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重回十年前

发表时间: 2021-02-23 09:51:46

耳边是大夫小心翼翼的解释和穆卿焦躁的低吼。

安彤彤绝望的想,又没死成。

“穆先生,我们真的尽力了,但穆夫人的身体实在太差,全身器官都呈衰败之势……”

“什么意思?!”

“经,经过专家会诊,大家一致……认为,停止,停止治疗,让穆夫人平静度过最后的……”

砰的一声,是重物落地的声音。

穆卿歇斯底里。

“她必须活!”

安彤彤的心沉到谷底,她很想告诉穆卿,她很痛苦,求他放手。

但她的身体已经虚弱到了一点声音也发不出的地步,只能在穆卿疯狂的嘶吼声中,感受着生命一点点的流逝。

意识又一次变得涣散之前,安彤彤再次祈祷,希望再也醒不过来。

天不随人愿,安彤彤很快就醒了。

她是被走廊里孩子的尖叫欢笑声吵醒的。

真好,安彤彤心道。她已经很久没听到除了穆卿和大夫以外的其他声音了。

想到这里,她愣了一下。

自己所在的楼层被穆卿改装成了专有楼层,外人根本进不来,怎么会有小孩的声音?

心中的疑惑让她下意识往门边看去,料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她的颈椎动了!

安彤彤吓了一跳,身侧的双手随之微微抬了一下。

她惊诧的又动了动手,发现不止是双手,她的手臂乃至整个身体都可以动了。

安彤彤眸瞳骤缩,猛的坐起来。

摔断颈椎几乎被大火烧化的身体竟然变得完好无损,眼前也不是布满仪器的病房,而是一间普通的卧室。

窗帘上的花纹和模糊的记忆重合,似曾相识。

安彤彤后脑抽痛,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是怎么回事。

门突然被推开,两个熊孩子闯进来。

“姑姑,你再不起床,奶奶又要训你了。”

“是呀,是呀。她已经在和讨厌鬼骂你了,你快起来吧。”

应该已经上大学的两个侄子突然缩水一半,拿着塑料金箍棒围着安彤彤叽叽喳喳。

安彤彤一脸懵怔的同时突然想起来,窗帘上的花纹是她在安家老宅那个简陋的卧室里,唯一按照她喜好选择来的。

余光里,床头的电子表显示的时间推前了十年,安彤彤心头一震,荒谬的想法从她脑中窜出。

她用已然不知该怎么走路的大脑驱使着两条腿踉跄着走出房间,长长的走廊两边,是款式相同款式繁复的木门。

往前走到头,至楼顶高悬而下的奢华水晶灯终是让她确定——这是十年前的安家!她重生了!

“喂,让一下。”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安彤彤瞬间红了眼眶。

这么和她说话的,安家上下只有她的亲妹妹。

这个看似跟她不亲近的妹妹,上一世在穆卿遭遇车祸昏迷不醒,她被穆家长辈欺负的时候,冒着和婆家撕破脸的危险,硬让丈夫给穆家注资,保住了穆家根本。

在她被大火几近烧化的时候,妹妹也是毫不犹豫站出来,愿将自己的皮肤移植给她……

安彤彤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激动的心情正欲转身,身后传来一声冷笑。

“张若珍,那是你亲姐姐,成天喂喂喂的,就不知道叫姐姐的吗?”

最受安老太喜爱的安娇娇从房间里出来,挽着安彤彤好生安慰,“彤彤姐,别难过,张若珍不把你当姐姐,你还有我。”

安彤彤看着她故作的乖巧心中冷哼,如果她再看不清安娇娇这副嘴脸,上一世可就白活了。

她一天撒娇般的缠着自己,不过是想在惹事后找个冤大头帮她背锅。

可笑她还真以为是姐妹情深,一次次心甘情愿被她利用。

成日对她横眉冷对,随了母姓的亲妹妹,反倒是安家众姐妹里,唯一一个关心她的人。

安彤彤拨开安娇娇的手,走向自己的妹妹,“珍珍,你要去学校吗?刚好我也要回学校,一起走吧。”

张若珍露出见鬼一样的表情。

“你说什么?”

安彤彤心里苦笑,她们以前的关系得多差,连送妹妹上学这种小事,都能让她惊讶成这样。

她一把搂住张若珍的肩膀,“我说,一起走。”

“姐姐,你没事吧?”

“嗯?”安彤彤的第一反应是自己与平时大相径庭的言行吓到妹妹了。

但看着张若珍并非惊吓而是担心的眼神,她突然想起来了。

上一世这个时候,她为了安家,刚刚拒绝了心仪学长的表白,正消沉着。

所以妹妹以为她如此这般,是因为伤心过度?

安彤彤突然觉得尴尬,记忆里,刚拒绝完学长心情不好时,妹妹看不下去她为安家牺牲至此,劝她为自己活一次。

她被安老太洗脑洗成傻子,竟然说妹妹自私。

怪不得刚才妹妹看她的眼神比往日更冷,怕是被她的傻叉言论气的不轻。

就在这时,身后的电梯开了,安家长女安潇潇走出来,不屑的目光掠过安娇娇和张若珍,最终落在安彤彤身上。

“奶奶叫你去花房,马上。”

安彤彤挑了挑眉,“你跟奶奶说一声,我急着送珍珍上学,有什么事电话里说。”

“你说什么?”

安彤彤将妹妹的肩揽的更紧了些,“我说,我要送我妹妹去上学,别的事都靠边站。”

她不同往日的言行惊的安潇潇表情扭曲,不过素来善于表情管理的她很快扬起了高傲的头颅。

“奶奶要跟你交代晚上生日宴的事,你最好去一趟。再不把握好机会,就等着明年嫁给商总吧。”

安彤彤眸瞳微缩,今天就是穆卿的生日宴?!

上一世,她就是因为参加了这场生日宴,从此万劫不复。

痛苦不堪的记忆疯狂再现,被下药的狼狈,被穆家欺负的无助,穆卿车祸后的无奈,以及置身火场的绝望……

“姐姐?”张若珍小心翼翼的声音让安彤彤回神。

她不知何时抓住了她的手臂,一股暖流通过掌心源源不断送进她轻颤的身体。

“没事。”安彤彤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再活一世,她不可能重蹈覆辙。

穆卿的生日宴,她绝不会去。

虽是这样坚定的想着,但安彤彤一开口,却满是应承,“知道了,我这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