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沈知微俞乔小说目录

沈知微俞乔小说目录

时间:2018-11-09 10:16:29来源:轻叶小说网

沈知微俞乔小说目录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由作者南唐周后创作,主要讲述沈知微、俞乔的爱恨情仇,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沈知微俞乔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沈知微俞乔小说目录

校园内禁止开车。

当然领导的车不在此列。

俞乔虽然不是C大的领导,不过他有在全城禁止行车的地方开车的特权。

看到俞乔,沈知微就没好气:“俞大少这么晚出现,难不成又是看上了我们学校哪个可怜的妹子?你不如行行好放过别人,也当给自己积德?”

俞乔已经下车站到沈知微身侧:“你们学校能让我看上的不就只有你了么?怎么,是这一届的新生里又来了什么漂亮妹子?”

沈知微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鄙视自己高估了俞乔的道德底线。

“我还要回去备课,俞大少玩得开心,再见。”

“等等。”

俞乔伸出一只手拦住沈知微的去路:“生这么大气?刚刚那王八蛋明显配不上你,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沈知微抬头盯着他:“你从哪里开始听的,说。”

俞乔摸摸鼻子:“这还要听?闫晨帮你查的东西,哪次不是备一份给我的,你还不清楚?”

“难不成今天你还是特地为我来的?”

沈知微语气里的揶揄讽刺真是藏也藏不住,听得俞乔不住地皱眉头。

“刚才那小王八蛋是不是把你气糊涂了,一晚上讲话都夹枪带棒。我的青梅竹马被人欺负,我还不能来看看?吵架的时候给你助个威,打架的话就替你递递木棍砍刀什么的,不也是我的分内之事?”

“俞大少这么讲义气,那下回你找妹子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递递安全套,也算礼尚往来。”

“你......”

俞乔跟沈知微拌嘴,鲜少有胜的时候,最多打平,那也是沈知微懒得开口或者看他可怜故意放水。

“小玲玲还说你备课备了一下午什么都没备出来,我看你把吵架那点能耐分一半出来何愁忽悠不过80分钟。”

“你太不了解我,十分之一就够了。”

“......女侠威武,在下告辞。”

沈知微终于笑了:“好了好了,多谢俞大少关心,不过没什么事需要你出手,你可以安心回去你的温柔乡了,我知道你肯定约了妹子。”

“那行吧,我走了,你注意安全。”

说完转身上车,发动机的巨大声响还没消失,车就先不见了。

俞乔一走,沈知微就接到了易玲的电话。

“微微啊,我男朋友来接我了,我直接回家了啊,还有还有,下周直接过去下乡调研了,你一个人注意安。”话没说完,手机没电了。

易玲不在的话,沈知微忽然觉得一个人回了宿舍也是空落落的,脚步不觉慢了下来,可是再慢,学校就这么点大,还是很快到了宿舍楼下。

可是怎么回事?一早绝尘而去的俞大少的车,居然停在自己宿舍楼楼下。

这幢楼住的都是研一研二的学生,俞乔这个花心大萝卜是什么时候改了口味,喜欢起...嗯,成熟有内涵的女性了?

沈知微默默靠边,尽量走在路灯的阴影里,要是不小心撞见了俞乔的新女伴,也好免了对方的难堪,毕竟风流如俞大少,还没有哪个女伴是超过三个月的。

经过俞乔车边时,沈知微瞟了那边一眼,俞乔正靠在车门上抽烟,没有一贯的玩世不恭,隐约却似乎有点忧心忡忡。

不过是呆了一下,俞乔就抬头对上了她的目光。

“怎么这么慢,上车。”说完就转身进了车里,双手按在方向盘上,指尖无意识地轮流起落。

沈知微一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

“刚才舅舅打你电话,你手机是不是没电了?没找到你,就找了我。微微,”俞乔顿了顿,“你做好思想准备,外公可能撑不过今晚了......”

沈知微只觉得手心里都是汗,颤抖着撑在膝盖上,很快那痉挛的感觉从手心传到了心脏,胸口一片疼痛,哪怕咬着牙坚持,也只是让那感觉又从心脏传递到了牙尖。

俞乔忽然靠边停了车,伸手揽住沈知微:“微微你哭一下,快点,哭一下!”

沈知微颤抖着手抓住他的衣领,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来:“我,哭,不出,来。”一字一顿,异常艰辛。

“那这样,你跟着我,深呼吸,来,别怕,和我一起,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昏昏沉沉中,沈知微想起自己9岁那年,父母出了车祸,收到消息的时候,就是像这样浑身发抖,那天,11岁的俞乔也在沈家,就是看着大人们这样纾解情绪激动而呼吸中毒的沈知微。

沈知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车来到外公的病房外的,腿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不知道怎么控制让它动,它却自己动了。围上来的亲戚们的脸,一个个都是熟悉的,又似乎很陌生,每个人都动着嘴说着什么,一个字一个字,分开都是听得见的,可是合起来又是什么意思,沈知微却不懂。

直到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微微,别怕,外公在等你。”

是俞乔。

那以后的世界,又重回正轨了,声音能听懂了,四肢也接受控制了。沈知微慢慢把手放到门把上,推门进了外公的病房。

里外又是两个世界。

外面是亲人的哀戚,里面只有仪器不带感情的滴答声。外公在没感情的声音里,缩成了病床上小小的一团,这位曾经叱咤风云的老人,如今只剩下眼底一抹不甚明了的精光宣告曾经自己的辉煌,而这一抹光,也实在脆弱得不比风中烛火强多少。

沈知微伸手握住外公的手,那是从自己记事起就牵着自己长大的手,然而自己长大了,像汲取了这双手的养分,它们渐渐干枯了,不止它们,还有带大自己的外公。

“微...微微啊,”外公一说话,氧气面罩上就白一片,其实他的声音已经很低,要冲破那些仪器的包围传到沈知微的耳朵里,实在很艰难,知微只能把耳朵贴在外公的氧气罩上。

“微微...别伤心...要...要坚强...要...忍住...不要...怕...”

尽管眼泪顺着脸颊滴下来,沈知微也不敢发出抽泣,怕漏了外公哪怕一个字的交代,怕不能完成外公的嘱托。

外公沈敬的遗体告别仪式,按照丧主的要求,仅限于逝者生前好友以及族中亲属参加。

即便如此,早上八点还没到的时候,沈宅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两三百人,毕竟家族庞大。

跪在孝子贤孙席上,一身重孝当先磕头的,正是沈知微。

沈家族人众多,却不都是主家,多的是旁系分支,看见一个瘦弱小丫头跪在首位,难免疑惑甚至不满,总有个把没眼力又仗着子女在集团里担任管理的,就免不了出言不逊。

“听说老爷子临终最后一面只见了大房小丫头,你说啊,老爷子英明一世,临了临了的,到底还是老糊涂了。”

“谁说不是呢,听我们家存义说啊,老爷子还把自己手上大部分的股份,都给了大姐家这个小丫头,啧啧......”

“不是吧!这小丫头看不出来啊,这么大能耐!不过你说,大姐也是早逝,老爷子么,其实再活个三五年总不成问题,你说她,是不是那个啊?

“哪个啊?”

“哎!”气自己聊伴的痴傻愚钝,中年贵妇人一巴掌落在她手背上,眼睛四下里一瞟,捂着嘴半低下头,语气里竟带了些许恶毒的笑意。

“那个啊!克!”

沈知微跪得周正,却受不了内心一阵阵抽搐。

别说外公尸骨未寒,如今还只不过是遗体告别,还没进焚烧炉呢,就能听到这么多从前没听过的新鲜言论,这也罢了,身后右侧一阵阵若有似无刀尖似的目光,从昨晚在这里跪下开始,就没消停过。

外公说得对,他在时沈家和睦,不过是因为他还在;只要他一死,沈知微父母双亡毫无依靠,第一个被宰割的就是她。

暗暗深吸一口气,沈知微放松了粗麻孝衣里藏着的握紧的拳头,静静等待外公为自己铺垫的路。

沈宅大厅四扇南门,日常出入从来只在旁边两扇小门,中间两扇极重的雕花大木门,外公生前说过,开合次数屈指可数,不过就是奶奶进门那一次,沈知微母亲出嫁那一次,自己从前部队的老领导来看望那一次。外公那天笑呵呵说:“微微再要看这门大开,大约就是老头子我驾鹤西游那一天喽。”

所以沈知微眼见着这大门忽然缓缓开了,心里不免疑惑,停灵三天,还没到发丧的时候,这是怎么回事?

忍不住回头去看几位叔叔,见他们也是一脸莫名,心里有了点底气,再次跪直了身子,重新垂眸望着眼前地面。

只见一辆轮椅在几位一身黑衣的年轻人簇拥下慢慢进了沈厅,看清了轮椅上坐着的人,沈家众人也是忍不住低呼。

“是易家那位老先生!”

众人口中的易老先生,正是易玲的爷爷,沈敬从前部队的老领导易南风,易家的主心骨,Z国建国后首批晋封的上将中为数不多的尚在人世中的一员,整个东南军区的最早管理者。

易南风受了孝子贤孙的礼,才冲着沈知微颤巍巍地伸出手。

“微丫头啊,上爷爷这儿来。”

易南风已是过百高龄,真正的百岁老人,年轻时带兵打仗身体素质过硬是不错,只是如今年迈又兼年轻时受的伤,能坐着轮椅特地赶来沈敬的告别仪式,沈家上下怎么能不感恩戴德。

听见叫她,沈知微稍稍活动了跪得早已麻木的身体,膝行过去,靠在易老先生腿边。

又暗自清了清干涩的喉咙:“爷爷...咳咳,您说。”

易南风看着这个见过好几次的小丫头,年纪大了,都说人会老眼昏花,却不知道上了年纪的人,看人都用心。

眼前的小丫头强打着精神,眼神都呆滞了仍然礼数周全,唇干起皮一看就是守着规矩一口水都没喝,仍然尽可能声音委婉,别的不说,这倔强要强的性子,确实不给沈敬那小子丢人。

“微丫头啊,别太伤心了,人老了都有那一天......”

一直陪在易南风身边没说一句话的易玲,闻言忍不住低低叫了一声:“爷爷!”

易南风安抚地拍拍易玲的手,继续对沈知微说话:“瞧瞧,玲丫头就不如你,爷爷没事儿,哈哈,没事儿。你外公虽说是我部下,可这么多年了,从前部队那些人,剩下的还不都是过命的兄弟么,所以沈敬那小子说了让我关照你,我就一定关照你。哪怕老头子我不顶用了,玲丫头和她父母叔叔,还有我易家这么多小崽子,一定向着你。”

静悄悄的沈厅里,此刻更是鸦雀无声。众人这才打量起易老先生身边围着的一群年轻人,见他们统一的极短的头发,黑西装下笔挺的身形,方才走路时无声的整齐压迫......原来易老先生竟带了整个易家的孙辈来替沈敬,不,确切的说来,是沈知微,来替她撑腰。

易家与沈家,乃至整个东南军区的上流社会都不同。无论易家的男孩子将来要干什么,18到26岁这八年间都要呆在部队,整整八年,且易南风下了死命令,除非部队休假,否则即便是他老头子死了,都不许请假离队。

作为孙辈里唯一的女孩子,易玲也并没有好过多少。虽然不用待部队八年,不过沈知微也听易玲唠叨过,暑假经常要跟爷爷去部队农场,都是在那里摸爬滚打,说白了就是实战演习。

沈知微自然是由衷感激的,易南风说全家向着她,那就是全家向着她。在易家,爷爷不只是要被尊敬的存在。沈知微有时候甚至觉得,易家上下都把这个杀伐果断的老爷子当成小孩子一样的哄着,呵护着,疼爱着。易老爷子高寿,与家庭和睦可谓不无关系。

说着向沈知微点点头,又挨个问候了沈家的几位叔叔。老人家虽然年迈,却连几位叔叔主管的是集团里的哪几个部门都一清二楚,尤其是二叔沈慈,从沈知微父母双亡后代替他大姐的职位至今,如不出意外,沈敬去世后集团的执行董事,应当就是沈慈不会错了。

沈慈为人低调谦逊,正担心易老先生这样行事作风太过扎眼,只怕等沈家人回过味的时候,更是不利于沈知微,因此便有些惴惴,现在看易老先生起码在自己这一辈上没有太分亲疏,也稍稍安下了心。

“阿慈,你是沈家长子,老头子我可是盯着你呢,管好这个家,听见没?”

话是这样霸道,却谁都明白乃是亲厚。

“好了,出来太久了,也该回去了,不然又要被易医生追着批评!”

黑西装的年轻人里有一个忽然扯起嘴角无声地笑了,大约易南风口中那位易医生是他父亲。

“玲丫头,你就在这里陪着微丫头,等后天出殡,我再来。”

孝子贤孙们磕头回礼,易南风就由管家引着被推向门口。

快出门口时,一行人忽然停下,并向两旁让开,看那样子,沈知微还以为易南风会转身。

可是就那么停顿了半分多钟,易南风还是没有回头,直接走了。

沈知微头一次知道,易南风对沈敬的战友情,远远超过自己想象。

荆棘长亭路

荆棘长亭路

作者:南唐周后类型:言情小说状态:连载中

从小青梅竹马,奈何没看对眼;可惜门当户对,鸳鸯谱被乱点...“我不爱你,你也不爱我,那我们就当合作好了”“你泡你的女明星,我追我的小白脸,互不干涉”“合作愉快”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