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

更新时间:2021-06-11 10:23:04

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 完结

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

来源:掌阅作者:江枫渔分类:言情小说主角:王香漪北辰渊

小说简介:《邪王追妻绝色丑妃在田间》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的主角是王香漪北辰渊,小说内容丰富,文中的细节描写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三年前,一个奇丑无比的妇人怀着胎来到王家村,产下两个漂亮孩子。

举报

本书标签:

精彩节选

嘉兴五年,云启国在摄政王的治理下蒸蒸日上,就连普通百姓也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小日子。

王家村一户农家小院儿里,各色草药郁郁葱葱,长势正旺。身穿浆洗发白粗布衣衫的农妇正在晾晒草药。两个一般大的小娃娃跟在她身后,男孩儿喂鸡,女孩子抱着怀里的白兔喂草。

小院外,一个衣着邋遢,胡子拉碴的汉子鬼鬼祟祟地摸到门口。

“王家嫂子,王家嫂子!”

汉子将一把野花从竹篱笆里塞进去,涎皮赖脸地看着农妇。

农妇抬头,露出一张面皮黑黄,右脸上还有鸡蛋大小的一块红色胎记,丑陋之极。

“胡麻子,你上回挨打还没挨够!”

农妇撂下手中草药,示意两个孩子进屋,自己则走到院门口,捏着野花狠狠扔在胡麻子脸上。

“滚!”

“王嫂子,你是寡妇,我是光棍,咱们俩家混做一家,多好的事儿。”

胡麻子拾起掉在地上的花,一双眯眯眼儿不住在王香漪的胸口打转儿。

胡麻子是村子有名的二流子,好吃懒做,瞧上王香漪种草药的手艺,死皮赖脸地要娶她,给自个儿找个铁饭碗。

“我呸,凭你也配!”

王香漪打开院门,抄起地上的扫帚死命朝他身上打,王麻子身量不高,饥一顿饱一顿地掏空了身子,打不过王香漪,灰溜溜地走了。

见人跑没了踪影,王香漪切了一声,放下扫帚,继续晾晒草药。

她隐居在王家村已经有五年了,难产时蒙神医所救,拜其为师,这才有了这所能遮风挡雨的小院子。

左邻右舍都是农人,虽有些粗陋,但还算好相处,一直相安无事,只一个胡麻子惹人厌恶。

尝遍风云荣辱,如今她只想太太平平地在这里种些草药糊口,养大一双儿女。

“砰砰砰。”

拍篱笆声打乱王香漪的思绪,她以为又是胡麻子来捣乱,抄起扫帚就照着院门打。

“这位大嫂且慢!”

硬朗的男声响起,一个穿窄袖劲服,侍卫模样的男子扶着意识不清的华贵男子下马。

看到那张清贵威严的脸时,王香漪待在原地愣住,五年,她以为自己都忘了,不料再见面却依旧是刻骨铭心。

“你们是干什么的!”

护卫小心扶着主子,乍见那张丑陋不堪的脸,眸光闪过一丝诧然。

“我主仆二人路遇山贼,主子受了伤昏迷不醒,还望大嫂行个方便,让我们进去歇息片刻。”

看着北辰渊身上的血迹与紧闭的眉眼,王香漪板着脸打开院门,让他们进门。

“王妃?”

侍卫突然开口。

王香漪顿住脚步,转身看着他轻笑:“这位后生混叫什么,我一个山野村妇可当不起这个称呼。”

“您就是王妃,容貌虽改但声音未变。我是林七啊,您不记得我了?”

王香漪攥紧手上的扫帚,脸上原本柔和的线条崩得紧紧的,没答他的话,指了指左边的堂屋。

“让你主子去屋里躺着吧。”

林七没有多言,看着从屋子里出来的一双童男玉女惊得瞪圆了眼睛。他没敢继续往下想,扶着北辰渊躺在炕上。

刚安顿下来,院子外头又传来吵闹声。

胡麻子又溜达过来,色眯眯地看着正在院子里晾晒草药的王香漪,一个丑寡妇,他就不信自己拿不下她!

“王嫂子,开开门,咱俩说说知心话,你要是还打我的话我就在你家门口脱裤子了!”

王香漪皱眉,她虽然泼辣,但面对男子的裸体还是无计可施。

眼见着胡麻子已经开始解腰带了,王香漪啐了一口,红了一张脸背过身去。

林七见外头有人来闹事,立刻从里头出来,打开院门,冷着脸照那人两腿中间狠狠踢去。

“再敢来这儿闹事,我就要了你的命!”

胡麻子捂着裆部哀嚎,听到带着杀气的威胁后慌忙逃走,一路上还跌了几个跟头。

“王妃,您在这里着实委屈,跟我们一起回去吧。”

林七关了院门,跪在王香漪跟前苦求。

王香漪背过身去,不肯受他这一礼,粗着嗓子道:“你这后生莫要胡说,我一个寡妇守着两个孩子过日子,你莫要坏了我的名声。”

林七见她不肯承认,便跪在地上不起来。

两个小奶娃子见他把坏人赶跑,一时间对他的好感值飙升,蹦蹦跳跳着从屋子里出来,一边一个将人扶起来。

“叔叔,你好厉害啊!”

“叔叔你陪我们一起玩吧!”

林七被两个小娃娃拉扯着,手足无措地看着王香漪。

“你既帮了我的忙,便留下吃个便饭吧。你陪他们玩,我去看看你主子的伤,小你放心,小妇人颇有些医术。”

王香漪打了盆水,拿了干净的帕子,药箱,转身进门。

半身血污的清贵男子和衣躺在床上,深邃的眉眼紧闭,已经失去意识,王香漪微微皱眉,嘴里暗暗嘟囔。

“又是惹了哪家的风流债,被人追杀!”

解开他的衣裳,露出精壮的胸膛,他胸口横着一道长长的剑伤,血肉狰狞。

王香漪用帕子拭净伤口处的血污,又用烈酒清理深刻入骨的伤口,伤口外翻,北辰渊眉头紧锁,闷哼出声。

“你也知道疼!你如今这点疼怎比得上我当初的心痛!”

王香漪咬牙切齿,手上的动作却不自觉地放缓了许多。

从药箱中掏出上好的白药粉,细细洒在伤口处,不过多时,血便止住,药效渐起,北辰渊拧在一处的眉头缓缓舒展开。

见他没事,王香漪松了口气,净过手后抄起菜刀杀了一只鸡,准备午饭。

中午,简陋的农家小院,饭桌上摆了几道硬菜同雪白的米饭。

“孩子们别玩了,领着叔叔过来吃饭。”

王香漪摆好筷子,朝院子里唤人。

两个小奶娃儿玩地额上起汗,笑呵呵地拉着护卫进屋。

护卫不敢落座,被两个奶娃儿强按着坐在王香漪对面。

“哇,这么多好吃的啊!”

小奶娃儿惊呼,但却十分懂礼地等着客人先动筷子。

林七盛情难却,涨红了脸,只夹了一筷子素菜进口。小奶娃却不干了,硬塞了一条鸡腿放入他碗中。

“叔叔,肉肉好吃。”

“不不,我吃菜就好。”

林七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一丝剧痛爬上胸口,筷子落在地上,唇角缓缓流出一丝黑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