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七年前被灭门

更新时间:2021-02-18 12:28:01

七年前被灭门 完结

七年前被灭门

来源:中文书城作者:燕山栎分类:灵异小说主角:程金子裘老四

小说简介:《七年前被灭门》热文小说大结局由本站提供,程金子裘老四小说是网络作者“燕山栎”原创的一本小说,喜欢这本小说的快来看看吧。十九年前,父亲在内的七位亲人惨遭屠戮,十九年后,我又被卷入到了一场巨大的阴谋之中。

举报

本书标签:

精彩节选

是骷髅头!

我嗷嗷大叫着弹了起来,身子一边朝棺角缩去,一边挥舞着手臂,想将肚子上的骷髅头推下去!

谁知道“咔哒”一声,一阵剧痛传来,一张骷髅大口正好咬在了我的手上!

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我几乎发狂,与此同时,就听见耳边传来了缥缈的笑声,那声音好像是年老的女人发了狂一般,而且身边所有的骸骨都传来了那种咔咔的响声,一个嶙峋的髅骨身体骑在了我的身上……

老女人的笑声比哭还难听,而那骷髅头甩开了我的手,继续朝我脖子爬了过来!

我的身体已经不听我的使唤了,毛骨悚然氛围几乎让我尿了出来!

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脖子也就是那个红色很像亲吻的痕迹突然热了起来,好像有股火苗烧着一般!

那股灼热瞬间传遍大脑,一时间我的意识模糊起来,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总之,我的眼睛一下子视力变得十分清澈,我竟然能看清黑漆漆棺中的一切!

我见眼前张牙舞爪的骷髅忽然停了下来,望着我发了发呆。然后它竟然“咯咯”空笑了几声,从我的身上下去了,继而伸出两根白森森的手臂,用力撑向头顶上的棺材盖。

“砰……”

楔着棺钉的沉重厚实的棺材盖竟然“吱呀”一声开了……

这就是这一刻,我的视力又失去了,我的意识也彻底迷糊了!

过了一会,昏阙中的我听见耳边传来了细若游丝的呼喊声:“快起来啊,要不就来不及了……快起来……”

声音一遍一遍,柔弱的腔调中带着哀愁、忧虑和焦急。

我猛地一下子睁开了眼,我发现头顶上的棺材盖竟然真的露出了一道缝隙!而身边的泛着青光的骷髅则平躺在我的身边,好像从来没动过!

刚才是怎么了?难道说真是棺材里的骷髅帮我顶开了棺材盖?

我不敢多想,一个骨碌爬起来,朝骷髅拜了拜,翻身跳出棺材,回手盖好盖子。

通向古墓主室的大铜门半掩着,两具盗墓贼的尸首不见了,包括秃子在内的另外三个盗墓贼也不知去向。我不敢进去查看,逃也似的朝盗洞跑去!

钻出洞口,外面是瑟瑟山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有个声音在指挥我,就好像知道下山的路一样,左拐右拐一阵狂奔,竟然真下了山,而且还上了一条国道!

远处有灯火,朝前走了十多分钟,村口有碑,上面写着“元宝村”三个大字!

村口是一家煤站,许许多多的大卡都在夜间运煤!

我衣衫褴褛地钻进站里,和那些满身煤灰的司机倒也看不出来两样。溜溜达达绕了一圈,终于确定一辆开往市区的煤车,趁着没人注意之际爬上车斗的煤堆,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倒终于回了市区!

由于鼻青脸肿,衣衫血迹斑斑,不敢打车,我又花费一个多小时,才从近郊走到了老城“老味胡同”。

好在这时候天还没大亮,我像是贼一样从后门溜进了自己的家。

马不停蹄洗了澡,又用碘伏给脸上身上的淤青消了肿,别的还算好说,唯独手上被骷髅的咬痕泛着黑色的血丝!

霸唱和三叔的小说里说的清楚,下了墓,首要防止尸毒!

我不敢大意,按照坊间所传一样,赶紧找来一把糯米,碾成米粉,用白布裹在伤口上!

一切搞定,疲倦地靠在躺椅上,我才顾得上回想最惊悚的那一时刻,为什么那个对我已经下了手的骷髅又停了下来呢?

当时只觉得脖子一热,难道说,和那个红色的吻痕有关?

想到这,我又想起了那块楠木,想到了脸上莫名其妙的楠木木屑,或许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

我赶紧将木料又取了出来,端在手中打量。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按照那个盗墓贼老大的意思,这块楠木是他们故意给我设套用的,那他们一定知道这块楠木的来历了?

我正暗自揣测,谁知道店门又突然“砰砰砰”响了起来!

我被吓了一哆嗦,手中的木料一下子脱了手。

“咚”!

正砸在我的脚背上!

我感觉自己的脚丫子瞬间麻了,痛得我眼泪刷的一下子落了出来!

“谁呀,这么不开眼啊,天刚特么亮就敲门?你妈没喊你回家刷牙吗?”我气急攻心,骂骂咧咧一把打开了门!反正天都亮了,总不会是那些盗墓贼光天化日杀人灭口来了吧!

打开门我就傻眼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小老太太正捡门口的板砖……

“妈……你,你咋来店了……那个啥,我不知道是你,没骂你……”我如梦方醒,赶紧把板砖夺了过来,将“小老太太”扶了进来!

谁知道老妈和程小金竟然一个表情,盯着我的脸看个不停!

“小子,你谈恋爱了?”

“哪有,谁会看上我?”我连忙否认!

“怎么不可能?瞎眼的姑娘多得是!”

“嗨,你是我亲妈吗?”

老太太意味深长道:“先不说你脖子上的痕迹,就说你这脸上吧,面色红润,双眼柔和,眉心舒展,有一抹粉光,这是桃花运的象征!”

我心道,您是我亲妈吗?我这是浮肿,被人家揍的!这都看不出来?抹了半瓶碘伏,可不红光满面嘛!

可我不能让她老人家担心,她辛苦了这二十年,刚享两天清福!

我大大咧咧哼道:“得了吧您!是不是昨晚上又输光了?来店里拿钱来了吧!要不你才懒得来这店里呢!”

“楠木的味道!”

一进屋,火气未消的老太太竟然直接开口道:“你昨天收货了?”

木头的事,我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将昨天中午的事赶紧讲了一遍!

老妈不由分说,朗声道:“将木料拿来瞧瞧!”

虽然花了一千块,但对于我们这行,这都是小生意,以往老妈从不过问,今天这是怎么了?

我不敢不从,赶紧到后面将木料请了出来!

老妈看见木料没说话,可眉头却越皱越紧。

我还是第一次见她这种表情,连忙问道:“妈,这木头真有问题?”

“你说‘真有’是什么意思?难道别人还见过这木头?”老妈抬头盯着我问道!

我不敢如实说出盗墓贼的事,也不敢说那些灵异的事,只将程小金的话说了一遍。

老妈摇了摇头,迷惑地自言自语道:“这小程子什么来路,竟然还有这眼力!”

我心头顿时有些惊慌,盯着木头问道:“妈,这木头真有阴气?”

老妈低声道:“草木属大地生精,自然属阴。但是如此寒气逼人的,还是少见!你可注意到了这个?”

老妈说着,将木料翻了过来,指着一个棱角朝我问道!

我蹲下身,瞪眼仔细看,那棱角上虽然也是暖黄色,但是却并不光亮,反倒有些失光,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

“妈,你就别卖关子了,说说这是什么?”

老妈叹口气道:“这是金粉!”

“金粉?”我瞪大眼睛瞠目结舌道:“破樟木炕桌上怎么会出现金粉?”

老妈望着木料似乎有些失神,我摇了摇她的胳膊,她才缓过神来,看着我幽幽道:“小越啊,这单活你虽没打眼,但是昨天被人上了一课。实话告诉你吧,这块木料是棺材板!”

我犹如五雷轰顶,心里一万个“草泥马”飘过。干我们这行,最忌讳的就是碰见“阴货”。什么料子都可以收,唯独安葬木不能收!要是倒手了阴货,那是要倒大霉的!

“这群该死的盗墓贼!”我喃喃骂道!

“你说什么?”

我赶紧改口道:“妈,你,看清楚了?这真是‘阴货’?”

老妈站起身,忧心忡忡看着我脖子上的红痕喃喃道:“对,这不仅是‘阴货’,而且是‘重阴货’——女尸棺材板,行里老话讲,‘收了重阴货,和鬼做夫妻’!”

和鬼……做夫妻?我怎么有种膀胱失禁的感觉……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