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齐洛霍御泽小说在线阅读

齐洛霍御泽小说在线阅读

时间:2018-11-09 10:22:45来源:轻叶小说网

齐洛霍御泽小说在线阅读由小编给各位带来,齐洛霍御泽是小说站住别跑啦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讲述的齐洛和霍御泽两人的感情故事,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齐洛霍御泽小说》在线阅读<<<<

齐洛霍御泽小说

周一,只上了一天的班,然后齐洛就被通知周二周三不上班,原因是止兮周年庆,全公司放假两天。

霍御泽憋了很多话想和齐洛说,鉴于上次的哑巴亏,他等到了下班人走得差不多的时候将齐洛叫到了办公室。

“这两天有什么打算吗?”霍御泽状似不经意地问着。

“待在家休息吧,最近这两个星期一直出去,也该在家收收心了。”齐洛知道下班了,也就只当霍御泽是个朋友,语气也随性,没有那么一本正经。

霍御泽摸着手中的钢笔,语气清淡,问着:“你和唐楚关系很好?”

齐洛嘿嘿一笑:“还算可以吧,朋友而已,那种就算晚上关到一起也不会发生些什么的朋友。”

霍御泽不屑地轻哼一声:“那是你以为,谁知道他怎么想的。”

齐洛不服气,刚想反驳,就听霍御泽问到:“和他在嵩君山玩得如何?”

“还不错啊,除了一个小插曲。”齐洛语气轻松,眉色飞舞。

霍御泽声音突然一厉:“小插曲?落水之后疼成那样,事小?他能不能照顾好你,以后少跟他出去。”

齐洛气结,脸颊发赤,怒目看着霍御泽,生气道:“落水是意外,人为不可控,等等,你怎么知道?你跟踪我?”

霍御泽倏地站起,周身散发着低气压,神色也愈发地清冷:“我说过要保护好你,他唐楚把你带走,谁知道安的什么心,带你出去,连最基本的照顾好你,他都做不到,你以后少跟他来往!”

齐洛胸膛剧烈地起伏,近乎咆哮:“你凭什么不让我跟他来往,你是我谁,我用不着你的保护,论起照顾我,你根本没资格说他,只要你离我远点,我就是安全的!”

吼完,转身摔门而去。

霍御泽满肚子的气,一脚踹向座椅:“算我多管闲事。”

霍御泽开车在路上狂飙,耳边风的呼啸,让他暂时可以麻痹自己,不去想齐洛的话,说什么是她的谁,说什么离她远点,句句都像一把利剑,正中他的心头,绞得他生疼。

在这世间,能伤到自己的,或许只有那些你放在心上,用心脏暖着的人吧。

夜,霍泽御回到公寓,打开灯的瞬间,吓了个半死。

捂着口鼻,一脸嫌弃,“喂,霍御泽,你想吓死我,不打招呼来我这儿就算了,你他妹的不开灯几个意思,吸这么多烟,也不怕把自己呛死,你想糟践你自己我不拦着,别糟蹋我这小地方行吗,受什么刺激了?”

霍御泽一个抱枕扔向他,嗓音沙哑:“你说,我对你嫂子怎么样,她今天竟然说让我离她远点,呵,我真是没事找抽。”

霍泽御嬉皮笑脸凑过来:“啧啧啧,看不出来啊,霍大少爷这是情路受阻,不应该啊。”

无视霍泽御一脸看戏的贱样,霍御泽自言自语着:“你说,她自从遇见我,就没什么好事,第一次是遇袭受枪伤,第二次是我手下差点欺负她,第三次是遭我手下报复,绑架了她,对啊,我没给她什么好的回忆,带给她的只有担惊受怕,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离她远点。”

霍泽御无所谓地勾着霍御泽的肩膀,贱兮兮说:“老哥,你这就是长时间没碰过女人了,才会神经叨叨的,走兄弟我带你浪去,回来你准好。”

说着拉着霍御泽就出了门,霍泽御心里虽然一万点的觉得对不起嫂子,但还是他哥重要,还没见过他这样呢,唉,果然爱情这毒药不能轻易碰。

一家夜总会的VIP包间里,两个英俊非凡的男人,两个妖艳的女子。

霍泽御虽守身如玉,但除了那件事,还是会做些其他什么的。怀里坐了个身材火辣的女人,腰身柔软,水蛇似的在他身上游走。

火一下被点起,霍泽御的手搂着怀中纤细的腰肢,点点上移,然后覆上那两片柔软,手中满满的充实感,让他忍不住揉捏,那人儿配合着哼吟出声,让他浑身一酥。

相反,较于身旁那对的淫乱,本该释放天性的霍御泽这边却安静的很,姑娘被无视到一边,他一杯一杯斟着酒,抬头猛灌,双颊微红,喝得迷迷糊糊。

那姑娘倒是胆大,依偎在霍御泽身上,一双小手顺着他的膝盖,摸到两腿之间的物什,软塌塌的。

霍御泽被她这么一摸,脾气瞬间暴躁起来,将她推到一边,摇摇晃晃站起身来,大着舌头说了一声“滚。”

然后拿着车钥匙,晕晕乎乎出去了。

齐洛回到家之后,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她就是这样一个人,气来得快,走得也快,还喜欢气消之后反思一下自己,这不,现在正在沙发上眉头紧锁,陷入沉思。

我是不是话说得太重了,霍御泽这个人还是可以的。他既然知道我和唐楚去了嵩君山发生的事,那他一定也去了。

哎,他竟然知道我痛经,我记得那天晚上,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来,身上暖暖的,不会就是他吧,还有那碗糯米小丸子红糖水,宾馆怎么会送那种东西,不会是他做的吧?

越是这样想,齐洛越觉得自己过分,怎么办,要不要打个电话,道个歉?啊啊啊,好烦呐!

在齐洛纠结之际,有人敲门。这么晚了,谁会来,齐洛疑惑着开了门。

谁料想,刚打开门,一个满身酒气的男人就扑了过来,整个人压在齐洛身上,齐洛哎呦了一声:“我去,这谁呀,压死我了。”

“齐洛,对不起,我错了,我承认,那天晚上我是在你的房间睡的,早上的红糖丸子就当我赔礼道歉了好吗,可不可以不要赶我走,让我陪在你身边好不好。”霍御泽委屈地说着,像是受了天大的冤屈。

齐洛扶着霍御泽,把他弄到了沙发上,可谁知道他一躺到那就哇哇地吐开了,吐到沙发上,也吐了他自己一身。

齐洛蹙眉,这怎么弄!无奈中,只好拿纸先简单清理了一下,然后把他的衬衣和西裤都脱了,将他扶到了自己的床上,刚才吐完了,这躺到床上倒是没了要吐的迹象。

齐洛冲了一杯蜂蜜水,扶着霍御泽坐起来,喂他喝了,又倒了一杯温开水,扶着他,可这次他却不愿张嘴。

齐洛像哄小孩子一样,柔声说着:“霍御泽你乖,咱们漱漱口好不好,不然难受。”

这招倒是好使,他乖乖听话漱了口,然后就躺下,不省人事了。

齐洛去洗手间拿了条湿毛巾,给他擦了擦手脸,帮他盖好被子,就收拾残局去了。

沙发套洗了洗,连带他的衬衣和裤子,省的他早上没得穿,忙完之后,累得要死要活,自己也没地方睡,只好在卧室床边的小沙发上将就了一晚上。

早晨,齐洛醒来之后,洗漱穿戴完毕,先去楼下药房买了醒酒的汤药,煮好了之后才开始做饭。

霍御泽醒来后,头痛欲裂,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晃了晃脑袋,想起昨天发生的事,他只知道自己和霍泽御去了夜总会,然后自己喝醉了,找了齐洛,再后来,自己,断片儿了。

起身下床时,低头一看,是在齐洛家自己穿的拖鞋,霍御泽心放下了。站起身后,他发现自己除了一条内裤什么都没穿,衣服呢?

霍御泽半赤裸着出来,听见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声音,就往厨房走去。

“齐洛,我衣服呢?”霍御泽慵懒地问道。

齐洛转过身,看着只穿一条内裤的霍御泽,脸瞬间红得像天边的火烧云一样,而人的目光总会定在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平坦的地方一个凸起。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齐洛吓得赶紧转身。

霍御泽看着她那娇羞的样子,嘴角挂上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逗她说到:“怎么样,身材你还满意吗?昨天帮我脱得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害羞,嗯?”

齐洛有些结舌:“那个,别胡说,你昨天吐了自己一身,我怕你今天没衣服穿,才帮你脱了洗的,脱的时候,我闭着眼的。”

“是吗?”霍御泽挑逗的意味更加明显。

齐洛听不下去了,虽底气不足,但还是佯装强势:“就是,你赶紧去洗澡吧,毛巾浴巾都是新的,你擦干再出来,我不想再拖地了,牙杯牙刷也是新的,挤有牙膏那个,洗发水、沐浴露都摆在台子上面了,还有,你的衣服在阳台,一会我帮你收了放在床上。”

听着某人离开的脚步声,齐洛长舒一口气,自己真是没事找事,昨天干嘛要收留他,简直是脑子抽筋了。

在齐洛做好饭,摆上桌的时候,霍御泽也刚好洗漱完,一身整齐的出现在齐洛面前。

齐洛端过一小碗醒酒汤给他,说:“先醒醒酒再吃饭,省得一会儿头疼难受。”

霍御泽接过,一口喝完,便和齐洛一起坐下用早餐了。

“这是一些家常的饭,你别嫌弃,嫌弃的话你可以出去吃。”齐洛莫名的火大,说出来的话也是阴阳怪气的。

霍御泽嬉皮笑脸,只当没明白,笑着说:“不嫌弃,不嫌弃,你做的饭都好吃。”

然后就一阵沉默,出奇的和谐,出奇的尴尬。

霍御泽没话找话:“你身上那股子牛奶香原来是沐浴露啊,我现在和你一样了,挺好闻的。”

“哦。”齐洛眼都没抬。

“那个,上周的事对不起啊。”霍御泽有些难为情地说着。

齐洛的表情有所变化,夹菜的手一顿,仍是没抬头看他,语气却温和了很多:“这个你昨天已经道歉了,其实,我也有不对,昨天我太冲动了,说出的话也有些重,对不起,还有,嵩君山的事,谢谢你。”

一顿早饭,在相继的沉默里吃完了。霍御泽抢先刷碗去了,齐洛也没拦着。

“那个,你不介意我把卧室窗户打开透透气,还有把床单被罩什么的洗一下吧,烟酒的味道太大了。”齐洛试探性地问着。

“不介意,对不起啊,以后不会喝成那样了。”正在洗碗的霍御泽有些自责。

“没事,你一会要是有事的话就走吧。”齐洛下了逐客令。

霍御泽装傻:“哦,我没事,你一会儿去干嘛,我陪你。”

齐洛一个叹气,把床单被罩什么的丢进了洗衣机,加了一句:“随便你!”

站住,别跑啦

站住,别跑啦

作者:轩玄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某男人怒不可遏:站住,再跑一个你试试。 某女人傲娇脸:试试就试试。 那男人无奈了:跑就跑吧,天涯海角都把你追回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