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探秘笔记许开阳

更新时间:2021-06-07 17:05:08

探秘笔记许开阳 完结

探秘笔记许开阳

来源:掌中云作者:邪灵一把刀分类:灵异小说主角:许开阳许开熠小尤

小说简介:最近有本主角是许开阳许开熠小尤的小说非常的受追捧,本站为大家找到了这本主角是许开阳许开熠小尤的小说《探秘笔记许开阳》,小说情节生动有趣,一定不要错过了。神秘古村里的黄泉蛇妖;莽莽黄沙中的镇邪宝镜;雪山之下埋藏着的不腐老尸……我叫许开阳,我将带你进入一段前所未有的探险之旅!

举报

本书标签:

精彩节选

我这一声喊叫,却是将车里的其余人给惊吓到了,很快,靠近窗户坐着的游客,都发现了车旁两边冲下来的血水,一时间汽车里惊叫声此起彼伏,车里的人完全坐不住,别提多混乱了。

我们这个旅行团,人并不多,加上司机和导游,总共才十四个人。

除了我和老齐外,车上有两个漂亮的年轻姑娘,看样子像是女大学生;紧接着是一对儿老年夫妻,约摸六十岁的模样;

除此之外,还有一家四口,是一对儿面目和蔼的胖夫妻,带着一对儿女。

另外一个单独的中年胖子,一上车就拿着平板看电影。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穿着白体恤的年轻人,上车就塞着耳机,一动不动,一句话都不说。由于他模样长得俊俏,因此老齐一上车,就开始不停的冒酸水,不久前还暗暗跟我吐槽说:“男人长得帅肯定没出息,一看这小白脸就只能吃软饭,看到没有,他眼角还长了一颗风骚的泪痣。”说着,暗搓搓的摸了摸他自己的眼角,然后摸到了一颗痘子,顿时整个人都怂了。

这会儿几乎人人都在尖叫,就这个年轻人没有叫,因此还真让我有些刮目相看。

此刻我吓的魂飞天外,车上尖叫一声接着一声,老齐就跟炸了毛的猫似的,冲我大喊:“卧槽,许二蛋,出事了!”

我外号许二,因为在家中排行老二,但请把那个蛋字去掉!这样我们还能做朋友!

被老齐这么一吼,我惊恐的心反而淡定了一些,双腿没那么抖了,当即离开了驾驶位往后跑,而其余人冲到前面,看到车头前的两具无头尸,反应简直比我更怂,叫声都快突破天际了。

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还算是这车里比较勇猛的!

由于情况太过混乱,我不得不高喊道:“都别叫了!赶紧报警!”

之前看平板那中年胖子脸都吓白了,哆哆嗦嗦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头、头、头怎么没了?”

两个女大学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抱在一起都快哭了,反而是那一对儿六十多岁的老夫妻,到底是老年人,经历的世面多,此刻显得最为淡定。

我喘了喘气儿,脑子里也是一片乱,道:“我哪儿知道是怎么回事啊,可能、可能修车的时候,脑袋被机器给夹了?”话一说出口,我自己都觉得有些扯淡,这车子又没有发动,里面的器械安安稳稳的,怎么可能把两个人的脑袋,齐刷刷夹下来?

这时,那对儿老夫妻中的一人道:“别说这些了,先报警吧!”

我摸出手机打算拨打110,然而手机的信号不知何时,竟然成了零格,直接显示了一个红叉。

靠,没信号!

“我手机没信号,换你们的。”

众人都纷纷去摸自己的手机,结果没一个有信号的。

此刻大雨倾盆,我们的车被困在盘山公路上,车头前面倒着两具不知怎么死的无头尸,车旁公路上血水流淌着,手机又没有信号,这情形,简直可以去拍恐怖片了。

我正急着呢,突然,其中一个短发的女大学生惊叫道:“啊,车门怎么打开了!”

众人闻着声儿侧头一看,果然,原本关着的车门,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打开了。

而与此同时,我猛地发现,那个穿着白色体恤,戴着耳机听歌的年轻人不见了。我立刻意识到,很可能就是他在我们一群人惊慌失措的时候,自己打开车门下车了!

我立刻走到车窗旁边,往外眺望,果不其然,便见那个年轻人,不知何时撑了一把伞,正站在车头前方的位置,一动不动的,近距离的看着那两具无头尸。

我旁边的老齐倒抽一口凉气,说:“靠,这小子胆子够大,居然敢离的那么近!”说话间,那个撑着伞的年轻人弯下了腰,似乎在看车盘下面,这个位置,使得他的头和无头尸靠的很近,看的我顿时一阵头皮发麻,觉得这年轻人是不是有毛病。

而紧接着,他便朝车盘下面伸出了手,似乎在寻摸什么,不一会儿便从车盘下面拧出一样东西来。

我看见那样东西时,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忍不住冒了出来,因为那年轻人拿出来的,赫然是一颗人头!

长头发,是那个女导游的人头!

人头上全是雨水,发丝黏在脸上,失了血的人脸,在雨水下惨白的跟一张纸一样。

紧接着,那个年轻人将女人的脑袋,放在了她的尸体上,又弯腰往车底下继续探,这次,他又跟着捞出了那个司机的头,顺势也放在了司机的身上。

我们车上的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耳里只剩下哗啦啦的风雨声,眼里只有那年轻人哑剧似的动作。

片刻后,那人伸出手,用雨水洗了洗自己手上的血水,旋即打着雨伞上了车,他的裤子和鞋子都湿透了,神情相当平静,一上车,众人就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那年轻人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什么,最后道:“抱歉,吓到你们了,我是学医的。”

学医的?

难怪会这么大胆,大胆的都有些不正常了!

整个车的人都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短发的女大学生咽了咽口水,问那个医生:“你、你刚才是去查看他们的死因吗?”

医生点了点,道:“是。”顿了顿,他微微皱眉,又道:“下去个人,跟我一起把尸体搬上车,有会开大巴的吗?”

老齐立刻道:“我会,我爸就是开公交的!”

医生道:“那好,你去驾驶位上准备着,所有的窗户都关起来,尸体一搬上车,我们立刻开车离开。”

那对儿带着孩子的中年夫妻当即反对,中年男人神情惊慌道:“不行、不行,那么血淋淋的尸体,怎么能搬到车上来,小孩子要吓坏的,我们应该在原地等警察来处理!”

其实我也赞同这个主意,现在是死了两个人,这是大事情,而且是莫名其妙死的,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等警察来调查。

再说了,这儿是盘山公路,上来就没有调头的地方,要想离开,就得开着车继续往前走。

难道我们要带着这两具尸体,开着大巴,自己一路开到温泉度假村去?

我们一车的人,几乎都跟着反对这个年轻的医生,他顿时抿了抿唇,眼睛眯了起来,平静道:“大家最好听我的,因为我刚才检查他们头部的伤口时,发现他们的伤口,是被某种很锋利的东西给切开的。”

我道:“机械?”

医生摇头说:“不是,车前头没有可以造成这种效果的机械。”这话听得车里的人面面相觑,神情一个个变得极度不自然起来。

不是因为修车出的意外,不是机械,那么司机和那个女导游的头,是被什么东西砍下来的?

难道这公路上……这山林里……藏着什么危险的东西?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