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轻叶小说网 > 小说库 > 江眠棠司马渊穿越文

更新时间:2021-05-31 10:45:26

江眠棠司马渊穿越文 连载中

江眠棠司马渊穿越文

来源:原创书殿作者:轻歌儿分类:架空小说主角:江眠棠司马渊

小说简介:本小说网推荐:“江眠棠司马渊”是小说《江眠棠司马渊穿越文》当中的人物,这部小说的作者是“轻歌儿”,内容细致饱满,情节引人入胜,非常值得一看。揍太子,斗继母,洗冤屈,养萌宝……哦,还要给某个有掐脖子嗜好的摄政王治病!只是——江眠棠满脸问号:“病都治好了,您老赖这儿干啥呢?”司马渊:“想当你孩子的爹。”

举报

本书标签:

精彩节选

“不要杀我娘亲,你们不要杀我娘亲!”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小孩子尖锐的哭叫声和冷冰冰的厉喝声同时在江眠棠的耳边响起,炸得她原本就昏沉的脑袋疼痛欲裂。

她艰难地掀开眼皮,作为杀手的警惕性瞬间就看见了一道寒光携带着冷风朝着她劈了过来!

来不及多想,江眠棠本能的往旁边一滚,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粗粗的喘了一口气,江眠棠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时的处境。

白色囚服,五花大绑,旁边是一个五大三粗刽子手,手中还握着一把滴着鲜血的长刀,不算高的邢台,下面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面上无不是愤懑地瞪着她。

怎么回事?

她明明在m国做任务失败后被炸得粉身碎骨,怎么会活得下来?

见她躲开,台下的民众忽然就躁动了起来——

“这个贱妇!居然还敢躲?赶紧杀了她!”

“通奸在前,叛国在后,这样的贱人,要是不杀了她,以后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样伤天害理的事情呢!”

“杀了她!以慰我朝十万好儿郎的英魂!”

说着说着,底下的人开始激动起来,不少菜叶子和臭鸡蛋都往台上扔。

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艰难的爬上看台,扑到了江眠棠的身边,死死的抱住了她的大腿,妄图用他瘦弱的身体护住江眠棠。

“不要砸我娘亲!”

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浓烈的哭腔,江眠棠的脑海里如同走马灯一样,闪过大片段的记忆。

未婚先孕,叛国……

只花了很短的时间,江眠棠迅速将事情整理清楚。

她确实是死了,不过却穿越到了一个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人身上。

甚至喜当娘。

江眠棠微微垂眸,看着脚边的孩子。

浑身上下脏兮兮的,一张小脸清瘦的过分,只剩下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勉强能看,要不是记忆中显示这孩子已经五岁,江眠棠甚至觉得,他只有三岁左右。

“小贱人!你居然敢躲!”

一旁五大三粗的刽子手狠狠的啐了一口,伸出大手将江眠棠身边的小孩拽起来扯到一边,另一只手再次高高的举起了长刀,对准了江眠棠再次砍了下来。

江眠棠眼疾手快,借着这砍过来的长刀,愣是劈开了绑着自己的绳索!

就是现在!

她一跃而起,冷眼看着目瞪口呆的刽子手。

“这个贱人要逃!来人!抓住她!”

刽子手当即大喝一声,就想来抓江眠棠。

“慢着!”江眠棠眉眼泛冷,一字一顿道:“我没有叛国!”

她搜寻了一遍原主的记忆,里面完全没有关于叛国的事情。

既然没有,那就说明这一定是被人陷害的。

“呵呵,这些话,你还是留着去跟阎王爷说罢!”刽子手狞笑一声,再次举起长刀。

就在江眠棠思考要怎么躲过去的时候,一阵马蹄声忽然传来。

她抬头看去时,便见百姓和刽子手早就跪了下去,高头大马上,长身端坐一个身穿玄色四爪蟒袍的男子,满眼戾气地看着江眠棠。

“你们怎么办的事情?车队为何从这里过?!”男子怒声道,“今日是谁当值的!”

这时,一道柔柔的声音从后方的轿子里传来:“太子殿下,怎么了?”

听见这道声音,江眠棠柳眉轻挑。

她已经从记忆中分析出来,眼前的人是谁了。

和原主有婚约的当朝太子司马康平,还有她的继妹江玉柔!

原主外祖家从商,对先皇和乾朝有莫大的功劳。

乾朝大灾三年,原主外祖家散尽一半家财,大开粮仓,这才使乾朝度过灾难,因此原主一出生就被先皇封为云安郡主,位列一品,享有乾朝最富饶的两块封地的税收。

至于和眼前的司马康平订婚,乃是先皇赐婚。

只可惜五年前,原主不知道为什么怀孕,还生下了一个孩子。

此时一直藏至三月前才被揭发,至此名声尽毁。

关于这部分的记忆,江眠棠怎么也想不起来是怎么回事。

“没事,只是遇到了一些晦气东西罢了!”司马康平阴沉着一张脸,咬牙切齿,“回去叫这些不长眼睛的东西领罚。”

负责回京路线的人当即跪下去不断的求饶,轿子里的人儿却突然掀开轿帘,从里面慢步下轿。

见状,司马康平脸色更差:“柔儿,你下来干什么?今日是你回京的日子,瞧见这些个肮脏东西,不吉利。”

江玉柔娇弱一笑,露出一张白净可怜的小脸,有些哀哀切切的看着司马康平,道:“太子殿下,柔儿想起来,今日是姐姐行刑的日子,她怎么说也都是柔儿的姐姐,柔儿想送她一程。”

“柔儿,你就是太善良了。”司马康平叹息一声,脸上尽是宠溺,“你去送她一程吧,然后赶紧让她去死,本宫瞧了脏眼睛。”

江眠棠看着眼前的一对狗男女,眼角抽了抽。

“凭什么让我去死?我什么都没做错。”她下巴微抬,明明身穿脏兮兮的囚服,,可骨子里的倨傲,让人怎么也忽视不了。

“一个水性杨花的卖国贼,也敢说出这种话?”

“卖国贼?”江眠棠挑眉,嗤笑一声,“我与敌国相通的证据呢?我乃先皇亲封一品云安郡主,按理来说是交由宗人府审查,可从有人告发我是卖国贼之后,前后不过三天时间,就要问我的斩,这件事皇上知道吗?”

按照原主的记忆,这件事很显然是有人想要赶紧解决了她!

“还有……”江眠棠语气忽然一顿,凉薄又讽刺,“司马康平,我若是没记错的话,你与我应当还有婚约,你我婚约未除,就着急向我继妹献殷勤,我乾朝的太子连礼义廉耻四字都忘了个干净吗?日后还怎么做为储君,为天下黎民百姓做表率?”

听后,司马康平更是恼羞成怒:“你这个贱人说什么?!你水性杨花,未婚先孕,还生下野种,也妄想染指本宫?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做出通敌卖国这种事情,还能有什么意外?”

闻言,江眠棠挑起一双漂亮的凤眼,似笑非笑的看着气急败坏的司马康平,嘴角缓缓勾起。

她慢声道:“是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