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叶小说网
首页安卓游戏安卓软件游戏攻略软件教程厂商大全玩家专题标签合集小说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小说痴情是我的罪过

痴情是我的罪过

时间:2018/04/18 08:58:46来源:轻叶小说网作者:轻叶

痴情是我的罪过南毅简初by猫尾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在最近,痴情是我的罪过正式更新了,其中就有人问在哪阅读呢?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痴情是我的罪过》在线阅读<<<<

痴情是我的罪过小说

“我喜欢你。”

我大脑一阵呆愣,就好像是灌了水银一般,僵硬的一动不动。

他说,他说他喜欢我。

我做梦都想听却一直都听不到的话,在今天却听得到了。

抬头时,我看到南毅英俊的脸庞上勾勒出的笑意,那笑容,竟然和当初杨念绒诬陷我时的笑容,有几分雷同。

就因为南毅的这句话,使得我再一次陷入深渊南家之中。

我稀里糊涂的去医院体检,躺在冰冷仪器上的时候,我知道就算是再天大的秘密,也挡不住我要和南毅在一起的决心。

只要……南毅还喜欢着我。

“体检感觉怎么样?”南毅很是自然的拉着我的手,又将我额前的头发别致脑后道:“其实你把头发散下来更好看。”

我闭上眼睛,觉得这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但手心的温度告诉我,这一切真的不是梦。

此刻,我就是个迷路的,任由人带领的孩子一般对南毅道:“南毅,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恍惚之间,我喜欢的男人变得很是温柔,他道:“当然。”

“为什么?”

南毅挑眉看着我:“喜欢一个人,难道还需要理由吗?”

我们两人就这般手牵着手走着,却在这时候,一人迎面朝着我们走来。

防不胜防,南毅手中关于的我体检报告就此跌落在地上,而让我想不到的是朝着我们撞倒的人,是杨念绒!

“毅……”杨念绒身穿病服,她跌倒在地上,看起来实在楚楚可怜:“毅,难道……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南毅倏然松开我的手,他搂住跌倒的杨念绒,声音轻柔的不知说了些什么,到最后,我见杨念绒簌簌红润的眼眶中再没有流泪。

心妍告诉我,杨念绒是南毅的前女友,而且她还帮助南毅公司起步……所以南毅对杨念绒好,我都能够理解。

我挣扎着从地上起身,梦太过完美,也就易于破碎。

起身后,我独自朝着医院外走去,心中苦楚万分。

其实我现在的处境已经很好了,婆婆不再厌恶我,而南毅也说了喜欢我。

虽然这样,我的心,还是冷不丁的会疼。

“南毅,我在车里等你。”我扭过头,就看见杨念绒硕大的白雪一片抵靠在南毅的怀中。

而杨念绒正对着我,再一次对我露出那种狐狸般的笑容,魅惑不已。

我闭上眼睛,紧紧的捏着手指,忍不住道:“南毅,我和她,你更喜欢谁?”

之前我以为我能忍,我以为南毅喜欢我就够了,但……我实在做不到那么大方,做不到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在一块。

南毅扭头看向我:“你。”

“那你为什么还搂着她?”我像是个泼妇一般追问着。

他皱了皱眉头:“简初,你一定要什么都追问的那么清楚?”

杨念绒伸手,肆意的搂在南毅的脖子上,声音带着张扬:“毅,你来医院是看我的吗?”

我本是朝着车走的脚步,硬生生的转了回去,我走到杨念绒的面前,有着前所未有的怒意:“杨念绒,南毅是我的丈夫,你为什么要做插足进来?难道这样,会让你感觉到快乐吗?!”

杨念绒一点不恼,她脸上带着笑容:“我爱毅就够了,我可以不求名分的跟着毅……”

我强忍着想要伸手扇在杨念绒脸上的巴掌:“杨念绒,你知道吗,你是我见过第三者,能够这么理直气壮的和原配说话的!”

我开始变了,变得再不如之前唯唯诺诺。

而我现在对杨念绒说的这番话,又何尝不是对南毅说的。

我想要用这话,来试探南毅的底线,但南毅似乎没有一点反应。

而杨念绒却是脸青一阵,白一阵的。

转身,我离开了医院,坐上车之后,却发现南毅并没有过来。

我叹了一口气,正如某作家所说的,男人就是这般,对于没有得到的女人,就是心口的朱砂,日思夜想。而得到了想要的女人,那朱砂就变成了一粒蚊子血,平常到极致。

而南毅就是因为我提出离婚,伤了他的大男子主.义,再加上他没有得到我,所以才说的喜欢我吧……

回到南家之后,婆婆欢喜的把我拉着到客厅沙发上坐着:“小初,南毅怎么没和你一块过来?”

她又道:“不过南毅公司也忙,你也要多体谅体谅。”

说着婆婆伸出手来,对着我说:“小初啊,你把体检单给我看看,这样我也好叫王姨按照单子给你配中药喝。”

我抿了抿唇,我和南毅从未有过夫妻之实,所以就算喝再多的中药也无济于事。

“小初,体检单呢?”婆婆张了张手。

我一愣,才想起来,单子还在南毅的手中。

见此,婆婆摇头叹息了一下:“小初啊,可不是我说你了,这都结婚五年了,都还没点个动静。”

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知道婆婆对抱孙子这事一直都特别的注意,但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婆婆对怀孕生子这事注意过了头……

正想着,南毅从大门内走了进来,他手里拿着的是体检单。

婆婆急着迎上去,欢喜的撕开体检单上的封条道:“根据这体检单,在配上中药,也就可以早点报上孙子啦!”

她脸上露出一种我从未见过的笑,这笑,怎么看都带有一种算计的味道。

婆婆拿体检单与茶几上的中药单子对比着,十分满足的说道:“哎呀,我南家在北海的地位看来是日益强大了。”

此刻的我还并不明白婆婆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所有人突如其来对你的好,都是有目的的。

他们会让你陷入‘爱’的蜜罐之中,然后再给你狠狠一击。

我抬头看着南毅,我承认我现在还对上午杨念绒的事情耿耿于怀,我想要得到南毅的某句解释。

婚姻中的女人,都是极为愚蠢的,因为她们得到了,就想要获得更多。

就好比现在的我一样,我听到南毅说喜欢我,就在不允许南毅对杨念绒好。

“南毅,你和杨念绒?”我轻声道。

南毅英俊的脸庞上浮现笑意,显得极为漫不经心:“我说我和杨念绒没有发生什么,你相信吗?”

这时,我听到婆婆的尖叫:“简初,你是不孕体质!”

这一声尖叫,打断了我想对南毅说的话。

刚抬头,婆婆就火大的把体检单子丢在我脸上:“简初,你竟然是不孕体质!”

“我……是不孕体质?”我愣愣的拿起贴在脸上的单子。

白纸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检查结果为患者宫寒体质,其他检查指标均为不合格……

我手指紧紧的倏合在一块,抬头下意识的看向南毅:“我……我怀不了孕。”

“我怀不了孕,你还会喜欢我吗……”

南毅眸子黑沉半分,一字位语。

“镇北啊,你要是知道要来个媳妇,是个不下蛋的母鸡,这恐怕心里都不安生吧?”

婆婆将茶几上的重要单子全部揉碎,之前对我好的态度完全没有,她阴阳怪气说道:“亏的我找朋友才弄来的这些药材单,现在看来全部打水漂了!”

我胸口一阵窒息,身处豪门世家,若你不会怀孕,那么你就是最低等的人。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办,感觉分外难堪的时候,南毅走到我面前,搂住我笑道:“医院报告上的不一定作数,真正的还是要我们来实践。”

他将实践那两个字吐的特别重,让我不禁脸红,实践……算来,我和南毅还从未实践过……

再抬头时,我看到婆婆正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看着我:“实践了五年都没怀孕,这一下子能怀上?!”

南毅搂着我,将我带到了卧房,他很自然的伸手攀附在我肩膀上,而薄唇就触碰在我的脸颊处,声音低迷道:“我们现在就实践实践。”

他的唇带着淡淡的薄荷味道,让人心悸,他先是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轻缓的触碰在我脸颊,最后竟然蔓延至我的口中。

而他修长的手指,也慢慢滑下,由里解开了我的内扣子。

我眼睛睁的大大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情不自禁道:“南毅……”

南毅将我放置床上,他轻笑一声:“你不必紧张。”

我更是悸动,心中在期待的同时,也有了几分不安,是那种隐隐约约的不安,说不清,也道不明。

撕啦。

南毅将我的裙子拉链打开,卧房中冰凉的空气刹那间触碰到皮肤,我浑身一抖,只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冷意。

“南毅……”我看着面前放大的俊颜,忍不住伸手触碰在他脸上:“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南毅轻笑一声,他没有说话,却用实际行动来回应我。

当衣服尽数脱离的时候,我心口一阵恐慌,再一次固执道:“南毅,你是真的喜欢我吗?”

南毅声音暗哑:“当然。”

我闭上眼睛,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恐慌感就如同潮水般朝着我涌来,让我几乎窒息。

这时,我才发现一件事情,那就是我和南毅进展的太快了。

是的,太快了。

之前杨念绒流产的时候,南毅还是恨不得叫我滚出去南家,而现在,他又怎么可能会说喜欢我?

我已经不再是当初刚满二十岁的小女孩,不会再因为一句情话而失去理智。

当南毅的唇触碰在我胸口上的时候,我抵住他问道:“南毅,你为什么要强迫自己?”

“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强迫着和我在一块?”

南毅眼眸一沉,在刹那间,我看的很清楚,他眸中的犹豫,还一闪而过的厌恶。

我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将我最爱男人的躯体推了出去:“为什么?”

南毅笑了笑,他笑的温暖,就好像是对杨念绒那般的笑,而我才发现,原来,笑都是可以复制成一模一样。

他被我推开的身躯重新压在我的身上,声音依旧低哑,暗沉:“我说我喜欢你,那就是喜欢你,无可更改。”

“那杨念绒是怎么回事?”

“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处理我和她的关系。”

我转了个身,眼睛直视着南毅:“如果你对我的喜欢,和对杨念绒的喜欢是一样的,那么我宁可不要。”

随即,我起身,离开了这间卧房。

在洗手间里,我绝望的看着自己身上南毅带来的红色痕迹。

当他亲吻我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他心里是有我的。

可当我看到那犹豫,与厌恶的眼神之后,我才明白,南毅他不可能喜欢我。

结婚五年,他都没有正眼看过我,而我提出离婚后的短短几天,他却对我改变看法,毫无疑问,南毅突如其来的这般对我好,一定是有所目的。

明明我已经有了警醒,但我最终还是落在南毅为我精心打造的网里。

次日,我正准备吃早餐,但手机却响起了电话。

自从结婚后,我基本已经脱离了社交,而能够这么大清早的给我来夺命连环电话的估计只有我的闺蜜陈小小了。

“小初,你还不快点滚出来?!”陈小小声音超大,深怕的我没睡醒似的。

我有点懵:“滚出来做什么?”

“你是猪啊,上次我还是和你说了,有个关于珠宝设计展览!?”

“珠宝设计展?”我念叨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这是北海市某企业邀请国际设计师派克的珠宝展览!

想到这,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手机,发现时间已经到了八点。

“小初,我在会展门口等你,你赶紧的滚过来!”陈小小急性子道。

“好。”

挂了电话后,我匆匆的换上衣服,朝着门外走去。

会展是九点准时开放,按照我家距会展距离一个小时的路程应该是刚刚好的……

匆忙之下,我赶紧的开车朝着展览会所开去,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着,我的心却是比谁都要来的急切些。

这是国际设计师派克第一次来大陆展览自己所设计的珠宝。

由此这场珠宝展览,也是显得弥足珍贵,而我又一直都有想要看到派克设计概念的梦想,所以我开车速度更是加快。

就在这时,我开车转弯的时候,迎面撞向了一辆黑色的迈巴赫……

相关文章精选
分类索引

游戏攻略软件教程

本类精品

1极品好儿媳2爱上你爱上了错3我想和你好好的4我曾眼瞎错爱你5爱上你是我的罪6天才萌宝爹地请入室7因为我爱你呀8我曾傻傻爱过你9最强医圣10你是我的解药

本类推荐本类最热

妻女如梦久久归爱如果有来生清茗泠泠我的神秘老公曾以情深赴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