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穿越傻女有灵泉

更新时间:2021-06-08 09:09:45

穿越傻女有灵泉 完结

穿越傻女有灵泉

来源:掌中云作者:语语子分类:穿越小说主角:秦月夕顾梓晨

小说简介:作者“语语子”所著小说《穿越傻女有灵泉》正火热推广中,主要主角是秦月夕顾梓晨,更多精彩小说尽在本站! 一朝穿越,秦月夕成了人尽皆知的傻子,还嫁了个双腿残疾的相公,面对一家子肩不能提手不能抗,家徒四壁,吃了上顿没下顿,她一挥袖子,这都不是事儿。

举报

本书标签:

精彩节选

时至初夏,清河两岸郁郁葱葱,水流清澈见底,大大小小的鱼儿欢跃来去,顾家遭贬之后,顾梓晨更是阴郁自闭,每日将自己关在房中不爱出来走动,顾家人从高门大院进了破落农家,也没有心情欣赏田园山色,顾家的气氛自然亿日币一日沉重。

秦月夕推着轮椅找了一处干燥的树荫处,一尾游鱼示威似的跃出水面,水花正好溅落在顾梓晨脚下。

顾梓晨面色冷漠,对周遭美景无所感,只是低头看着自己无力的双腿,脸色渐渐阴沉如墨。

秦月夕动了动唇,想劝说一句,又觉得自己没这个立场。

顾青青正值青春年少,乍一见这山清水秀,忍不住想下水,“我去水里捉鱼去,哥,你在且看着,我一定比那傻子厉害。”

顾梓晨声色冷若冰碴:“胡闹!”

秦月夕说要抓鱼顾梓晨没有阻止是因为他好奇,在他看来,秦月夕即便是个傻子,也是圈养在景安侯府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丫头。

如今她一个重伤女子突然能下床,还说要抓鱼,更令人好奇。

“哥——”顾青青嘴巴一撅,顿时委屈起来,顾梓晨却分毫不让,冷冷盯着她不说话。

“顾公子别动气,我有办法。”秦月夕目光一转,打断兄妹俩的对峙,“顾小姐久居深闺,可会抓鱼?”

顾青青不敢和兄长对嘴,便把不爽转移到秦月夕身上:“你个傻子也好意思嘲笑我?”

说着,她蹲在河岸边,等鱼儿游过,瞅准时机便下手捉了去,鱼没捉到,险些脚下打滑摔了出去。

“啊——”

“小心些,别抓鱼不成,反倒摔个四脚朝天就闹了笑话了。”秦月夕眉毛一挑:“还是我来吧。”

说着她撸起袖子和裤脚,从旁边折断一支树枝,把尖端削平,这才往河边走。

顾青青看得惊奇:“你这是做什么?光天化日你怎可撩起衣衫这般……恬不知耻!”

“顾小姐连抓鱼的基本步骤都不知道,还好意思和你哥哥夸下海口?”秦月夕故意刺激她,“不如好好待着,看我的吧。若我抓不来,便蹲在一边为你削鱼叉,你让我做什么便做什么,如何?”

“这可是你说的。”顾青青的确不会抓鱼,就是想下水玩耍,闻言被噎得脸色通红,委屈地走到顾梓晨身边,小声嘀咕:“看你如何丢人现眼便是!”

这两人一来一去聒噪得很,顾梓晨听着却觉得心中郁结之气莫名散了几分,目光不自觉集中在河边那道纤细的身影上。

秦月夕身手极快,目光所至,手起叉落,只见水花一阵剧烈波动,一尾胖乎乎的草鱼被她叉了个正着。

顾青青面色一惊:“怎么可能这么准!”

顾梓晨也有些意外,似乎小巧了眼前这个娇小孱弱的丫头。

正在逮鱼的她回头,唇角一勾:“顾小姐,拿筐子接着。”

顾青青数日未见荤腥,瞧见那胖乎乎的鱼不自觉口水泛滥,又看了一眼清瘦的兄长,暂时压下不爽,一边把鱼捡回筐子里,一边端着架子道:“本小姐可不是给你打下手,我是为了拿这鱼给哥哥补身子。”

“有劳顾小姐了。”听到她那么倔强的解释,秦月夕扬声一笑,“我再多捉几条,今晚给大家加餐。”

那笑容灿烂,好似上午险些掐死她的人不是顾梓晨一般。

顾梓晨盯着那道纤细灵活的身影,眸光暗了暗。

不过半个时辰,竹篓子便装了大半大大小小的鱼,秦月夕泡在水里的脚趾头有些发白,她大大咧咧的也不在意,上了岸便放下裤腿。

顾梓晨无意瞥见她白皙小巧的脚丫,眸光一闪,将头扭到一边,神色掠过一抹意味不明的光影。

虽然对秦月夕依旧好奇,眼中的厌恶却少了几分。

顾青青撇撇嘴,看在鱼的面子上懒得和秦月夕斗嘴,高高兴兴背着鱼就冲着兄长奔过来,献宝似的,“哥,这么多鱼够我们吃两天了,咱们好久没吃过肉,你都瘦了不少——”

没等她说完,顾梓晨眼底噙着阴郁之色,周遭的气压都低下来,顾青青还未发觉他的异样,便被秦月夕一把拉到一侧,“天色不早了,咱们该回去了,别饿着二老了。”

说着,她上前推着轮椅,伸手按了按顾梓晨的肩膀,见他身体一僵,小声道:“低头久了对颈椎不好,最近可是时常肩膀疼痛?”

“不必麻烦。”顾梓晨抬手拨开她的手指,自己一言不发地推着轮椅往前走,背影孤独冷漠,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场。

顾青青这才发现不对劲,闭了嘴默默跟在兄长身后。

晚餐是秦月夕亲自下厨,顾家人都是富贵出身,自打来了乡下就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伙食。

秦月夕做了一道全鱼宴端上桌,二老刚看见她下床还十分惊奇,好在都糊弄过去了,吃到她做的鱼忍不住称赞连连,就连顾青青都腾不开嘴找她麻烦,吃得不亦乐乎。

秦月夕见顾梓晨默不吭声地吃着白饭,大胆给他夹了鱼,“尝尝看味道合适么?”

顾家二老不禁紧了呼吸,目光集中在那片鱼肉上。

儿子遭遇此番打击,一直过得消沉,不喜和人沟通,就连他们做父母的,都生怕一句话说错触到儿子的逆鳞。

顾梓晨将鱼肉往旁边一拨,冷淡道:“我自己来。”

然后,他自己夹了一块清蒸鱼,面不改色地低头吃下去,桌上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顾家二老投给秦月夕一个感激的眼神。

秦月夕微微一笑,也不在意顾梓晨的拒绝,招呼大家吃鱼,看到顾家四口优雅中稍显局促的模样,不免有些心酸。

情势所迫,这一家人自身难保,还大发善心收留自己这样一个堪称污点的存在,委实不容易。

秦月夕填饱了肚子,想到自己伤好后也要离开,不禁为银子发愁,原主随嫁给的银子都被送她来的随从全部抢走了。

她若是想要最短时间拿到银子离开,想来想去,只能自己上山打猎,然后去城里换钱,还能给顾家人改善生活。

吃过饭后,秦月夕打算找齐工具,第二天一早上山打猎采集食物,然而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也只找到了一把生了锈的镰刀,除了下午用来装鱼的筐子,厨房里连个像样的竹篓都没有。

秦月夕看了眼空荡荡的厨房,目光一转,拎着镰刀去了院子后面的小竹林,砍了一把竹子回来准备编个简单的篓子,明早可以用来装野菜菌菇类的食物。

顾青青拉开门见她还在院子里磨蹭,不高兴道:“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搞什么鬼?吵死了!”

“嘘!”

秦月夕见她叽叽喳喳的,拉住她小声,“别那么大声!”

“你干?做贼啊?”顾青青没好气的质问,但是声音也不自觉的小了起来。

秦月夕继续干自己的,头也不抬:“明早你打算吃什么?”

“吃——”顾青青看了眼空荡荡的厨房,气得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不是还有几条鱼吗?”

“一大早不宜食荤腥。”秦月夕将竹子削成细条编织在一起,见顾青青忍不住好奇地凑过来看,主动解释道,“我编个竹筐,明早上山采食物,看看能不能猎到什么。”

说着她补充了一句,“别跟你家人说。”

他们知道肯定会反对的!毕竟这深山对一个姑娘家并不太好友,不过是她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顾青青眼睛一亮,“打猎?”

见秦月夕看过来,她轻咳一声,故作正经,“既然食物是给大家吃的,我们顾家也不占你便宜,我和你一起去。”

秦月夕就等这句话,淡定道:“好,只要你的起得来。”

她保护顾青青不在话下,正好这个身体还差了些,有什么重物估计扛不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