔软的东西上,软绵绵的,很舒服。

“滚!”我还沉沁在那软绵绵的东西上,突然听到一声愤怒的吼声。我一抬头,正好就看到我眼前站的是那个冰山美人。

而我埋着的头,刚好就撞在了她的胸部上。再一看她的脸,完全是气的银牙紧咬,那双瞪着我的眼睛,几乎快要喷出了怒火。

“我就说这门什么时候变软了,失误,失误!我不打扰你们了,告辞!”我边说边朝门缝的方向挤,可这冷美人直接堵住了大门,瞪着我一脸嫌弃的呵道:“你要是个男人,输了就别跑!滚进去,要不是何老在,我才懒得和你这种人打交道!”

听到这句话我就不高兴了,出言回击道:“美女,我这种人怎么了?穷酸样也没碍着你吧?你要是觉得看我不顺眼,那你让开……我走!”

说完我就再次想往门外挤,可这美女就是不让路,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冰冷,只差动手打人了。

“好了,小岚,让我和向阳说几句话!”见情况不对劲,那中山装大叔才出来打圆场,“向阳,你放心吧,我不会送你去警察局,也不会强行带你走!我只想和你聊聊,到时候你不管是留下来还是跟我走,我都支持你的决定。”

听到何老这番话,我心里才稍稍松了口气,回头问他:“大叔,你没骗我?”

“嗯。”何老笑着点点头,说:“你不用叫我大叔,和陈岚一样,叫我何老就成。坐下聊聊吧?”

我看这何老不像是说假话,而且他们应该暗中调查了我的事情。就算我今天能逃,明日恐怕他还会找到我。想到这一点,我也打消了要逃的念头,倒不如看看这何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何老把这儿当成了自己的家,我坐下之后,还亲自给我泡了一杯茶,弄的我好像成了客人一样,很是拘谨。

我没说话,只管喝茶,等着何老先开口。何老递给了我一根荷花烟,自己也点了一根后,这才开口道:“向阳,我先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从何老抽的荷花烟来看,我能确定他应该是官方的人。这种烟抽的人少,只有老一辈的干部才喜欢抽。就算何老不是官方的人,至少也不是社会上的人。

我点了点头,还是没有说话。

“相传三国后期出了一个木匠,此人天资聪颖,吸收了墨家机关术的精髓,又结合了鲁班的神术,创造了一本《天工机关术》的古书。据说里面记载的内容,可以破解世上所有的机关以及奇锁!后来,此人被之后的君王重用,让其为君王墓葬设置机关,不被后人挖坟盗墓。但此人知道王墓一旦完成,便是他死亡之期。所以便暗中让其弟子带着此书逃亡,这才将这本《天工机关术》给保存了下来!”

何老说到此处便停了下来,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在盯着我。这次我没有躲闪,而是一直和他对视着。就算我此时心里早已忐忑不安,但表面上还是表现的平静如水。

因为这本《天工机关术》古书,现在就在我的手上。只不过我手里只有上半卷,我那八卦铜锁,就是按照里面记载的内容所制!这本书或者说这行手艺在历史上根本没有过多的记载,知道的人恐怕少之又少。

但我想不明白,这何老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我没有答话,依旧是笑了笑,假装什么也不知道的听故事。

何老自顾一笑,喝了一口茶后,又继续往下说:“从那个朝代以后,很多王墓的下葬,都用了《天工机关术》里面记载的方法来封门设置机关。但奇怪的是,后来这本书便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其线索。直到民国时期,军阀混乱,不少军阀为了充军饷,便带人盗墓。这时,一个姓向的匠人出现了,帮助军阀打开了不少古墓的墓门。但听说,这人有一次进了一所大墓后,就在也没有出来。原本想着这本书又会失传,可是在八十年代后期,又有人带着出现了。向阳,那人你应该熟悉吧?他叫向建国!”

听到向建国这个名字时,我心中猛然一惊,手指夹着的半根烟险些抖落。因为这向建国,正是我的父亲。当年我还小,父亲说他要出趟院门,好像是考古队找到他,要他帮忙发掘古墓。

可父亲这一走,和那些考古队员一起,再也没有回来。只给我留下了那本《天工机关术》还有一封信,他在信里说,让我千万不要翻阅这本书,更不能将这本书的事情告诉其他人,否则会遭来杀身之祸。

母亲生我难产而死,父亲走了,我成了孤儿,被送到了黔城孤儿院。只是我从来就不是安分之人,忍不住那本古书的诱惑,最终还是翻开了那本古书。

男生从小对机械机关之类的就好奇,我也不列外,翻阅了古书,我就被里面记载的机关神术深深吸引了。而我对这方面也好像有特别的天赋,只是花了几年的时间,就完全记住了里面的内容。

后来我也想找我父亲的线索,可却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的消息。我去打探过当年那支考古队的消息,可他们说没有我父亲这个人,当年也没有进行大型的考古发掘,还说我被人骗了。

我不是傻子,我知道他们用这种理由搪塞我,肯定是为了掩盖当时的秘密和真相。可我想不明白的是,我眼前的何老,竟然知道这件被官方掩盖的历史秘密!

如此一想,这何老的身份不简单。或许,我还能从他手上打探到我父亲的消息。不管我父亲是生是死,我也要弄明白。

人老成精,何老自然察觉出了我此时的心理变化,又继续试探性的说道:“向阳,我说了这么多,以你的聪明,应该猜到了我此番来的目的吧?”

何老这么一问,我就在心里暗暗盘算了起来。何老知道这些事,他极有可能是考古队的人或者是个领导级别的人物,来找我或许是想让我帮忙。

但还有一种可能,何老能破解我的八卦铜锁,自然也是懂机关八卦的人。因为《天工机关术》最神奇的地方,便是将墨家还有鲁班神术融合进了五行八卦中,这才创造出了这本奇书。

我父亲说过,这本书容易招惹杀身之祸。我担心的是,这何老另有所图。

考虑到这个因素,我才笑着回答道:“何老,您刚才说的这个故事很精彩。咱们华夏向来出奇人,这也是我们华夏的骄傲和瑰宝。只可惜,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实不相瞒,我那八卦铜锁,是别人送给我的。我也没办法解开,这次多亏您出手,才打开了这铜锁。”

何老听完我的话,并没有继续往下说的意思,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我,笑的我心里很不踏实。沉默了几秒钟,这才认真的问我:“向阳,你就不想找到你父亲吗?说不定,他有可能还活着!”

山河禁地

山河禁地

作者:佚名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农历三月十六,谷雨;黄历上这样记载:诸事不宜,忌出行,开市! 这一天是黔城市三六九传统赶集日,也是我第一次“行骗”出事之日。 像往常赶集一样,一大早我就载着我的家伙事,开着我的破面包车,来到了黔城老街摆摊子。 踩好了点之后,我便把我的东西摆了出来。一口透明的四方盒,差不多有笔记本电脑大小,正方形的盒身是透明的玻璃,盒盖是拱形的木质工艺,上面雕龙刻凤,正中间镶嵌着一把奇怪的八卦铜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