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身体不受控制

发表时间: 2021-02-23 09:51:46

安彤彤心里一惊,还来不及细想是怎么回事,就听张若珍焦急开口:“姐姐,你不是要送我吗?”

“是。”安彤彤想说她不会去见安老太,她会送她去学校。

可开口说的却是,“珍珍,你等我一会儿,我见完奶奶就去送你。”

安彤彤同惊恐万状,如果刚才的言不由衷可以用习惯使然强行解释的话,那在妹妹哀求的眼神中仍旧坚持见老太太,绝对是身不由己。

“我不……”她尝试着拒绝,却听自己对妹妹说,“我不会耽搁太久,珍珍,你等我一会儿。”

张若珍神情微怔,随即失望的松开手,一语不发走进电梯。

安彤彤有心跟上去,但两条腿像是在地上生了根动弹不得。

她心脏狂跳,没有什么比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更恐怖的事了。

安娇娇丝毫不查安彤彤额头的冷汗,上前挽住她的胳膊,一脸亲昵,“彤彤姐,多亏你没走。奶奶为了不让你嫁给那个老男人,好容易要了穆少生日宴的邀请函,让你赶紧物色个好人家嫁了。你要走了,往后就没这么好的机会,一次遇到那么多优秀的结婚对象了呢。”

安彤彤听到自己嗯了一声,然后两条腿兀自迈开,往花房走去。

安老太面前,安彤彤重新得到了身体的控制权。

但仅限于花房内。

她只能坐在藤椅上,头脑昏胀的考虑眼下的处境。

正在修剪花枝的安老太转身,就见本该站在自己身边伺候的安彤彤竟然没经允许坐下了。

她心生不满,清了清嗓子。

安彤彤懒得理她,不受控的身体倒是在这件事上没有过多干预,对安老太拉的老长的脸视而不见。

安老太有发作的趋势,但不知为什么忍住了。

“生日宴的晚礼准备好了,不过家里的车都在用,你得自己打车过去。”

安彤彤不咸不淡嗯了一声,起身,“没事我走了。”

她无礼的态度终是让安老太忍无可忍。

“安彤彤,我费尽心思帮你摆脱商总,你这是什么态度?!”

“打住。”安彤彤抬手,示意安老太闭嘴。

“没经我同意,用我钓着商总给安家投资这事,我还没找您讨个说法呢。您怎么还好意思用这事威胁我?”

安彤彤长相乖巧,尤其一双微垂的眼尾,让她看起来极为温顺。

但此时此刻,她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不知因何而起的戾气,让安老太心生畏惧。

陌生的情绪下,安老太佯装恼怒,拍了把桌子呵斥道:“安彤彤,你好好想想,你在跟谁说话!”

安彤彤波澜不惊,“奶奶,就事论事而已。您何必生这么大气。您看,您拿着我吊着商总,还总派我去应付他,我都没生气呢。”

话本该到此为止,但她的嘴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过您放心,安家想钓金龟婿,我也想找个有钱人,今天的晚宴,不会让您失望。”

再一次的言不由衷让安彤彤心悸,她在说什么?!她要参加今天的晚宴?!

所幸她上一世什么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惊恐之余,冷静的分析出:目前为止,身体都是在有关穆卿生日宴的事情上开始不受控制的。

她对自己并非完全没有主导权。

回到房间,安彤彤好好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

重生是肯定的,但她对重生后的自己没有百分百的掌控权。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身不由己时她并没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所以,安彤彤可以暂时把诡异的情况放到一边,好好想想,怎么远离上一世噩梦开始的地方。

上飞机。

这是安彤彤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买个乘机时间在五小时以上的机票,就算到了参加生日宴的时间,届时她要么在天上,要么刚落地,身体再不听使唤,也如何都得错过了。

说干就干,安彤彤在手机上买好机票直奔机场。

叫车安检领登机牌一切都很顺利,然后在广播通知登机,安彤彤自觉可以开始这一世的新生时。

她在一旅客惊诧的目光中,面无表情的撕掉了手中的登机牌。

安彤彤手脚冰凉,如果之前只是怀疑的话,那现在她可以肯定了!

她的身体里还有另一个意识的存在。

‘它’任她像个笑话似的一路奔来机场,然后在目的达成的最后一刻,残忍的让她认清现实。

安彤彤浑身发抖,如果这一世的重生是要她重蹈覆辙,那她宁愿去死,也不愿再活一次。

“活着多好,为什么想不通呢?”

一个声音传入安彤彤的脑海。

“什么?”她下意识往身后看去,并没有人。

安彤彤浑身寒毛竖立,心道:难道是……鬼?!

“不,我不是鬼。”那个声音再次响起,“忘了自我介绍,我是人生可悔系统,由于您死前购买了我们系统的‘再来一次’服务,所以您重生了,而我作为您的重生向导,将在您适应新生,完成心愿之前一直陪伴您左右。”

人生可悔系统?

安彤彤隐约记得,上一世某酒会上,有个神经兮兮的人跟她推荐这个玩意来着,什么只需一百亿,便可重享人生。

彼时穆卿因车祸残疾,怨气都撒在她身上,她出于责任接管一切,却被穆家宗亲骂着居心不良。

身心俱疲的她明知是可笑的骗局,但还是动心了……

这件事安彤彤记得很清楚,因为下一秒,穆卿就因为找不见她大发雷霆。赶过去的时候,被他盛怒之下扔出的水晶烟灰缸砸中,额头缝了五针。

安彤彤下意识摸了摸左额,明明是上一世的事了,但那个地方还是隐隐作痛。

那是穆卿第一次在公共场合践踏她的自尊,她想,如果再遇到那个神神叨叨的人,她宁愿被骗,也要争取一次重享人生的机会。

可是她再没遇到过那个人,更没掏钱买他所谓的重享人生的服务,为什么还会重生?

不过这不是重点,安彤彤轻易接受了诡异的现实,“我脑子有点乱,现在就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参加穆卿的生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