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叶小说网
首页安卓游戏安卓软件游戏攻略软件教程厂商大全玩家专题标签合集小说

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小说草根职场升迁录

草根职场升迁录

时间:2018/04/16 20:03:48来源:轻叶小说网作者:轻叶

草根职场升迁录江峰柳月by佚名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在最近,草根职场升迁录正式更新了,其中就有人问在哪阅读呢?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草根职场升迁录》在线阅读<<<<

草根职场升迁录小说

这时一个服务员敲门进来,恭恭敬敬地冲杨哥说:“杨部长,可以上菜了吗?”

杨哥微笑着点点头:“可以上了,另外,告诉你们王经理,我今天是私人朋友聚会,没事别进来打扰我。”

服务员唯唯诺诺答应着出去。

这个杨哥是个部长,什么部的部长?我心里转悠起来,老子毕业前是系学生会的军体部部长,咱俩平级。

“小表弟在哪里做事情?”杨哥虽然是在问我,眼睛却看着柳月。

“今年刚从江海大学毕业,新闻系的本科,学生干部,党员,分到报社,让我要到新闻部里来了,亲自带他。”柳月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心里暗笑,柳月撒气谎来脸不变色心不跳,不愧是见识广的。

“嗯……不错,不错,好好干!”杨哥这才转向我,带着领导的风范,拍拍我的肩膀:“小伙子,很精神,年轻,风华正茂,有前途!”

听这口气,这杨哥比我系党总支书记勉励我的时候还要有派头。

我没说话,记住柳月的叮嘱,点头笑笑。

“我今天把他带过来和你认识认识,以后他的进步还得你多关照,离不开你的帮助!”柳月像对老朋友讲话一样看着杨哥:“这年头,上头有人还办事啊!”

“好说,好说,”杨哥看着柳月点头:“小柳,你放心,你的小表弟就是我的小表弟,名字我记住了,我心里会有数的……”

“我表弟来报社才一个月,一直是我带着锻炼的,报社都不知道我们这层亲戚关系的,你可要保密……”柳月对杨哥说。

“呵呵……理解,当然会保密,”杨哥乐呵呵地看着我:“小伙子长得这么英俊,有女朋友没有啊?”

我一时有点傻,不知该如何回答,看了柳月一眼。

“杨哥问你呢,说吧。”柳月笑呵呵地看着我。

“有了!”我吭哧出两个字,脸色有些发红。

“哦……”杨哥看着柳月:“真可惜,我侄女今年刚大学毕业,我正琢磨给找个对象呢,刚看中你小表弟,可惜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

柳月含笑看了我一眼,然后对杨哥说:“你也不想一想,我表弟这样优秀的男孩子还能找不到对象?我这小表弟啊,基本素质很高,能力不错,不是我自夸,来报社这一个月,进步很快,业务水平可以和工作2年的记者相媲美……最近市里几次大的活动都是他采访写的,文字驾驭能力不错,政治高度把握的好……”

杨哥认真听着,然后点点头:“不错,会写文章,是个本事,现在市直各部委办局,都需要能写稿子的,文笔好的……这次如果你不走,我还盘算把你调到部里来……”

我心里大吃一惊,柳月要走?到哪里去?

这时,菜上来了,杨哥招呼我们边吃边喝边聊。

我看着柳月,柳月却仿佛没有看见我脸色的变化,对杨哥笑着说:“谢谢杨哥器重和高看,其实我,我这也不算走啊,只不过是去省委宣传部帮忙而已,组织关系又不过去……”

我愣了,柳月要去省委宣传部帮忙!什么时间走?

杨哥笑了,端起酒杯,温和地看着柳月:“小柳,在杨哥面前别说这些,我什么不知道,什么不明情?借调只不过是你的跳板而已,呵呵……省委宣传部新闻处的张处长是我老同学,我知道你的打算……不过,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还年轻,想追求进步也是对的,在市里,提拔的空间很有限,很多科级干部都压死了……”

“是的,空间太有限了,我正科级5年了,在报社熬副县级,费事了,不说很多资历比我老的老主任们在那死熬,就是一个梅玲,我也斗不过她啊,虽然她资历比我浅……”柳月一饮而尽。

“梅玲现在还是办公室主任?”杨哥问柳月。

“是的,马老板的大红人,天天跟着马书记形影不离。”

我一听,柳月说起了我们单位的人和事,不由注意听起来。

“这个啸天啊,工作能力是不错,也很能干,很具有开拓性,就是和这个梅玲一直弄得不明不白,这家伙,别一世英名毁在一个女人身上,这梅玲可是不简单……”杨哥摇摇头。

我越听越吃惊,这杨哥竟然好似是个大官,报社的一把手党委书记马啸天在他口里被简称为“啸天”,我不由用敬畏的眼神看着杨哥,这杨部长和我那学生会军体部长看来确实不是一个级别。

至于梅玲,我来报社一个月,至今未曾谋面,看来也是一个大忙人,而且还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我现在在单位里也别扭,梅玲仗着马书记对她好,处处和我比,什么都想压我一头,很可笑……”柳月摇摇头:“眼不见为净,借调去帮忙对我来说,也不失为一个明智的选择,这还亏了你从中斡旋……”

“我斡旋是一回事,关键还是你业务棒,全省十大优秀记者,人家当然愿意你去帮忙了,他们新闻处每年向中央新闻单位发稿的任务也很重的,压力很大,迫切需要你这样的骨干力量……”杨部长看着柳月,用惋惜的口气:“其实,我是舍不得你走的,我知道,你这一走,恐怕就难以再回来了……但是,只要是你喜欢的事情,你想做的事情,你想进步,我不会阻拦你,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我听了这话,感觉杨部长对柳月的口气和态度很暧昧,心里不是滋味,可是又说不出什么。同时,我心里突然很难过,柳月这一走,恐怕就难以再回来了,那我怎么办?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柳月端起酒杯,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又看着杨部长:“杨哥,谢谢你,真的,我非常感谢你,我并没有走远,大家还会经常见面,经常打交道的,别为我的离去伤感,我会经常回来看大家的……”

杨部长端起酒杯干了一杯酒,沉稳地笑了:“混官场不容易,女人更难,去了省城,我会关照一些人帮助你的,你自己要把握好方向,好自为之……”

“我会的,”柳月点头:“杨哥,以后你也要多保重身体,嫂子已经走了2年了,个人问题该考虑的也要及早考虑,身边没有个人也很孤单……”

我在旁边听柳月说这话,心里感到很高兴,这话明白无误地告诉我,杨部长虽然是单身,但是,柳月和杨部长是清白的。

杨部长看了看我,又看着柳月,沉默了半天,闷声说出一句话:“不说这事了,喝酒!”

饭后,杨部长先走了,临走前,专门和我握手告别,态度很和蔼:“小表弟,后会有期!”

“杨哥再见!”我突然对这个杨部长有了些许的好感。

然后,我和柳月一起打出租车回去。

今晚这顿饭,我心里有很多问题要解决,我急切地想和柳月私聊。

一进柳月家,我满腹的疑问刚要开启,柳月先捂住我的嘴巴,顺便在我脖子上亲了一下:“宝贝,是不是很多问题要问呀,嘻嘻……先别问,先洗澡,洗完澡,我会告诉你很多事情……”

边说,柳月边帮我脱衣服,推着我往卫生间里走。

我于是暂时把问题压下去,去洗澡。

柳月也脱了衣服进来:“乖宝贝,姐和你一起洗,姐给你洗……”

淋浴下,柳月的双手在我的身体上滑动……

偃旗息鼓之后,我们一起躺在柳月宽大而柔软的床上,柳月点燃一颗烟,悠悠地吐了一口,然后对我说:“宝贝,现在是答疑时间,我来解答你的疑问,我先说,你听。”

我伏在柳月的胸口没有抬头,“嗯”了一声,示意她开始。

“今晚这个杨哥是咱们市委组织部的常务副部长,组织部的2号人物,我不细说你也知道他权力很大,和我认识很多年了,老朋友,一直保持着很好的兄妹关系,这人很正,人品很好,为官多年,经验丰富,关系很广,对我很好,我这次借调去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帮忙,他出了很大的力,今天上午给我回话,说搞定了……”

“姐,你什么时间走?”我迫不及待问。

“明天就走,杨部长说省委宣传部那边已经给报社的马书记打了招呼了,借用期限暂定1年。”

“明天?1年?还是暂定!”我心里涌起巨大的失落,还有无比的难过,伏在柳月的胸口:“姐,你走了,我怎么办?你还会想着我吗?”

“乖宝贝,你是姐的好宝贝,姐怎么能不管你呢?我今晚带你见杨部长就是要安排我走后你的事情,这个杨部长别看是副部长,市里各部委办局的头头见了他可都是毕恭毕敬,没有敢对抗的,你好好工作,别的别管,有事情就去找他,我希望你不但能做一个好记者,而且能在政治上有很好的前途,能快速进步……”柳月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背:“我走了,会经常和你联系的,电话、写信都可以,我会经常回来看你,你也可以没事去省城看我……”

柳月细声细语地安慰着我。我点点头,心里仍然很失落:“月儿姐,你是不是借调了就不再回来了?”

“嗯……这个不好说,要看具体情况来定,如果能把关系办过去,我当然会留在那里,但是很难,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希望你留不成,借调完就回来。”我懵懵懂懂地说了一句。

柳月笑了:“傻孩子,不管姐在哪里,都会记着你,会关心你的。”

“我遇到什么问题可以去找那个杨部长?”我又想起一个问题。

“嗯……比如,单位里人事调整、内部部室调整、晋职称、外派学习、重点培养等等,如果出现对你不利或者你想要而不如意的事情,都可以去找,他都能帮你实现……其实你现在有个很大的优势,我们是党报,你是党员,报社里很多比你年龄大的资历老的还都不是党员,这是他们无法和你比的。”

那时我还不知道这个党员对我的重要性,后来才体会到柳月这句话的含义。原来入党是提拔的前提,特别是在党报单位,不入党,想提拔,想都别想。

记得听人说过,入党最容易的是当兵,其次是上大学,到了单位里想入党,很难,多少人为了一张党票争得头破血流。

我后来一直很庆幸自己在大学里靠军体部长这个职位换来的党员身份。

“嗯……知道了。”我回答。

“平时没事你也可以去他办公室坐坐,汇报汇报思想,听一听他的教导,这可是一个官场老油条。”柳月说。

“嗯,知道了。”我还是那句话,心里空荡荡的。

“记住一点,任何时候,都要一定要让他认为你是我表弟,我们是表姐弟关系,不可露出破绽。”柳月突然很严肃地说。

我点点头,又问柳月:“他对你很好,他对你有那个意思,是吗?”

“是的,他是有那个意思,他对我有那意思已经很久了。”柳月回答地很痛快:“他老婆患病去世两年了,他一直没有找,就是等我的。”

“那你答应他了?”我傻傻地问。

“傻孩子,你今晚看不出来?明知故问。”

“为什么你不答应他?”

“我尊重他,把他当大哥看,可是,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虽然他一直对我很好,而你,不同……”

“那种感觉是什么感觉?”我傻傻地问。

“傻瓜,自己去想,”柳月拍了下我的脑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只可意会……不过,也说不清楚……”

我窃喜了一下,又问:“那你为什么不明确告诉他,回绝他,让他放弃等待和希望?”

柳月看着我,沉默了一阵子,然后说:“你还小,你不知道,你也不明白,爱情和婚姻,并不是简单的一个行或者不行、爱或者不爱就可以解决的,学生时代的浪漫爱情和生活中的现实爱情是不同的……”

我似懂非懂,点点头:“月儿姐,我好喜欢你,我不喜欢你和别人好……”

我学乖了,不再说爱,因为柳月说爱太沉重,让我慎说此字。

“嗯……我知道了,我明白你的想法……”柳月拍拍我的肩膀:“起来,我给你个东西。”

我坐起来,柳月将抽了一半的烟塞进我嘴里,然后下床去客厅,一会进来,拿了一个精致的正方形纸盒,打开,拿出一个BB机给我:“摩托罗拉,汉显的,126台的,给你的,以后我找不到你就呼你……”

我吓了一跳,那个年代,大哥大是个传说,BB机刚开始流行,大多还是数字的,一般只有那些领导和有钱的才在腰里别着汉显的,而且价格不菲,接近3000多元。对于刚参加工作,一月工作工资300多元的我来讲,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虽然我很羡慕别人腰里“吱吱”的叫声。

“你从哪里弄的?这玩意很贵的,我不要,你带着用吧。”我说。

“去邮电局采访,给局长写了一个专访,受的贿赂,”柳月笑嘻嘻地对我说:“这个给你用,我等以后再想办法弄一个,你别在腰上,出去就‘吱吱’叫,多神气,呵呵……”

我很高兴,很喜欢这玩意,同学聚会时让他们看看,也说明咱混得不赖,起码能满足一下虚荣心。

看我很高兴地摆弄这个,柳月很开心,拍拍我的肩膀:“宝贝,以后你做记者长了,人家给你送东西的多着呢,什么玩意都有,各种各样的礼品和纪念品,嘻嘻……做记者,别的好处没有,就是礼品和酒场多……”

我开心完了,收起BB机,突然又涌起了别离愁,看着柳月:“月儿,你走了,我会很想你的,很想……很想……”

柳月温情地低语:“宝贝儿,姐的宝贝儿,姐也舍不得你……”

我翻身将柳月放平……

柳月紧紧抓住我的头发,身体颤抖着:“亲亲宝贝儿,姐好喜欢你,姐心里只有你……”

激晴再次爆发。

这一夜,我和柳月没有睡觉,除了聊天,就是做那事,然后再继续聊天,感觉有说不完的情话,道不完的缠棉……

中间有一阵,我哭了,泪流满面,我舍不得柳月离开我。

相关文章精选
分类索引

游戏攻略软件教程

本类精品

1极品好儿媳2爱上你爱上了错3我想和你好好的4我曾眼瞎错爱你5爱上你是我的罪6天才萌宝爹地请入室7因为我爱你呀8最强医圣9我曾傻傻爱过你10你是我的解药

本类推荐本类最热

妻女如梦久久归爱如果有来生清茗泠泠我的神秘老公曾以情深赴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