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资讯 > 言情小说 > 爱你罪无可恕司云迟楚芸衡小说

爱你罪无可恕司云迟楚芸衡小说

时间:2018-05-16 17:08:06来源:轻叶小说网

爱你罪无可恕司云迟楚芸衡by云洛由轻叶小说网给大家带来,在最近,爱你罪无可恕更新了,不少小伙伴都不知道在哪里可以阅读?下面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爱你罪无可恕小说的精彩内容,希望大家喜欢!

>>>>《爱你罪无可恕》在线阅读<<<<

爱你罪无可恕小说

月色如霜,楚芸衡光洁的背在月光下闪着别样的色彩。

身后的司云迟掐着楚芸衡的脖子,亲密无间贴上。嘴角在她的耳边厮磨,“叫啊,叫一声十万。你不是缺钱么?”

楚芸衡咬着牙承受着这窒息姿势带来的痛处,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整个屋子充满了情欲,司云迟冷笑。用手勾起楚芸衡的下巴使她被迫抬起头,“你这样子真可怜。”

说完,结束了这一场情爱。

等司云迟走后,楚芸衡艰难的拉过被子沉沉的睡过去。梦里,是一个小女孩张开双臂朝着一个男人撒娇的要抱抱。

现实多噩梦,梦里的甜蜜才会变得可怕。

第二天一早,楚芸衡惊醒。周围空气是死一样的安静。颤颤巍巍下床,整理好自己。穿上工作装,开始清理凌乱的房间。

把全部窗帘打开,刺眼的阳光晃得眼睛疼。透过落地玻璃窗,玻璃洋房里是司云迟抱着一个女孩笑着说着什么。楚芸衡眼角滑过一滴泪,急急撇开头却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无精打采,嘴角的淤青清楚地告诉自己,自己过的是多么荒唐。

艰难的收拾好房间,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电话那头是一个愉悦的女声,“芸衡姐姐,我今晚要和云迟哥哥去赴约一场宴会。回来我要喝莲子汤。”

愣了回神,楚芸衡才轻轻答了一个好。

几天前,楚芸衡还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几天后,大小姐的位子被另一个人取代。灰姑娘总要归要变回原样,十二点的钟声随时都会响起。

夜晚,司云迟一个人回了另一栋公寓。房间内只有一个电视机,屏幕上是楚芸衡一天做的各种家务。司云迟沉着脸看着,被豢养的金丝雀从未想过有这么一天。可是这是她的女儿,养不熟的。想到这里,司云迟眼里透露着阴鸷。利落的拿出手机,“现在,按我的要求打车到半月山庄找我。”

接到电话的楚芸衡心里弥漫着恐惧,颤抖着换好衣服出了门。遮遮掩掩上了车,红着脸到了半月山庄。房门一打开,就被人拉了进去抵在了门上。

司云迟低头看着眼前的尤物,嘴角噙着笑。眼神向下看到了真空,不禁笑了出来。“你还真是听话。”

楚芸衡耳尖泛红,张开口说道:“叔叔,找我来什么事。”话一说出口,楚芸衡便后悔了。让穿成这样来这里,孤男寡女还有什么事。楚芸衡眼神暗了暗,鼓足勇气对上了司云迟的眼睛。

司云迟盯着楚芸衡,看着自己豢养的金丝雀慌张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种舒心的感觉。

“小衡,今天你要主动。”司云迟笑着说,声音温柔。而字字句句落在楚芸衡耳朵里就像凌迟。

“为什么。”楚芸衡几乎崩溃的问道。

“为什么?”司云迟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为什么,小衡。你害死了的可是我的未婚妻啊。你要还,你要用一辈子来还."最后几个字,司云迟几乎咬着牙说道。

这一句话,让楚芸衡卸下了所有防线。让她甘愿沉在深渊,一场欢爱过去。司云迟满足的睡去,而楚芸衡却睁着眼睛流着泪。

她呆呆的看着黑暗的房间,回想一个月前的种种。

混乱的场面,夹杂着女人的尖叫。自己像一个破败的娃娃一样,被人从车里出来。等醒来却被告知同车的一行人全部死去了。而同车的一行人是司云迟的未婚妻路玲。

还没等自己缓和这个消息,司云迟却怒气冲冲进来质问为什么。为什么要在晚上执意要出去买娃娃。是啊,自己为什么要执意去买娃娃。楚芸衡那一段记忆似乎全都没有了,但是事实已经摆明。是楚芸衡闹着要出去买娃娃,路玲不放心楚芸衡一个人出去买娃娃。天黑路滑,导致出了事故。

而等自己身子好了一点,迎接自己的就是一场难忘的成人礼。

从女孩蜕变成女人。

那个晚上的记忆让自己到现在都不敢回想,楚芸衡只知道。当司云迟进去的那一刻,自己的自尊心已经被打碎了。连同打碎的还有喜欢了司云迟整整五年的那颗心。浮浮沉沉,楚芸衡最后昏睡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楚芸衡刚想动,就感觉手腕上有一股力量禁锢着她。瞬间不敢动,感受着后背的凉意。

“醒了?”司云迟用着还没睡醒的鼻音问道。

楚芸衡看着这样的司云迟心里一阵酸楚,这个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看不到敌意。

司云迟悠悠睁开眼,慵懒地说道:“去吃药吧。”

说完利落的起床穿好衣服,去了卫生间。

楚芸衡拿过床头的药,突然不想吃了。她想生下一个带着司云迟血缘的孩子,这个想法一出现的时候楚芸衡自己也吓了一跳。随即像是心中有了一些希望一样,轻轻把药压在了舌头底下。等洗漱的时候,亲眼看着那颗药片去了下水道。

等楚芸衡从卫生间里出来,看到司云迟心里莫名有些恐慌。司云迟背着她沉在阳光里打电话,语气一如既往地冷淡。只是到了后面开始有了愤怒的情绪,等转过身来的时候。楚芸衡能明显感受到司云迟眼睛里的怒火。

只见司云迟掐着楚芸衡脖子,恶狠狠地说道:“你到底有多狠心,害死了路玲还不够,还要害死路棠?”

楚芸衡有些透不过气,艰难地说道:“我没有。”

“没有?”司云迟有些恼火,“路棠就只吃过你一个人做的莲子汤。你还撒谎。”

楚芸衡对上司云迟的眼睛说道,“我没有!”

司云迟有些愣神,松了力道。披上衣服,没再回头。

司云迟郁闷的一路漂移回去了家里,明明昨晚的温情消失殆尽。自己居然心疼黑暗里还在颤抖的人,那个心机狠辣的女人!真是可笑至极。

留在半月山庄的楚芸衡跌坐在地上,哭的像个孩子。这是这么多天,楚芸衡第一次哭。哭命运的不公平,哭错付了的心。

恍惚离开,走在街上不知道去哪里。电话打通唯一一个朋友,那边传来懒懒的女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