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叶小说网
首页安卓游戏安卓软件游戏攻略软件教程厂商大全玩家专题标签合集小说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小说时光与你有染

时光与你有染

时间:2018/05/09 08:58:07来源:轻叶小说网作者:轻叶

今天轻叶小说网的小编为大家带来了时光与你有染傅时谨梅苒by临渊鱼儿,这是一本受到广大网友喜欢的言情小说,喜欢的朋友可以先看一看!

时光与你有染傅时谨梅苒by临渊鱼儿

>>>>《时光与你有染》在线阅读<<<<

时光与你有染小说试读

一个寻常的午后,市人民医院中医部医师梅苒收到一条看似不寻常的短信。

“你好!我是市人民医院的急诊部王医生,你的领导出车祸正在我院抢救,现在急需住院费和手术费十万块,请立刻把钱打到此账号:工商银行62*****7954,王飞红。耽搁撤你的职!”

领导出车祸?看起来貌似还很严重的样子,梅苒连忙发了一条短信过去。

——他人现在怎么样了?!

那边很快有了回复:已脱离生命危险,正在输氧,请立刻汇款!

梅苒松了一口气,握着手机慢悠悠地打字。

——这样吧,王医生,我给你加五万,麻烦你把他的输氧管拔了。

几秒后“王医生”的信息就追了过来:你什么意思啊?他可是你领导!!

梅苒不慌不忙地接道:

——是我让人撞的,早看他不顺眼了。

“王医生”行骗三年顺风顺水,此番遇到如此销魂又强悍的反骗计还是首次,心里不免有些愤愤不平:“好吧你大爷的,你赢了,你忙吧不打扰了!”

梅苒缓缓弯起唇角。

一旁的小助理勾长脖子看过来,“师姐,都这个点了,你怎么还不下班啊?”

她也有些无奈,“还有一个预约病人。”

田甜把手里的药材、小称放下,“很重要?”

“上面特地交待下来的,算是硬性任务,”梅苒的嗓子有些不适,声音压得低低的,“也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大人物。”

田甜来了兴趣,“叫什么名字?”

“我看看。”梅苒看了眼预约记录本,在未打钩那栏找到一个名字,“傅时谨。”

门外的雨又下得大了些,细细密密的雨点仿佛一束束银针,带着一股狠劲儿扎向地面,翻卷着溅起朵朵晶莹的水花。

田甜托腮猜测着,“这位帅哥估计是被大雨堵在路上了。”

梅苒不由得好笑,存心打趣她,“你怎么知道他是帅哥?”

“名字啊!这么好听的名字一定是帅哥!”

响雷阵阵,雨声沥沥。

梅苒不得不扬高声音,“这么笃定?”

田甜还想反驳一番,不料抬头竟看见一个撑着黑色长柄伞的男人正拾级而上,隔着雨帘看不清容貌,只看得出他身形颀长。

屋檐下的红灯笼被风吹得东倒西歪,车辆鸣声不止,行人匆忙过往,可奇怪的是,那人在雨中却走得不慌不忙,仿佛天生就有一种沉稳的气质。

反正也无聊,梅苒难得起了戏谑之心,想打击一下这初出茅庐天真烂漫的小师妹,“这个叫傅时谨的男人……”

田甜看得几乎失了神,待得那人渐渐走近,收拢了雨伞,随后伸手推开了玻璃门……她这才如梦初醒,突然听见耳边掠过一道甜软的声音:“说不定是个满脸麻子的矮冬瓜。”

不、不矮啊!

“师……师姐,你的病……”田甜舌头都捋不直了,一连说了几个“病”字,“人……他好像来了。”

湿润的气息被风卷进来,梅苒抬眸一看,眼前站着一个男人,白衣黑裤,眉目清冷得如同城外覆雪的青山,全身透着一股淡漠疏离气息。

他身后是一道密集的雨帘,那双微冷的深眸,此刻正静静地看着她。

梅苒的手从预约记录本上移开,缓缓问:“傅时谨先生?”

淡定若斯,仿佛那句“麻子矮冬瓜”不是出自她的口。

问完耳根却悄悄红了半边,心中暗忖:雨声那么大,刚刚那话,他应该没听清楚吧?

“不好意思,迟到了。”

答案已昭然若揭。

梅苒事先看过病历:偏头痛,先前是西医治疗,出现药物副作用导致病情加重。

“手伸出来,我把一下脉。”

旁边的小助理夸张地“啊”了一声,激动得小脸绯红,梅苒这才注意到男人放在号脉枕上的那手,修长如竹,骨节分明,有说不出的养眼。

她神色如常地收回视线。

把过脉后,梅苒又简单问了一下病情,心中大概有个底,开始低头写药单。

她虽算不得是半路出家,可始终没法把字写得龙飞凤舞叫人看了晕头转向,所以轻易被人捉住了错处。

男人捏住她的笔,沉声道,“这里写错了。”

声质清冽,还带着些许的沙哑,仿佛羽毛轻扫过心间,酥麻麻的。

梅苒注意到他长指压着纸面的那处,顿时明白了过来,不免有些窘。

原来她把“谨”写成了“瑾”。

还真是一个谨慎的人。

好不容易送走一尊大神,没一会儿又来了几个病人,梅苒也顾不上吃饭,这一忙就忙到了天色微黑,雨也停了,她扶着酸疼的腰,“走吧,请你吃饭。”

被折腾得蔫蔫的小助理一下子双眼冒光,“我们去吃西餐吧,新开张的店,我有代金券!”

两人各点了一份黑椒牛排、法式黑松露鹅肝酱和意大利面,好吃得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下去。

吃着吃着,田甜突然有些坐不住了,“师姐,这会不会很贵啊?”

她手上是有三张一百元的代金券,可似乎不能叠加使用啊!

梅苒正切着牛排,“没事,我请客。”

田甜放下心来,絮絮叨叨又开始说起路上的话题,“我就说他一定长得很帅吧?亏你还说人家是……”她笑得前俯后仰,“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

“不过,傅时谨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呀,不知道在哪里听过呢。”

梅苒饥肠辘辘,埋头苦吃,并没有答话。

餐厅换了一首抒情歌,对面的小姑娘突然变得感伤起来,唉声叹气的。

“怎么了?”

“昨晚我不是熬夜看《中国好歌者》吗?天后余声也唱了这首《你是世间最好的相逢》,虽然唱得很好听,可跟我女神比,那也是差远了!”

梅苒随口问,“你女神是谁?”

“你有没有听说过七年前轰动乐坛的传奇歌手MR?”

梅苒握着刀叉的动作一顿,慢慢摇头。

田甜语声略带哽咽,“她就是我的女神啊,虽然如同昙花一现,只留一曲成绝响……我们为了纪念她,特地……”

梅苒直接一口水喷了出来,不敢置信地问,“追思会?”

她怎么不知道MR死了?!

“是啊,”田甜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的,“七年了,这是我们MR粉自行组织的活动,就在这个周末,你要去吗?”

梅苒想了想那画面顿觉遍体生寒,“不用。”

气氛凝滞。她又问,“那个节目,你最喜欢哪个歌手?”

“当然是天后余声啦!不过,有一个叫梅梦然的歌手唱得也不错。”

沉重的话题被成功转移,梅苒笑笑,继续听她说,一顿饭吃下来也还算愉快。

不过等到要结账的时候,梅苒却有些笑不出来了,走得太急忘了带上钱包,幸好翻了随身小包,找出了一张很少使用的黑卡。

谁知却惊动了餐厅经理,这个匆匆赶来的微胖男人额头沾汗,点头哈腰,“梅小姐亲自光临,实在是荣幸之至!这是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说着递过来一个精致的纸袋。

梅苒接过,说了声“谢谢”,赶在上洗手间的田甜回来之前把他打发了。

“咦,这是什么?”田甜好奇地瞅了一眼她手中的东西。

“餐厅送的礼物。”

“这么好?吃个饭还有礼物送?”

三言两语说不清,梅苒只得含糊道:“大概我们是什么幸运客人吧。”

田甜深信不疑,梅苒见她对那礼物感兴趣,便送了给她。

回到家时天已深黑,一盏灯柔柔驱散黑暗,梅苒累得不想动,躺在沙发上和闺蜜微信聊天:

“你去参加《中国好歌者》了?”

余声:你看节目了?!

梅苒:没有,只是听说。

余声:亲爱的,有空看看吧,我的第一首歌是献给你的。

梅苒:……

余声:对了,你堂妹也在,要不要我多多“照拂”?

最末二字,似乎不能只看字面。

梅苒刚要回复,手机就响了起来,屏幕上大大地跳动着“梅良之”三个字,她迟疑了一下才接通,“哥,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那端传来的声音有些急躁,“想想,你现在有空吗?然然的助理打电话说她喝醉了,我刚好又脱不开身,你帮我去接一下吧?”

仿佛怕她拒绝般,那边的人连珠炮似地报了一串地址后,就迅速掐断了电话。

还真是拿捏得分毫不差。

梅苒咬咬牙,只得认命地拿包出门了。

三十分钟后到达会所,梅梦然的助理一看到她就像看见了大救星,立刻迎上来,小脸垮得像刷了一层过期的白漆,“她醉得很厉害,说什么都听不进去,不仅骂我,还打人,我一个人……搞不定啊!”

借着灯光,梅苒看到她脸上一个明显的巴掌印,手腕也印着一圈青紫,无奈地摇摇头,“她现在在哪里?”

助理连忙引路,然而接下来看到的一幕,惊得她目瞪口呆。

只见平时皮嫩娇贵的大小姐,此刻正衣衫凌乱,被人毫不怜惜地箍住了双手,连拖带拽地从包厢里拉了出来。

天啊!她忙不迭地揉揉眼睛,一脸惊恐,“这样不太好吧,然姐如果知道我们这样对她,会不会……”

梅梦然看着瘦,但骨架大,梅苒则是纤盈那一类,哪里承受得住她的重量?愿意来接她还是在心底默念了一百遍“她对我有救命之恩”后才做出的决定,一听这话直接松开手,“那你来。”

梅梦然便被放倒在地上,不知磕到了哪里,地板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站在一旁的助理吓得腿都软了,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哪里还敢说什么话?

梅苒靠在墙上,准备休息一会儿再“动工”,这时走廊的光线突然一闪,她下意识转头看过去。

只见几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过来,走在最中间的男人清隽如月华,依然是白天那身简单衣物,白色衬衫的扣子扣得一丝不苟。灯光流转,他那双好看得有些过分的眼睛静静地藏在这片柔和的光影里。

他似乎认出了眼前的人,若有所思地多看了一眼,脚步略顿,“梅医师?”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梅苒只看到他的眼眸深处,仿佛微微摇曳着一簇光。

相关文章精选
分类索引

游戏攻略软件教程

本类精品

1极品好儿媳2爱上你爱上了错3我想和你好好的4我曾眼瞎错爱你5爱上你是我的罪6天才萌宝爹地请入室7我曾傻傻爱过你8你是我的解药9最强医圣10家有美媳

本类推荐本类最热

妻女如梦久久归爱如果有来生清茗泠泠我的神秘老公曾以情深赴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