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鲁班尺

更新时间:2021-02-18 12:29:05

鲁班尺 完结

鲁班尺

来源:中文书城作者:燕山栎分类:灵异小说主角:程金子裘老四

小说简介:鲁班尺精彩章节全文无删减在哪看?主角程金子裘老四作者燕山栎最新章节阅读的精彩内容由本站为大家带来,《鲁班尺》是作者燕山栎倾力创作的独家新书,该小说目前很多网友都在追哟,喜欢的书友们快来点击阅读。十九年前,父亲在内的七位亲人惨遭屠戮,十九年后,我又被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之中。

举报

本书标签:

精彩节选

带头大哥透过面具,死死盯着我问道:“怎么样?林掌柜,这活干的了吗?”

我终于明白了,这伙人把我抓来,是想让我替他们打开主墓室的门!

不过说来也怪,一般墓室的大门都是机关门、焊死门,或者在里面用顶木、条石将门封死,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过用青铜条、青铜棍代替木头做成榫卯结构的!

我虽然已经猜了出来,可是还是装作不懂地说道:“大哥到底什么意思?我真不懂这行,倒斗是技术活,我……”

“得了吧!”秃顶突然打断我的话道:“林掌柜,明人不做暗事,我观察你有一段时间了。这道门上的榫卯结构很复杂,云城之中,要是连你都解不开这层结构,那我只能刀锋一抖,先宰了你,然后再去请您的母亲了!”

“嗨,秃子,你敢动我妈老子和你拼命!”听到这我顿时急了!

“别生气,林掌柜!”这时候带头大哥说话了,他阴沉道:“所以说啊,这东西你还得帮我们解开,否则我兄弟们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我也拦不住!再说了,你的实力我还是知道的,我藏的那么隐蔽的四根桃木楔木钉你都能发现,所以,我相信你的实力!”

我的脑袋嗡的一下,绕来绕去,原来晌午的楠木本身就是个局,是他们拿来探测我的。看来当时在后窗观察我拆卸木桌榫卯的影子也是他们的人了!

话说道这份上,我已经没了退路,何况秃子目光凶狠,弹簧刀的刀尖已经刺破了我的皮肤!

“看看可以,但是这是损阴德的事。我的手不能沾人家的墓灰,否则你就是杀了我也不会干的!”

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从小说里看过。墓中机关重重,恶菌和毒粉也是主要的防盗手段,我可不想成为这群地老鼠(盗墓贼)的替死鬼!

“我们这行损阴德?”秃子冷笑冷笑一声:“先不说谁特么见过地府阎王,就说你这木匠的差事,在古代三十六行里,也是‘杀百灵、窥天意’的行当,你怎么没怕损阴德?”

我马上反驳道:“我不是木匠!”

这点我很清楚,从小到大,我妈从不让我碰木匠三大件,更不拜鲁班,她最怕的就是我碰大木料!

带头大哥瞪了秃头一眼道:“老二,怎么那么多废话,给林掌柜一双手套!”

秃子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将匕首递给一个马仔拿着,自己从兜里掏出一副白手套递给了我!

我戴上手套上前仔细瞧了瞧,不禁心中沸腾起来。设置这道“门锁”的人真是个人才,他将榫卯利用的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道道榫卯从内圈向外链接起来,包括明榫、暗榫、闷榫一共应用了几十种榫卯结构。有些我只听老妈说过,却从没见过,今天算是开了眼!

这些榫卯在外圈又重新集合起来,最后汇聚到顶端,以一大格肩榫卯作为结点,扣上麒麟头!

总的来说,这些榫卯都是连体结构,而且只有唯一的顺序。要想打开门,唯有将一道道榫卯解开开来!

每一个榫卯后面还有一个个黑黑的小孔,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是机关孔,拆错一个榫卯,黑孔里就会有利箭射出!

“别耍花招哦!林掌柜,触动了机关,你自己也活不成!”带头大哥眨了眨眼,那个马仔点了点头,握着刀死死贴在我的身边!

看来这个带头的盗墓贼也不是蛮匪,他既然能看出这榫卯其中的奥妙一二,同时又能制作一个楠木炕桌作为诱饵,说明他也是对古代木构有一定了解的,至少能算半个木匠!

有这样一个懂行的人站在一边,我不敢耍小聪明,只好开始着手“解锁”!

“往一旁站一站!”我握住麒麟头,朝身后说道!

带头大哥挥了挥手,所有人都将正中央的位置让了出来!

我用食指和中指扣住麒麟的黑眼,拇指和小手指扣住麒麟兽的长须,先朝里缓重一按,然后迅速向后一拔,圆形的麒麟头戴着大格肩榫卯的丁字形铜方楞就被拔了下来。

做出这个动作的时候,我极速闪身,顿时就从铜方楞的缺口里窜出三根短钢箭来,三道火花,直接打在了对面的青砖墓壁上!

“嚯!”

‘地老鼠们’惊叫一声,纷纷朝我投来了钦羡的目光!

开了头,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组装和拆解榫卯都是我的拿手活,尽管这道门上榫卯数量庞大,有些还很冷门,但是没用一个时辰,锈迹斑斑的铜门上就只剩下一个雪花形锁扣。

这东西有点像是六角船舵,实际上木工学名叫做三棍锁,俗称三直材交叉!

和普通三根直材交叉不一样的是,三根铜板中央又由一根六角形楔钉榫锁死,而且楔钉头朝外,钉帽在里面!

我心里一阵紧张。如此构件,这根六角楔钉只能从里面完成,难道说,当初墓门封死的时候,有一个木工并没出墓而是死在了里面?如果真是这样构造的话,那三根铜板的后面一定用压力压着机关!

和亡命徒打交道,不得不防,这个机关或许能为我所用。

我接过秃子递过的凿子,漫不经心地说道:“一切OK了,将楔钉怼进去,按次序拿开三个铜板就可以打开大门了!”说着我用力按住三个铜板,将楔钉砸了进去!

楔钉脱落,我明显感觉里面有股压力顶了上来!

这时候带头的盗墓贼意味深长看了一眼秃子,嘿嘿笑道:“林掌柜年纪轻轻,没想到对古人这些繁冗的构件结构这么了解,只是可惜了!”

这孙子话一出口,身后的两个马仔马上凑了上来,听话听音,这也就意味着要卸磨杀驴了!

我心道,去你妈的吧,既然你们不仁,不遵守诺言,也休怪老子不义!

我突然一闪身,将手上的力道一撤。三棍锁顿时被里面的压力崩开了,刷刷刷,十多道利箭从里面射了出来,我身后两个持刀的马仔躲闪不及,成了铁箭的活靶子!

我拔腿就朝外面狂奔,没想到秃子和那为首的盗墓贼反映也十分迅速,双双追了过来!

只听“嗖”的一声,一件钝器飞来,我下意识地躲闪了一下,虽然避过了脖子,可是还是右胸还是被重重一击,最后摔倒的瞬间我看清楚了,那是件洛阳铲!

“小崽子,敢玩阴的,老子宰了你!”

我胸腔憋得难受,站不起来,秃子已经持刀扑了上来!

墓室的潮气伴着濒死的惊恐渗入了我的骨头,就在我以为自己肯定被捅成血葫芦的时候,为首的那个盗墓贼说了话:“老二,刀子不能见血,咱们还要进墓呢,不吉利!”

秃子哼了一声,收起了刀子,飞身扬肘就朝我锤了过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眼前一片漆黑,脑袋和胸腔都闷闷地疼,脸上涨呼呼的。我想伸手摸摸脸,手臂却“砰”的一声撞到了木头上。凭着多年相木的触感,我感觉似乎像是一块厚度在五寸左右的柏木板!

柏木板?我轰的一下想起了墓道两侧那四口棺材!

难道我在棺材里?我吓得一下子坐了起来,脑袋咚的一声撞在了木头上。

我瞬间就绝望了,不用说,上面的就是棺材盖了……

这群天煞的盗墓贼,不想沾血,就把我闷在了棺材里!

我用气朝起托了托棺材盖,纹丝不动,看来是被钉死了。失望之极落手的时候却摸到旁边一个圆滚滚上面有洞孔的大家伙!

傻子这时候也明白这东西是啥了,无疑是个骷髅头……

“前辈,前辈,我也是个受害者,无奈之下冲撞了你,还请您高抬贵手!”我浑身抖成一团,颤不成声的低叫道!

如此封闭的环境,身边还躺着一具骸骨,恐惧如同锥子一样剜进了我的心!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冷汗滴答滴答地从身体里汇聚成河……

“嗒,嗒,嗒……”

就在这时候,突然,棺内响起了一阵清晰的怪声,就像是牙齿空咬的声音,我明显感觉到那个圆滚滚的东西跳到了我的小腹上……

“嗒,嗒,嗒……”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