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逐出家族

发表时间: 2021-06-02 15:01:47

“逆子秦年,身为庶子私自修炼,违犯族规,今日废去修为,逐出秦家!”

“其母徐氏育儿无德,罚其监禁净衣房,终生不得踏出秦家半步。”

秦家府邸内,此刻正聚集着不少的人,秦家家主秦远山无情的宣布道。

说完一掌拍在秦年腹部,瞬间将秦年的丹田震碎,而秦年整个人也这股巨力下被震飞了出去。

“噗嗤!”秦年重重的摔倒在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

一掌崩碎丹田,六年的苦修毁于一旦。

秦家大院内,寂静无声,不少人为秦年感到惋惜。

同时他们心中疑惑,秦家虽然有庶子不能修炼这条族规,可是这条族规已经百年没人提起。

而且近年秦家中不少庶子都开始修炼了,其中也不乏高手。

不知为何今日却被秦远山再次提起,还亲手废了自己的亲生儿子。

秦痕站在人群中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是冷笑连连。

只有他知道为什么,因为这一切都是他一手设计的。

他从小就看秦年不爽,秦年偷偷修行之事,是他怂恿的,也是他告诉父亲的。

他知道父亲一直不待见自己这个弟弟,所以故意在父亲面前说了此事。

还添油加醋的说了几句秦年的坏话,更加坚定了秦远山废掉秦年的决心。

如今秦年丹田被毁,终生恐怕都无法再修炼,这让他心中无比的畅快。

“哈哈,秦年,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讨人厌,连父亲都不喜欢你吧!”

秦痕看着如死狗一般趴在地上的秦年,心中十分得意。

秦年整个人呆呆的趴在地上,双眼无神。

“他居然真的如此狠心!”

他直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真的会这么无情的废除自己的修为,而且还如此决绝。

难道他的心中就一点都不念骨肉亲情吗?就没有一丝惋惜?

自己可是他的亲生骨肉啊!

秦年的心仿佛如刀割一般疼痛。

他叫了十六年的父亲,今日却成为亲手废除自己修为的刽子手。

十六年的父子之情,不过是他心中的幻想罢了!

“哈哈,错了,错了,都错了!”

秦年跌跌撞撞的站起来哈哈大笑道,笑声回荡整个秦家大院。

“他疯了吗?”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向秦年,以为他受了巨大的打击,精神崩溃。

“逆畜,你笑什么?”秦远山冷漠的问道。

“笑什么?”

秦年悲愤的笑着,笑的无比凄凉。

“什么族规?什么庶子不能修炼,一切不过是借口罢了。”

“你根本就是嫌弃我母亲出生婢女,身份低微,丢了你秦家家主的颜面!”

秦年疯癫的大吼道,双目赤红无比。

“住口!”秦远山大喝道,脸上也涌上一股怒意。

“怎么,被我说中了?心虚了?你秦远山不就是这样的人吗?”秦年冷笑的嘲讽道。

“逆畜,你找死!”秦远山大怒,说完又是一掌,临空将秦年拍飞出去。

秦年趴在地上,口中满是鲜血,看着眼前的恼羞成怒的秦远山。

他愈发觉得过去自己对父爱的渴望是多么的可笑!

“从今日起,我不姓秦,我姓徐,以后我叫徐年,跟你秦远山再无瓜葛!”

徐年眼神瞬间冰冷下来,一只手臂艰难的撑着地面站起来,一字一句说道。

从秦远山拍在自己丹田的那一掌起,自己和他的父子之情便已经烟消云散了。

“畜生,你竟然敢对父亲不敬!”一旁的秦痕也是怒喝道。

刚欲离开的徐年看向人群中的秦痕,嘴角再次露出一丝冷笑。

“你不说话我都把你给忘了,我的好二哥,今日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他日我必当奉还。”

徐年当年修炼的功法就是秦痕给自己的,当初还以为他是好心。

没想到这一切都是他一手设计好的,先是让自己修行,然后再利用族规让秦远山废除自己修为,如此心机简直毒辣。

亏自己还居然叫着这样一个人十六年的二哥,简直瞎了眼了!

徐年脸上满是自嘲,此刻他的心中只有恨。

恨自己的有眼无珠。

更恨自己无能连累了母亲。

可是现在他什么都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活下去,这次有希望救出母亲。

徐年转身缓缓的向着秦家大院外走去,他知道他再不走,恐怕今天就走不掉了。

因为刚才他的那一番话已经激怒了秦远山和秦痕。

“哼,想走?你走的掉吗?”秦痕冷哼。

说完直接一个闪身,出现在徐年面前,一记重拳毫不留情的砸在徐年的胸膛。

“噗!”

徐年鲜血不要命的狂呕,胸膛的肋骨瞬间断了数根,身体重新摔回了院内。

如今徐年的修为已废,秦痕可是九星战士的实力,他的一拳连石头都能打碎,徐年哪里抗的住?

一拳重伤徐年,秦痕似乎还没有罢休,直接一脚踩在徐年的双腿上。

势大力沉,秦痕这一脚直接用上了全力。

“啊……”

秦年顿时发出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他的两条大腿骨就这般活生生的被踩断。

“哈哈,让你还敢嚣张,你不是要报仇吗?起来打我啊!废物,就是废物!”

秦痕无情的踩着秦年的大腿,狂笑不止,面目十分狰狞。

秦远山就在一旁看着,秦家众人也冷漠的看着,丝毫没有出言阻止的意思。

好一个冷漠无情的家族。

徐年的心如同万年玄冰般冰冷。

他心中发誓,只要他今日不死,今日这一切,他日必定加倍奉还给秦家。

“够了!”

就在此时,秦家深处的腹地内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

“老祖宗!”

秦家所有人都是一惊,急忙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行礼道。

秦痕也急忙停止对秦年的折磨。

老祖宗发话了,他可不敢忤逆,否则就算是他父亲也救不了他。

“他毕竟也是我秦家之人,既然已经处罚,就将他赶出家门就好,没必要再赶尽杀绝。”

那道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威严不容抗拒。

“是!”秦远山立刻应道,接着便吩咐下人。

“来人,将这畜生抬出去,让他自生自灭。”

徐年被抬出秦家,然后就被丢弃在云海城东头的破庙外。

那里是乞丐的聚集地,脏乱不堪。

徐年咬着牙爬进庙里,知道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心中的执念一松,便彻底昏迷了过去。

黑夜渐渐降临,天空泛起了些许星斗。

破庙外的小道上,一个中年男子正向着这边走来。

他在庙内扫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了重伤的徐年身上。

看着身受重伤的徐年,他的脸上居然露出一丝激动之色。

“好浓郁的神魔血脉!天助我也,没想到我白天寒苦寻人间数百年,终于找到了传人!”

白天寒大笑着背起秦年,消失在黑夜中。

“这是哪里?”

徐年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巨大的青铜鼎内。

巨鼎直径约两米,鼎内盛满了水,上面还漂浮着各种药材,甚至还有一些罕见的兽骨。

炽热的温度烤的徐年差点再次昏过去,他正想向着鼎外爬去。

“哼,给我乖乖呆好!”

就在此时,一阵狂风突然将房门掀开。

一个人影出现在徐年的面前,一掌便将徐年拍回了鼎内。

徐年吓了一跳。

好恐怖的速度,这个速度就是秦远山也达不到!

“小子,你知道这药我可是准备了整整十年才筹齐,你要是浪费了,我非扒了你皮不可。”来人恐吓道。

徐年身体一颤,看向来人。

只见一个身穿白袍的中年男子正怒目瞪着他,脸上轮廓线条分明,如刀削斧凿,一对剑眉横指,冷峻刚毅。

他站在那里,竟然给徐年一种面对洪荒巨兽般的感觉,恐怖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